湖北省應城市國保大隊隊長聶麼山遭惡報斃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聶麼山,男,1959年出生,湖北省應城市人,老家在應城市三合聶山茶場附近。2019年11月5日,因迫害法輪功,聶麼山患喉癌遭惡報死亡,時年60歲。

自1999年7月20日至2008年12月的九年多時間裏,聶麼山一直任湖北省應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以前稱政保科)隊長,一直在一線親自指揮、操縱迫害法輪功,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執行迫害政策,操控各派出所、企事業單位、社區等參與迫害法輪功,對應城市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拘留、勞教、判刑、酷刑、致死、致殘、洗腦、騷擾、勒索、開除公職、剋扣工資或退休金等,在迫害法輪功上可謂窮凶極惡、不擇手段、罪惡累累。聶因積極迫害法輪功,曾多次被明慧網點名曝光。

聶麼山在任職國保大隊隊長的九年多時間裏,據不完全統計(據已報導出來的迫害事實統計,還有很多迫害事實沒有報導出來,所以實際數字只會比統計數字多得多),應城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7人;被綁架286人次(含綁架未成);被非法拘留186人次;被非法勞教50人次(含勞教未成);被酷刑折磨50多人次;被非法判刑9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人;被非法抄家59人次;被非法拘禁(不含拘留)55人次;被非法扣除工資或退休金37人次;被劫持到洗腦班迫害64人次;被非法開除公職9人;被非法勒索「押金」或「擔保金」39人次,共計18萬多元;眾多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留期間被勒索「生活費」,共計3萬多元;被迫流離失所13人;湖北雙環公司五名法輪功學員被剋扣改制轉換身份的錢,每人三萬元左右,共計14萬元左右。還有更多的人受到非法跟蹤、監視居住、限制人身自由、強行照相、強令交大法書籍、強迫寫保證不煉功、逼交身份證和房產證、工資降級、子女考上大學不讓上大學、子女徵兵合格不讓當兵、警察不分白天黑夜的敲門、警察唆使家人毒打、頻繁打電話騷擾、打毒針等。

聶麼山任職國保大隊隊長的九年多時間,應城市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一、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1、詹煒進京上訪後在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遭虐殺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詹煒因信仰法輪功,被非法拘留三次、勞教一次、騷擾多次。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詹煒登上天安門城樓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北京天安門警察抓捕。應城市公安和他單位的人去北京領人,北京警察向他單位要了一萬元錢才讓他們把詹煒劫持回應城。回當地後,城中派出所所長楊建橋等人將他劫持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城中派出所警察、國保大隊警察、看守所警察及關押的犯人對詹煒百般折磨:用腳鐐、手銬銬手腳不讓他煉功;在他喊「法輪大法好」時,惡警就把他拖出去毒打,或拳打腳踢,或用棍棒抽打,或吊起來打。惡警不僅自己打,還唆使刑事犯人將他往死裏打。數不清他被打了多少次。詹煒不配合邪惡,不穿號服、不簽字。他在看守所裏關押的三個多月時間裏三次絕食絕水抗議。最後一次他絕食八天,在他身體已經很虛弱時,警察強行將他按在木板上暴力灌食,致使他的內臟受到損傷。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日晚上八點,看守所突然通知他家人去接他。他被接回家後,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拉的尿裏帶血塊,兩手指甲瘀紫,兩眼深陷,渾身是傷,人瘦的只剩一副骨架。他對家人說胃痛的厲害。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三日,他含冤離開人世,終年32歲。

2、宋華平因掛小喇叭講真相在看守所遭虐殺

宋華平,男,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被迫害致死,終年四十三歲。

宋華平因修煉法輪功,曾先後六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應城市城中派出所所長楊建橋、李京波等將他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五日,他因掛小喇叭講真相,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遭周濤等人的刑訊逼供。他絕食抗議,生命垂危時才被釋放。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四日,他被國保大隊惡警劫持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他遭受了野蠻灌食、打毒針等迫害,身體出現全身浮腫、雙腿不能並攏、經常暈倒、體弱不能行走的症狀。在他生命垂危時,看守所怕承擔責任才將他送回家。宋華平在回家一個多月後去世。他死後,公安人員恐嚇他家人不得走漏他的死訊,否則就不讓他兒子上大學。

3、劉洪發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達三個月

劉洪發,男,出生於一九五七年,應城市鹽礦大法弟子,自從九九年七二零以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開始對法輪功鎮壓後,劉洪發的家人在高壓下經常干擾他修煉,二零零一年四月劉洪發被單位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達三個月之久,被強迫寫三書。從洗腦班回來後,他的家人壓力更大了,對他的干擾也更厲害了,根本不讓他學法煉功,不准他跟任何大法學員接觸,他上班回家後(上夜班也一樣)不讓他休息,不准他學法煉功,最後導致他高血壓復發。二零零二年十月三日被家人送入醫院,二零零二年十月十日含冤去世。

4、萬繼祥遭受「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的迫害

萬繼祥,男,一九六八年生,曾用名周成健,應城市工商局東馬坊分局稅務員。

從1999年7月23日到1999年10月下旬短短三個月的時間 ,萬繼祥就被綁架並非法拘留3次共47天,非法關押期間工資停發,看守所勒索「生活費」600元;派出所勒索「保證金」5000元(押金)。

2000年元月3日,萬繼祥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鳴冤,在北京天安門被非法抓捕拘留,後被東馬坊派出所胡瑛、祝繼東等人從北京劫持到應城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月,被派出所非法罰款5000元,被派出所勒索押金2000元,被看守所勒索「生活費」2400元,派出所警察去北京找他的費用5056元,也強迫他支付。這一次他一共被非法勒索14456元。關押期間工資停發。關押期間,看守所的在押人員在惡警的唆使下用煙頭燙他的胳膊;經常對他拳打腳踢,幾個在押人員打他一個人,他的鼻樑被打斷,有幾次被打得昏死過去了;逼他大雪天穿灌滿冰水的鞋子,或站在盛滿冰水的水桶裏,讓他的腳長時間浸泡在冰水裏凍;幾天幾夜不讓他睡覺;逼他吃大便、喝洗衣粉水,不讓他吃飯;號子裏的雜活、髒活都要他幹。對於犯人的這些違法行為,惡警們都佯裝不知道,惡警還當著犯人和萬繼祥的面說:你們要把他(指萬繼祥)管好,不准他煉功,管不好你們家人送來的東西就不給拿進來。有幹部撐腰,犯人們就隨心所欲地整他。

2001年元月1日,萬繼祥上完早班回家正準備洗澡,突然東馬坊派出所胡旭忠、鄒木生等人闖進家來,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將還沒來得及穿衣服和襪子的萬繼祥綁架到應城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月。周圍的老百姓都說派出所的人是土匪,不講理。他被非法關押期間,惡警多次威脅、騷擾萬繼祥的妻子和親朋。萬繼祥80多歲的養父時時處於極度的恐慌之中,於2001年2月中旬含冤去世。應城市公安局不得不放萬繼祥回家安葬老人,他被看守所勒索800元「生活費」。

2001年9月15日,東馬坊派出所胡旭東和東馬坊六一零主任余炳中帶人到他家中去抄家和綁架,他乘機走脫,開始了長達八個月的流離失所的生活,隨後他在武漢被綁架並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間,他遭到刑訊逼供:惡警不准他睡覺,對他拳打腳踢,用手銬將他懸空吊起來,一吊就是一個晚上。他左耳朵被毒打致沒有了聽覺。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判刑送往琴斷口監獄迫害。在監獄,他遭受了長期剝奪睡眠、被惡警唆使的犯人毒打、從事強體力勞動、長時間蹲軍姿和跑圈、逼迫放棄信仰等迫害。

萬繼祥在應城被非法拘留過六次,六次拘留的時間累積長達十個多月,每次非法拘留期間的當月工資單位一分不給,每次被非法拘留後的月工資單位只給他三百元,比正常工資少發幾百元;最後一次離家出走後,流離失所、非法拘留、非法勞改時間長達三年零四個月,期間的工資單位一分不給;他被東馬坊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以「擔保金」、「生活費」、「差旅費和車費」、「罰款」等的名義非法勒索二萬零八百五十六元,令家庭經濟十分拮据的他雪上加霜;他被監獄迫害致鼻癌、生命垂危時,被保外就醫回來,應城市政法委、市「六一零」、應城市工商局、東馬坊派出所不僅不幫他解決生活危機,還落井下石合謀非法開除他的公職,令他生活無著落。在巨大的肉體病痛和精神壓力下,頭髮花白的他於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清晨含冤去世,時年三十七歲。

5、楊豔紅被「車禍」身亡

楊豔紅,一九七二年出生,家住應城市水產公司職工宿舍院。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和講真相的權利,屢遭中共邪黨迫害:被非法拘留五次;被非法勞教一次(二年);被非法關押時間累計長達一千零四十六天;被以各種名義勒索一萬零一百元錢;電話長期被監控。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六日,因拒絕向警察提供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情況而被非法關押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七個多月。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晚八時四十分在應城市漢宜公路三結路段被「車禍」身亡。

楊豔紅是應城法輪功學員詹煒(被迫害致死)的未婚妻。詹煒於二零零二年一月被迫害致死後,楊豔紅將詹煒被迫害致死的真相及本人在沙洋七里湖勞教所受迫害的真實情況揭露出來,應城市惡人因此惱羞成怒,伺機報復,再次將她綁架並非法關押。楊豔紅正念闖出後,繼續揭露邪惡迫害的真相。

2004年11月12日下午4點50分,楊豔紅騎著自行車沿漢宜公路到姑媽家去,當時天下著大雨,刮著六級以上大風,她一去就沒有再回來。兩天後,楊豔紅的父母到應城公安局要人,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聶麼山說:「不知道。你們到車輛交管站去問。」楊豔紅父母到交管站去問,交管站負責人說:「你姑娘車禍死亡,已經火化。」楊豔紅父母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橫禍,痛不欲生,且疑惑不解,要求立即見肇事司機。但交管站的人說這個案子公安局長周尚志親自辦,很重視,不准家屬見肇事司機。楊豔紅父母後去現場查看,並詢問當地老百姓,但當地老百姓都吞吞吐吐不願說。後經多方查問當地老百姓,其中有人說:「是公安局交代過的,不讓我們說。」據一交警講,楊豔紅從出事地點被拖回後,送到人民醫院五樓手術室不知幹了甚麼。

不久,應城公安局及交管站多次派人催家屬去拿賠償金,並說賠償金給十六萬元,儘快了結此案。楊豔紅父母堅決不要賠償金,並強烈要求:「我女兒絕不是車禍死亡。我們要知道事實真相,還女兒一個公道。」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長周尚志親自找楊豔紅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盡各種手段逼楊豔紅的親人在調解書上簽了字。隨後,應城市市委書記何霞江、公安局長周尚志相繼調離應城。

6、陳江紅遭三次非法勞教

法輪功學員陳江紅,女,一九六三年生。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被三次非法勞教。

2000年10月,陳江紅被國保大隊惡警徐國華、周濤等人綁架到沙洋勞教所迫害一年,在勞教所,她遭到毒打、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苦役的折磨。2002年4月,她被國保大隊惡警和城中派出所李京波綁架到沙洋勞教所迫害一年。在勞教所,她被逼迫長時間一動不動的坐在巴掌大的小凳子上,不准吃喝、不准上廁所、不准睡覺和閉眼。就這樣他被殘酷折磨七天七夜。半年後的2003年10月,她第三次因講真相被國保大隊惡警和城中派出所李京波綁架到沙洋勞教所迫害一年。這次她遭受了「撞釘」的折磨,即人在牆邊彎腰成九十度,頭頂著滿是釘子的牆一動不動,只要一動就被包夾抓住頭髮往牆釘上撞,致使她的頭被牆釘扎的鮮血直流,整個頭和眼睛腫的很大。

每次勞教,她都被勞教所強制注射一種毒針,致使陳江紅渾身長滿包瘡,流血流膿,渾身鑽心的疼癢,真是度日如年的難熬。

三次非法勞教使陳江紅身體和精神受到極大摧殘。在中共邪黨長期對法輪功迫害的恐怖中,她這樣一個賢妻良母,一個同事中人人都稱讚的好人,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終年四十六歲。

7、余志芳被逼跳樓骨折,又被警察腳踢和注射不明藥物

余志芳,女,一九五五年生。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一日晚,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應城黃灘派出所惡警野蠻綁架,當晚就被送到應城市公安局,余志芳為了免遭迫害,被迫從公安局二樓窗台跳下,跳下後全身不能動彈。一個公安國保人員見後,不但不救治,反而穿著皮鞋朝倒在地上的余志芳猛踢兩腳,隨後幾個惡警將受傷的余志芳拖到應城市公安局地下室關押。

第二天早上九點鐘左右,余志芳被送到醫院拍片,結果腰部,大小腿為嚴重骨折。隨後,惡警們又將余志芳送到公安局地下室繼續關押,下午將她弄到應城人民醫院,把她的四肢用繩子綁在鐵床上,強行注射不明藥物。

自那以後,余志芳身體病態嚴重,渾身疼痛,不能站,行走艱難,並且在惡警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後,傷處出現紫黑紅色斑點,時而出現昏迷狀態,長期腰疼、腿疼。余志芳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四歲。

二、聶麼山操控和指揮了五次大規模的綁架事件

(一)為防止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綁架二十多人

聶麼山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猖獗時,順著中共的邪勁走,在中共炮製的自焚偽案出籠前兩個月,為防止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過安穩年,大肆綁架和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僅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一月的兩個月的時間內,綁架進第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就達十九人以上,被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的也有幾人。有的是從家裏被綁架來的,有的是正在上班時被綁架來的,有的是在北京上訪時被綁架來的,有的是講真相時被綁架來的。

被非法關押時間大都在兩個月以上,有的長達十幾個月。有的被長時間關押後又被非法勞教或判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都受到經濟迫害,如被勒索「保證金」和「生活費」;有的被非法扣發了關押期間的當月工資、退休金、當月獎金、年終獎;許多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受到警察的拳打腳踢、電棍和警棍的暴打等酷刑;眾多學員因在看守所煉功和學法而受到毒打、長時間戴腳鐐、手銬、辱罵、大冬天向身上淋開水等迫害;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經常突然非法搜監,目的是搶奪法輪功學員攜帶的大法經文。

(二)七位法輪功學員因發放有關江魔頭的資料而被綁架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至十七日,在聶麼山的操縱下,應城市東馬坊鎮七位法輪功學員高文霞、黃紅英、艾慧新、王平、嚴三明、張祥發、左榮子,因印製和散發有關江魔頭的資料,被派出所警察相繼綁架到雙環賓館、東馬坊派出所、新集派出所刑訊逼供後,又被劫持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個多月至一年多不等,拘留後又都被非法判刑或勞教。其中,嚴三明、張祥發都被非法判刑三年,高文霞、王平分別被非法判刑四年和七年,其餘三人被劫持到沙洋勞教迫害未成(體檢不合格)。
列舉部份案例:

1、王平被警察用鐵衣架毒打出四、五寸的血口子,渾身是傷

法輪功學員王平,女,腿有殘疾,在湖北雙環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軌道衡上班。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八時左右,新集派出所一幫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搶走打印機、電腦、複印紙等價值一萬多元的私人物品,將她綁架到新集派出所刑訊逼供。新集派出所警察陳靖、邱賢波等三個警察在派出所用鐵衣架、拳腳、電棍毒打她一夜,十幾個鐵衣架被打得變了形。她的頭部被打得浮腫,手臂被打出四、五寸的血口子,渾身是傷,鮮血淋漓。新集派出所當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頭目是何忠平、肖海波、黃國英等。第二天新集派出所警察將她劫持到應城第一看守所迫害,看守所見傷勢太重拒收。警察肖海波等只得將她劫持到應城法醫門診就醫。六天後警察見她傷勢有所好轉,又將她劫持到應城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多月,隨後將她秘密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她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迫害。

2、嚴三明被警察用煙頭燒眉毛、打耳光、警棍毒打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他被應城市東馬坊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雙環賓館刑訊逼供。警察祝繼東用煙頭燒嚴三明眉毛,之後警察祝繼東、何建設、景斌三人輪番打嚴三明耳光一百多下。下午幾個警察把他按住企圖給他「背寶劍」,在他的正念抵制下沒有得逞。警察又氣急敗壞的用警棍毒打嚴三明的腰部、臀部。他的臀部被打的青紫。他被警察折磨到晚上十一時後又被劫持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他在看守所煉功時,所長湯竹青對他拳打腳踢。他絕食抗議迫害,五天後被釋放。回家半個月後,應城市「六一零」夥同應城市法院將他綁架到應城第一看守所,所長湯竹青打了他兩耳光,踢了他兩腳。嚴三明身體非常虛弱,暈倒在地。他被戴上腳鐐手銬送進醫院,兩天後被釋放。他回家後暫住親戚家。單位保衛處的張建軍便把嚴三明的妻子、兒子劫持到看守所逼問他的下落。一個月後,三輛車十幾個惡人將他從家中綁架到看守所後,又將他綁架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三年。

(三)十六位法輪功學員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綁架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上旬和中旬,在聶麼山的操控和指揮下,應城市公安局政保科(惡警聶麼山、周濤、楊應威、詹華學、何建設等)、新集派出所(警察何忠平、肖海波、邱賢波、張三平等)、東馬坊派出所,對東馬坊地區參加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修煉心得交流會的十六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大抓捕和刑訊逼供。惡人把此事當作大案要案來抓,企圖製造事端,邀功請賞。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至十三日,因修煉心得交流會之事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向洪新、褚四春、陳明、汪珍榮、劉新英、熊繼偉、詹利平、許玉玲、張靜玉、陳青枝、熊小德、陳明的父親、陳運華、楊文明、黎國平、曾菊香(雲夢人)等十六人。其中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雙環賓館刑訊逼供,褚四春、汪珍榮被綁架到東馬坊派出所刑訊逼供。張靜玉、陳青枝、劉新英、曾菊香、汪珍榮五位法輪功學員被刑訊逼供後,又被綁架到應城拘留所非法關押十至十五天不等;熊繼偉、許玉玲、向洪新被刑訊逼供後,又被綁架到應城一看非法關押。熊繼偉被當作「法會頭目」冤判四年。

列舉部份案例:

1、向洪新被警察劉強用鐵衣架毒打,頭被打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向洪新因參加修煉心得交流會被新集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湖北雙環化工集團公司的雙環賓館。政保科警察周濤用腳踢他,新集派出所警察劉強用鐵衣架上彎鉤打他的頭,他的頭被打破,鮮血流到地上和他的衣服上,上衣都被血染紅了。隨後他被綁架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向洪新絕食抗議迫害二十八天,生命垂危時才被釋
放。

2、褚四春左耳被打聾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東馬坊派出所警察將他騙到派出所,應城市政保科警察詹華學和楊應威對褚四春進行刑訊逼供,大打出手,詹華學將他左耳打聾,楊應威從下午四點一直到晚上八點,毒打褚四春四個多小時。

3、陳明被警察重拳猛擊鎖骨及前胸後背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的一天晚上,他和他父親被徐國華、何建設、周濤等警察綁架到雙環賓館,藉口是他們參加了本地區十月三十日的修煉心得交流會。他父親被非法拘禁到下半夜才回家。他不配合惡人的逼供,遭到東馬坊派出所警察程峰、鄒木生兩人的毒打。程峰專門用重拳猛擊他的鎖骨,鄒木生打他的前胸後背,打的都是內傷,他的鎖骨和胸腔疼了十多天。周濤一晚上都沒讓他閤眼皮。第二天警察們向他姐姐敲詐五千元錢,姐姐只得湊了三千元錢才把他領回。

4、熊繼偉被警察拳打腳踢、吊銬、「背寶劍」、木板抽打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日,他被應城市新集派出所何忠平、李房修等綁架到雙環賓館迫害。由於他不配合惡人的逼供,政保科警察周濤採用勾拳不斷猛擊其頭部,直到打累為止。周濤氣急敗壞地咆哮,「你的案子由我來辦。」晚上不准他睡覺、上廁所。政保科科長聶麼山叫人把他吊起來。又命令手下將他非法關進應城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常遭受警察拳打腳踢、吊銬、「背寶劍」、木板抽打及死刑犯毒打等酷刑迫害。他被非法關押三個多月。何忠平向他家人勒索所謂的「保證金」一千五百元,被看守所敲詐所謂的「生活費」五百元。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午,新集派出所警察肖海波、吳斌等將他綁架到應城第一看守所。惡人認為他是總指揮,於當天將他秘密誣判四年。

5、張靜玉被警察吊銬在窗戶用鐵衣架毒打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八時,雙環公司鹽廠書記王元雨、新集派出所警察劉強等人把她從家裏綁架到雙環賓館刑訊逼供。在雙環賓館一樓,警察用手銬將她吊銬在窗戶上不能動彈,然後一邊用鐵衣架打她的臉、嘴、頭、腳、手及全身各處,一邊不停的逼她說出十月三十日的交流會是誰組織的?有哪些人參與?她的嘴被打的鮮血直流,手被打紫了,四個小時後鬆銬時手又腫又紫。何忠平使出他慣用的土匪手段從張靜玉身上搶走鑰匙,到她的單位辦公室非法翻抄,搶走了她的大法書籍若干。第二天中午警察把張靜玉劫持到應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何忠平向她勒索了二千元的所謂「押金」,至今未退還。

6、劉新英被警察打耳光,嘴巴被打的鮮血直流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她正在上班,何忠平帶了兩個年輕的打手,把她綁架到雙環賓館一樓北邊的房子裏,逼她說出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參加心得交流會的法輪功學員的名字。她沒有配合,何忠平就唆使政保科警察周濤打罵她,用手打她的臉,把她的嘴巴打的鮮血直流,不准她哭喊。他們見她不說,就氣急敗壞的將劉新英戴上手銬拉到車裏,劫持到應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她回家時,被看守所勒索所謂「生活費」三百元。當月工資被雙環公司非法扣了五百元,獎金也扣沒了。

(四)六位法輪功學員因製作和懸掛講真相的小喇叭遭綁架

二零零二年三月至四月,在聶麼山的操控和指揮下,應城市「六一零」夥同應城市公安局政保科、郎君派出所、新集派出所、城中派出所、郎君「六一零」和郎君鎮鎮政府,對用小喇叭講真相的六位應城市法輪功學員(宋華平、褚四春、陳建國、詹利平、張軍安、李連波)進行瘋狂迫害。其中,宋華平、褚四春、陳建國、張軍安、李連波遭綁架、非法關押和刑訊逼供,詹利平被逼流離失所。褚四春、陳建國、張軍安被非法勞教(褚、陳勞教未成),宋華平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案例列舉:

1、褚四春被惡人輪番打耳光、拳打腳踢、不讓睡覺、非法勞教

褚四春,男,二零零二年三月,他因用小喇叭講真相,被郎君鎮委副書記陳春堯、單位同事彭忠勇、郎君派出所的劉名芳、馮小飛等人欺騙和綁架到應城市長江鎮派出所。在長江鎮派出所,郎君鎮派出所的指導員裴丹平和副所長劉名芳逼問他小喇叭之事。惡人一無所獲後,晚上又換了應城市政保科的警察周濤和一個叫練友春的警察來逼問,還是一無所獲,他們就開始用酷刑和誘騙對褚四春進行刑訊逼供。練友春當即左右開弓狠狠的打了他兩耳光,周濤用拳頭猛擊他的胳膊,強迫他站軍姿,整夜不讓他睡覺。褚四春被他們折磨的身心疲憊,神情恍惚。第二天早晨,孝感市的警察和應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聶麼山擺出一副要動大刑的勢頭恐嚇褚四春。當天下午,褚四春被劉名芳等人劫持到了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個多月後,又被非法定了兩年勞教,先後被劫持到沙洋勞教所和襄北勞教所勞教未成(體檢不合格),回來後又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二年八月七日,他結束了四個多月的牢獄之災回家,當天褚四春因身體被摧殘太厲害,昏倒在地,摔破了後腦勺,郎君鎮「六一零」主任范志敏不顧他的死活,逼他第二天就去上班。陳春堯和范志敏當晚還趕到褚四春家騷擾他。

2、陳建國遭刑訊逼供後又被非法拘留、勞教、流離失所

陳建國,男,二零零二年三月,應城市城中派出所副所長帶領多個警察將陳建國綁架到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天後又把他劫持到應城城北盛灘交警大隊刑訊逼供兩天,逼他說出與小喇叭有關的一些事情。盛灘交警大隊迫害他的警察是李京波、周濤、「六一零」惡首馮迎春等。馮迎春狠狠的打陳建國的耳光。李京波對他拳打腳踢,不讓他睡覺。兩天後惡人又將他劫持到應城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接著又將他劫持到沙洋勞教企圖勞教一年未成(體檢不合格)。李京波又將他劫持到應城拘留所非法關押。這次他被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二零零二年七月,城中派出所警察兩次到他家企圖綁架他未成。他被迫流離失所。

(五)奧運前的瘋狂大搜捕

1、奧運前的第一輪瘋狂大搜捕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七時左右,應城市公安局邪黨副政委吳小垱、政委呂山華帶領公安局國保大隊、國安大隊、東馬坊「六一零」、東馬坊派出所、湖北雙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保衛處等單位的三十多個惡人,開著十幾輛警車,氣勢洶洶的撲向東馬坊地區法輪功學員的家中。警察每三人一組,帶著開鎖匠,不管家中有人無人,惡人均命令開鎖匠開門,門開不了的就砸門或撬門窗而入,像土匪一樣非法抄家和綁架法輪功學員。

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熊文志、熊繼偉、陳青枝、褚觀元、向洪新、張靜玉、詹利平、王俊平、黎國平、嚴三明、褚四春。

八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熊文志、杜足英、熊繼偉、褚觀元、向洪新、張靜玉、嚴三明、褚四春。其中杜足英被綁架到東馬坊派出所後正念闖出,熊文志在綁架的中途走脫,流離失所近兩年。其餘六人被綁架到應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多天,回家不久又都被非法勞教一年。其中褚觀元剛從勞教所迫害回家不到十個月又遭勞教迫害。

2、奧運前的第二輪瘋狂非法大搜捕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七時左右,應城市公安局副政委吳小垱和應城市六一零指揮應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城中派出所、居委會、法輪功學員單位的惡人對應城市城關法輪功學員吳振貴、田東林、張軍安、陳德生等進行非法抄家、綁架迫害。

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陳德生家非法抄家和綁架,搶走師父法像和其它物品及用具。陳德生被幾個警察綁架時,不停的高喊「法輪大法好」,喊聲驚動左鄰右舍。三個警察將陳德生強行塞進警車。陳德生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應城市第二看守所和第一看守所七十多天。他回家二十多天後,惡人又圖謀綁架他未成。他被迫流離失所。

三、劫持六十四名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迫害

聶麼山夥同應城市六一零、政法委利用洗腦班迫害法輪功,目的是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法輪功。迫害手段是強迫學員上洗腦課、看污衊法輪功的視頻、逼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利用包夾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野蠻灌食、打罵、恐嚇、不准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和講話、打毒針等。

1、2001年3月,綁架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到應城打靶場洗腦班迫害一個月左右

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是艾想斌、黎國平、汪會元、張祥發、陳運華、陳俊蘭、楊文明、黃紀剛、褚四春、萬超、楊煥生、汪剛強、段奇、黃鷹翔、劉洪發、唐必信、黃繼華、方秋萍、汪東華、吳平民、楊曉明、吳振貴、沈慶榮、趙想珍、鄒金霞、宋華平、操芙蓉、(二人姓名不詳)

案例列舉:

萬超被聶麼山被用鐵釘釘指甲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

2001年3月15日,郎君鎮派出所夥同萬超工作的學校將萬超劫持到應城市打靶場洗腦班。「洗腦班」為完全封閉性質,法輪功學員在那裏完全沒有人身自由,沒有言論自由,每天被強制灌輸誣陷法輪功之詞,強制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不煉功,違心寫彙報。一天,萬超僅僅看了一個與法輪功有關的紙條,應城市國保大隊隊長聶麼山及一楊姓警察為了追查紙條來源,用鐵釘釘他的指甲縫。在「洗腦班」法輪功學員每天生活在高壓、強制、威脅之中,身心都遭受到了巨大損傷。一個多月後聶麼山見萬超拒不轉化,就直接將他送往應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犯人用拳頭猛擊他的胸部,導致他上身一動,胸部就疼痛難忍。非法關押近兩個月,看守所向他的家屬勒索了所謂的生活費500元後才放他回家。釋放後,郎君鎮教育組非法扣除了他360元工資。

2、2002年11月,綁架十六名法輪功學員到應城市短港洗腦班迫害16天

在短港洗腦班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十六人:張靜玉、黃紅英、黎國平、熊四銀、周玉喜、李連波、段奇、熊建軍、褚四春、陳德生、胡素萍、黃繼華、陳運華、陳新陽、陳華英、田東林

案例列舉:

張靜玉被野蠻灌食二次,口中不停的翻白沫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下午兩點左右,新集派出所警察張三平等人將張靜玉從單位綁架到應城市短港洗腦班迫害16天。她天天被逼著看謊言碟片。她絕食抗議迫害。在她血壓為140,心跳為120次/分鐘的情況下,五、六個人將她按在工作台上,用軟管從鼻孔插入胃中,強行灌豆奶。她被灌食時口中不停的翻白沫,陪教不敢看,令在場的人看了都很害怕。雙環公司鹽廠派了一個人去當「陪教」, 單位給洗腦班1500元洗腦費。

3、綁架19人次到湖北省洗腦班迫害

在聶麼山等人的密謀策劃下,法輪功學員有19人次被劫持到湖北省洗腦班迫害:黃鷹翔、徐軒志、周豔華、熊小德、陳青枝、張靜玉(3次)、向洪新、陳明、饒旭明(3次)、楊文明(2次)、王俊平、熊繼偉、熊文德、徐建宏。每人每次被非法關押的時間一月左右,每次法輪功學員的單位都要送幾千元「洗腦費」和一名「包夾」人員給洗腦班。

列舉案例:

張靜玉三次被綁架到位於武漢湯遜湖湖北省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上午八時,何忠平等新集派出所警察將張靜玉從單位綁架到湖北省洗腦班進行精神強暴二十八天。雙環公司鹽廠給洗腦班3000元洗腦費,派了一個人去當「陪教」。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八日,新集派出所警察將張靜玉從單位綁架至湖北省洗腦班進行精神強暴30天。她絕食到第四天,警察對她野蠻灌食。他們將她的兩個胳膊綁在靠椅的兩個扶手上,身子綁在椅背上,五個人分別把她的頭、兩隻手、兩條腿按著,用開口器將她的口撐開,有意越撐越大,讓她疼痛難忍,再用勺子往嘴裏灌食。雙環公司鹽廠派了一個人去當「陪教」,雙環公司送6000元洗腦費給洗腦班。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點左右,東馬坊派出所警察許志斌等人,把張靜玉從上班的地方綁架到位於武漢湯遜湖的湖北省洗腦班迫害十四天。張靜玉遭恐嚇和打罵。雙環公司派了兩個人去當「陪教」,出了1000元洗腦費給洗腦班。

四、聶麼山整黑材料冤判九人、非法勞教50人次

(1)九人被誣判

1.駱國柱冤獄七年

駱國柱,男,應城市陳河人,二零零一年十月因講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被應城六一零和公安局綁架,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2.熊繼偉冤獄四年

熊繼偉,男,湖北醫科大學畢業。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屢遭迫害的熊繼偉再一次被惡警綁架到范家台監獄迫害四年,遭野蠻灌食、酷刑折磨。冤獄期滿又遭洗腦迫害。

3.嚴三明冤獄三年

嚴三明是湖北省應城市東馬坊九零四七廠(也稱七二八廠)職工,於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綁架至東馬坊派出所,他絕食抵制迫害致生命垂危時才被釋放回家。不久惡警又將他綁架至法庭對他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

4.張祥發冤獄三年

張祥發是湖北省應城市東馬坊九零四七廠(也稱七二八廠)退休工人,於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綁架,後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監獄迫害 。

5、高文霞冤獄四年

高文霞是應城市東馬坊鎮人,曾經是一名售貨員。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被綁架。二零零二年七月,應城市公、檢、法、政法委、六一零不經任何審判程序非法秘密將她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前後被送往武漢女子監獄迫害。

6、王平冤獄七年

王平,腿有殘疾,以前是湖北化工雙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軌道衡職工。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八時左右,一幫惡警將她由上班的地方綁架至新集派出所進行迫害,非法抄了她的家,搶走一台噴墨打印機、一台激光打印機、一台電腦、一箱複印紙及其它私人物品,價值一萬多元。二零零二年六月她被秘密判刑七年。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前後被送往武漢女子監獄迫害。因為她的被迫害,退休工資也要推遲五年多才能領取。

7、萬繼祥冤獄三年

萬繼祥,男,湖北省應城市工商局東馬坊分局稅務員。只因修煉法輪大法,做一個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屢遭迫害:被綁架拘留七次近二十一個月;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抄家後被逼流離失所八個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湖北省琴斷口監獄迫害致死。

8、熊文志冤獄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他到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拘留三個月,被冤判三年。在獄中,他被強迫一個人幹幾個人的活,晚上收工後還要強迫站到午夜12點才讓休息。他還被強迫在炎熱的夏天出窯,刑事犯分三班,半小時輪換一次,而他在窯裏一幹就是六小時,還要忍受刑事犯的無端辱罵和毆打。

9、饒旭明冤獄三年

饒旭明,男,原應城市城北派出所副所長,西南政法大學畢業,曾被評為湖北「十大傑出青年」。二零零五年七月應城國安大隊長聶麼山帶人將饒旭明綁架到應城第一看守所、湖北省洗腦班、雲夢看守所非法關押長達十八個月,二零零七年元月公安局突然通知饒旭明判刑三年,應城公安局長陳顯下令將饒旭明送往監獄,二零零七年元月十五日這天,幾個惡警將奄奄一息的饒旭明抬上車,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繼續迫害。2008年冤獄期滿,又被劫持到省洗腦班迫害。

(2)50多人次被非法勞教:

陳建國(2次,1次未成)、張軍安、艾會先、汪珍榮、萬超、褚四春、程想苟、左容子、李小鳳、詹利平、滕銀髮、向洪新(2次)、杜足英、黃紅英、張靜玉(2次)、陳青枝、張輝、吳振貴、楊曉明、呂異想、田東林、胡素萍(2次、1次未成)、陳德生、操俊(2次)、陳江勇(2次) 楊豔紅、陳江紅(3次)、韓豔紅、戴希勇、熊繼偉(2次)、詹煒、汪長平、高文霞、汪俊榮、褚四春、劉新英、陳德生、操芙蓉、褚觀元(2次)、嚴三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