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窩中明白大法真相的好心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二歲,是一個農民,初中文化。一九九七年四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後,我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到今天。

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不少犯人明白了法輪大法好的真相,以他們的方式幫助大法弟子,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1、我們都願意替你坐幾個月的牢

二零一五年一月,我和幾位同修一起被綁架關押,剛進看守所,在號子裏,滿屋都是下流低級的語言、罵人的髒話,還有的提出搞同性戀,我一邊向內找,一邊高密度發正念。

在看守所裏,生活孬,每星期買一次東西,我都多買,多買的火腿腸、方便麵、鹹菜、點心等基本上都是身邊的人要,就送給他們。有一個外縣的人,家裏沒人給他存錢,三個多月一直都是用我的錢買東西,直到他被判刑,送往監獄。有一個家庭離異的孩子,家裏沒人管,也是我一直給他買鹹菜。一月份天冷,家人有次給我送了二十多件衣物,我讓全號子裏的人先選,剩餘的我才自己穿。大法弟子心裏想的是善待眾生,有要棉被的,有要床單的,我都送給他們,相處一段時間後,慢慢的他們能聽我講傳統道德規範了。

我說今天的種種社會亂象,都是共產邪黨不斷的搞運動破壞了傳統文化,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立四新」把傳統的做人規矩全部毀掉了,所以今天社會上才假貨遍地,黃、賭、毒泛濫,告訴他們以後回家一定要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三退才能保命,我還把師父講給我們的同性戀是毀人的法理,用我的理解、語言講給他們聽。號子裏的十多個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下流低級的語言、罵人的髒話少了,再也沒人說出搞同性戀的話了。

有一天,我出去見律師,另有幾個人出去見家人。我回號子後,號子裏剩下的八個人,異口同聲的說:「×叔叔,像你這樣的好人都被判刑,那我們每個人都願意替你分擔幾個月的坐牢時間(意思是替我去坐幾個月的牢)。」聽到這些話,我的眼裏禁不住的湧出熱淚來,一時說不出話來,心中感謝著身邊可愛的生命,心裏默默的謝師父,謝謝師父讓我們接上緣,謝謝師父的慈悲。

2、犯人學唱《法輪大法好》 減輕了痛苦

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那天下午,我們一齊唱《法輪大法好》這首歌,慶祝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恭祝師父生日快樂,感謝師父救度之恩,每人唱一支歌,有幾個年輕人又學唱了《法輪大法好》這首歌,每個人都很高興,都說忘記了被關押的痛苦。

3、遭報應的犯人真心懺悔

之後,還出現了一個奇蹟:有一個人,他總認為大法弟子迷信。一天下午,我煉功時,他把我放在枕頭上的大法經文藏了起來。我到處找也找不到。到睡覺的時候了,他才給我,早上起床後,他感冒了,連早飯都吃不下,上午看病後,拿回來的藥一吃就吐,晚上也這樣,看他難受得坐立不安,很可憐。我想起來是不是他昨天藏大法經文出了問題,便問他昨天把大法經文藏哪裏?他說藏在床下,他坐在上面,我就找不到。我說,你幹壞事了,趕快跪下,真心的懺悔。他懺悔後,吃藥不吐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好了,從那以後,他聽真相了,願意三退了。

4、監獄明真相的警察每次上班都和煉法輪功的人聊天

監獄裏有個眀真相的獄警,他分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時,每次上班,他都用一些時間和大法弟子聊天,也不要求打「報告」,就像和朋友在一起一樣,比較隨和,他要走時,還對大法弟子說:「其實我和你坐一會,不是來參與轉化,是讓其他犯人看見,不敢對你亂來,對你們有好處。」

5、幫助大法弟子傳消息的犯人

尤其在專門「轉化」迫害大法弟子的監區,邪黨利用「連坐制」(護監組)迫害大法弟子,六個人為一個小組,是利用周圍、身邊的更多人參與迫害。

晚上睡覺,都有兩個人輪流監視,不准大法弟子之間互相說話,傳經文,一旦被他們發現,體罰大法弟子的同時,也要體罰「護監組」的其他人,所以那個環境特別邪惡,有一個龔姓犯人接觸大法弟子之後,被大法弟子善良、真誠、寬容所感動,他說這個環境太邪惡了,如果他能活著回家,他要報復社會,在大法弟子的勸導、關心、幫助下,不斷的給他講真相,這個龔姓犯人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放棄了要報復社會的想法,主動幫助大法弟子傳消息、遞條子,他還告訴大法弟子他在做這些事時,會有一種神聖的神奇感。

6、幫助被強制「吃秒飯」的大法弟子

在大法弟子被體罰「吃秒飯」(一種體罰,早餐只能喝兩口米湯,中午和晚飯吃飯時間在二十秒以內,一般只能吃下兩、三口飯)時,有一個樊姓犯人明白真相後,他打飯時,給大法弟子碗裏多打飯,他知道吃不下時,又在大法弟子碗裏多倒些油湯,他發現這種辦法都不行,容易被其他犯人看見,罵他,就在晚上把自己買的零食給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體罰吃「秒飯」時,櫃子的食品全部被沒收,邪黨的目地就是用餓來體罰害人,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

在監獄那個邪惡的環境中,更體會到師父叫我們講真相的意義,因為講真相能使生命得救,也能改變邪惡的環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