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顯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閉著修的,二十幾年來沒有看到過或感受到過甚麼,但今年發生在我和家人身上的幾件事,真實的展現了大法的神奇,切身體會到了只要信師信法,就會有超常的事發生。

一、師父化解了我丈夫的魔難

丈夫未修煉大法,我曾因修煉大法多次被中共綁架並遭非法抄家、關押,這些迫害給家庭帶來巨大的傷害,給他造成長期的精神壓力,但他對我修煉大法一直是支持的,從未說過一句不好的話。在這二十年中,丈夫身體一直很好。

二零一九年四月的一天早上,丈夫去上班,在乘坐地鐵時,突然腿發軟,站立不起來了,頭暈,小便失禁。當時有好心的人打電話叫了120救護車到地鐵站將他送到了醫院。途中他打電話給我。我當時第一念是:不允許舊勢力迫害家人,迫害家人就是迫害我,想拖我做三件事的後腿,不允許!他不會有不好的結果。我心中背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1]

趕到醫院,看到丈夫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醫生診斷是心臟房顫造成的腦血栓。我看到他面色和精神狀態都還好,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說剛才那一陣過去了,現在還好,沒甚麼事,要去上班。打完針後他就去上班了,上了一整天班他都沒事。

幾個月後,丈夫身體又出現了狀況,突然不停的打起嗝來,每打一聲嗝,身體都抽動一下,很難受的樣子。連續打了兩天一夜,我對著他發了半個小時的正念他才停止不打了。自此之後,他就沒精氣神兒了,出現了老年痴呆的症狀,腦子反應遲緩,簡單的一件事情跟他說半天他也反應不過來,也不說話了,覺得說話很累,即使說話,也嗓音低啞,好像被甚麼東西壓住了,說不出來。剛跟他說的話他隔幾分鐘就忘記了,目光呆滯,臉色鐵灰,走路也是拖著步子,好像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一天他對我說:「我沒有多長時間了。」我問他怎麼呢?他說:「感覺到死氣都下來了。」我覺得這一切都不正常,他才六十多歲呀。我告訴他: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你。這回他終於答應了。

我到師父法像前,跪著求師父,跟師父說:「弟子對丈夫的情一定要修掉,但如果他陽壽未到,求師父保祐他,他留下來以後還要修煉回歸的,以後人間的事也需要有人做啊。謝謝師父慈悲救度!」拜完師父後,我就回房間學法了。

隔了一會兒,就聽丈夫在客廳咳嗽,聲音很洪亮,多天來沒聽到他這麼亮的聲音,再去和他講話,他果真嗓音恢復正常了。我對他說:「你好了,是師父把壓著你的東西給清理了。」丈夫這回完全信了,開始每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精神狀態一天一個樣,身體好了,也不發呆了,思想反應也正常了。

二、高速公路出車禍安然無恙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我和丈夫一起開車到外地。在返回的途中,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

由於連續駕駛,又是中午一點多鐘,開車的丈夫忍不住打起了瞌睡,一迷糊睡著了。車子突然失控,劇烈左右晃動,當時的車速是一百公里/小時。坐在後排的我立刻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丈夫清醒了,車子在劇烈的左右擺動幾次之後,撞在公路中間的綠化隔離帶後停了下來,我才停止呼喊。定下神一看,我和丈夫都安然無恙,毫髮未損。從新發動車子,開到前面的服務區後下車一看,車子也完好無損,連油漆都未脫落。

以前家人開車曾與一輛汽車輕輕擦了一下,車子都傷了油漆。我對丈夫說:這麼大一場車禍,人和車都沒有絲毫損傷,這是師父又救了我們一次,是師父保護了我們啊,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丈夫也從內心感到神奇,更加相信大法好了。

三、姨媽的肺癌手術順利、身體恢復迅速

我姨媽今年六十八歲,七月初經醫院查出肺部患惡性腫瘤,需馬上動手術切除。

姨媽在十年前腦部長腫瘤曾開過一次刀,那種進手術室的恐懼和手術後一個多星期不能吃,吃了就吐,麻藥反應給身體造成的痛苦,傷口未恢復前的疼痛她都記憶猶新。想到自己現在年齡更大了,手術後恢復更慢了,她就害怕,她的精神一下子跌落下來了。

姨媽退休前是一位中學校長,在我多年的被迫害中,她也是最關心、最照顧我的人之一。從中她也了解了一些大法真相,也三退了。我對她說不要害怕,開刀前如果緊張就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順利的,不會有不好的結果的。她答應了,從開刀前幾天就開始每天默念,一直到進手術室。

六個半小時的手術順利進行,我一直在手術室外靜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當天她從手術室轉到重症病房後,晚上我進病房去看她,見她坐在病床上,精神很好,嘴唇鮮紅,臉上還帶一點紅暈,說話底氣十足,插著管子的手還可以自己動手吃稀飯,整個人跟手術前沒甚麼大的差別。再看她周圍病床上躺著的病人,個個臉色灰暗,表情痛苦。姨媽高興的告訴我,手術就像睡了一覺一樣,一點痛苦的感覺也沒有,也沒有以前的麻藥醒了後的痛苦,這個功(指法輪功)的功力好啊!

第二天,姨媽轉入普通病房。傷口癒合飛快,一點不疼,能吃能喝,也沒有以前的那種麻藥反應,一天後身上的管子都拿掉了,幾天後就出院了,出院時同病房的病人身上的尿管還沒摘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