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怠 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曾在大山深處的加油站工作了三年時間,後來家就搬到了我們這的鎮子上。

一、開小花 挨家挨戶講真相

二零一六年,當地資料點被破壞,同修被判刑,明慧網倡導資料點兒遍地開花,我不等不靠,在同修的幫助下在家裏開了一朵小花兒,建了一個小資料點兒,自己做資料自己發,同時還供給幾個老年同修去發。

我那時是騎自行車去鄉下各個村屯,挨家挨戶的發真相資料,發了一夏天,白天面對面看見人就給。我住的地方周圍好幾十里我都發遍了,為的是給以後面對面勸「三退」做鋪墊,只要是有路的地方我就去,也不知道哪兒是哪兒。

一天,我去十幾里以外的村子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一進村看見四個男村民其中一個是收廢品的,我給他們每人一本真相冊子。有一人說你光天化日的發法輪功小本,派出所不管了?我隨口說不管了,他掏出手機說:我問問派出所管不管?當時我以為他開玩笑,也沒在意,電話接通後,他問:你們現在管不管法輪功了,警察說管。他又說,這裏有個女的發法輪功小本本,她說警察不管了。警察又問:你是哪?村民說:A屯。警察問:她怎麼去的?村民回答說:坐車吧!(他沒看見我騎摩托車)我心想師父說了:「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師父還告訴我們:「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2]。我也沒有害怕,繼續去東邊發,遇見收廢品的那個人一直在看我,我不知道他是在擔心我,他也沒說甚麼,就去了前邊的道,他就把我被舉報的事告訴了這三個人,我橫穿小胡同來到前邊的路,有三個人正在往三輪車上裝草簾子,車上的人說:送錢的?我說:比錢還重要,救命的,錢救不了命,法輪大法能救命。他說:那麼好啊?我說:是啊!法輪功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我給他們一人一本真相冊子。這時一位六十多歲的大哥說:剛才收廢品的說有人把你舉報到派出所了,你怎麼還不走?我說不用怕,沒犯法。他囑咐我說:注意點兒。眾生明白後都在保護大法弟子,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平安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初,我結識了一位鄰鄉的同修。她很早就挨家挨戶的講過真相,去鄉下講真相很有經驗。我也有想去鄉下講真相的願望,經過和她交流,我們達成共識,互相配合去鄉下挨家挨戶講真相,為了方便救人,我就買了一輛摩托車,代替自行車。

開始時是我們兩個人下鄉,利用春耕時節,到田間地頭和農民講真相,帶著真相掛件兒和資料,地裏講完了,我們再去村子裏挨家挨戶的講真相,不落下一個有緣的人,眾生都在期盼得救,利用農忙季節去地裏講真相,人集中,九天的時間勸退了六百五十人。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我們才每天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救度有緣的眾生。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用心踐行。

後來一想,不能只是我們兩個提高,走不出來的,我們有責任和身邊的同修共同精進,經過切磋,我們又帶了兩個同修,四個人兩台摩托車,我們倆分開走,每人帶一個同修。她們以前也講,就是膽子小,頭兩天幫我們記三退名單,發正念,過了兩天,她們都能獨立講了。我們四個人兩人一組,一組一條街,有開前門的,有開後門的,我們兩個人一個走前門,一個走後門,人多效率高,勸退的多,兩個人一個屯,四個人我們走兩個屯。我們地區周圍和四個鎮的大小村屯相鄰,我們基本上都走了一遍。每次下鄉講真相,都勸退七、八十人,多的時候一百多人。

去鄉下講真相,常會遇到有人干擾,有的人不但不聽真相,還干擾其他人聽,阻礙我們救人,我就想大法是有威嚴的,法輪功是合理合法的,不允許眾生對大法犯罪。有一天,我們碰到了一個信某教的人干擾我們救人,我嚴厲的說:不聽可以,我們不勉強,但是你沒有權力阻止別人聽真相,八萬四千法門,信哪個的沒有?你都能阻止得了嗎?他沒敢說話,躲一邊去了。

還有好多不明真相的人被謊言欺騙,不分好壞,我們給掛曆他接受,卻把我們趕出家門。有一次遇到一個人,還拿手機大聲揚言要給派出所打電話舉報我們。我回頭嚴肅的對他說:法輪功是合法的,我們沒犯法,你誣告我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你舉報我們,警察先抓你,聽我這麼一說,他轉身回屋去了。

每天講完真相回來後,我都反省一下自己,想想眾生都說啥了,有罵人的,三退的人數少了的時候,想想哪些言行或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遇到干擾或者矛盾都要向內找,是哪些人心沒有修去。找到人心就及時的解體它,在法中歸正。因為修好自己才能把人救了。

二、資料真相傳遍全市鄉村的角落

因為我們鎮子周圍方圓幾十里的真相已經講完,今年春天我就去了市裏,也是想拓展一下救人的空間,從整體的角度考慮一下,怎樣形成整體多救人。

來到市裏,我在一個同修姐姐家住,在她家呆了一個多月,在這期間通過開交流會和部份同修交流,才知道市裏周邊好多村屯的眾生還沒有得救,因為我們這兒是一個擁有百萬人口的北方農業縣城,人口眾多,眾生大部份分布在鄉下,四面八方鄉鎮偏遠的山區這幾年沒有同修去發資料講真相,發也是局部的某一塊地方。

同修也對我說:你能來到我們這兒也不是偶然的,是啊!既然讓我聽到了就有我要做的,有我要修的,面對這麼多沒有得救的眾生,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有責任的。我就和這兒的同修交流走出來互相配合下鄉救人的問題,可是沒有達成共識。說甚麼的都有,一提起這個問題同修就持不同意見,因為以前也有下鄉救人的同修,後來都出事遭迫害了,同修的潛意識中有一下鄉救人就會遭迫害的想法。很多同修也是安於現狀,反正每天也上街講真相了,管他講幾個呢?面對這種狀態,我想下鄉救人也沒有同修能配合的,可是面對這麼大面積需要救度的眾生怎麼辦?這時正好師父的新講法來了。師父說:「你們修好自己,盡情的在救度眾生中展現你們自己、做的更好吧!」[3]師父用了「盡情」一詞,我悟到:有甚麼願望只要一想師父就幫助實現,因為師父已經給我們鋪好了路,就看我們敢不敢實踐,前提是百分之百信師信法。難中救人時間緊,「真相傳遍天地間」[4],正法進程已經到了最後,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師父急呀,我們大法弟子再也不能不緊不慢了,救人的效率得改進啊!救人也得提速了。

這時我想到了身為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想把全市境內的所有村屯都發一遍真相資料,在最後的時刻給眾生一次得救的機會,特別是偏僻的地區,大山的深處,道路崎嶇蜿蜒,沒車還不行,沒有能配合往出走的同修,就只好回家自己想辦法了,我有好幾個想法,第一是想買個小的三輪車和同修配合去鄉下挨家挨戶講真相,結果奇蹟出現了,第二天師父把外地同修調來了,是連人帶車一起來的。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來的是姐弟三人,兩個姐姐和一個弟弟,他們是開車從外地過來的。說是外地同修,其實我們是當年一起得法的,過去就在一起配合做救人的事情,後來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去了外地,十幾年沒見面了,去年偶然的機會巧遇才有聯繫,他們這次來的目地是回來了解以前迫害過我們的惡人信息,完成通告的事情,看見他們來了我樂了。修煉中哪有偶然的事情,這是師父的安排呀!進屋坐下後,我就迫不及待的說:我有個事我先說說,說完你們看看有沒有啥意見,同不同意,我就把要在全市所有鄉下村屯大面積鋪資料的想法說了,希望他們配合。他們當時表態同意留了下來。我馬上回到市裏跟各個資料點的同修溝通,給我們提供資料,隨後我們立即行動下鄉發真相資料。

沒有耽擱,首先我們就帶了真相資料去了我市南部山區的大山深處林場,和這的同修交流走出來整體配合救人。當地同修配合負責上邊三個林場,我們負責下面兩個大林場,人多統一時間同時進行以免給同修帶來麻煩,第二天在家的這邊選擇一條土路,裏邊可偏僻了,道路凹凸不平路窄,黑天也不知道是哪,順著路走到終點往回來每家每戶的一家不落的把真相送到院子裏,一個胡同一個胡同的,都是死胡同不好倒車。同修車技高正念強膽子大,經驗豐富,做事快準穩,記憶力好不走錯路。第三天我們去山區的另一個同修家,四個女同修都不會騎摩托車,來回走好幾十里路,我就讓兩個同修姐姐在同修家發正念,我和四位同修一起去發真相,發了三個林場,然後再給同修送回去,四面八方一天一個地方,最遠的路一百五十公里。

然後又買了我市的地圖,我們是在家看好地圖,途中用導航,確保準確無誤,一個鄉、一個村、一個屯兒的逐一發真相資料,遠就早點出發在天黑之前到達目地地,先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找一個僻靜的地方發正念,確保萬無一失。夏天人們睡的比較晚,九點或十點我們開始行動,這時人們已經入睡,村子裏靜悄悄的,剛開始是人下車發,鄉下人養狗的多,聽見人的腳步聲狗就汪汪的叫,一條狗叫,整個村的狗就都叫,這樣就會驚動人,就會有干擾,就做不下去。這樣做還慢。我們四個商量決定:打開車窗,人坐在車上往每家每戶的院子裏投,需要說明一下,這三個同修在他們那兒採取的就是這種辦法,人坐在車裏往外投資料,狗是不叫的。同修在他們那個地方用這種方法。在大冬天三個月發了四萬五千份真相資料,在鄉下發資料不等被人發現,同修連人帶車就迅速的離開,神來神去的,速度特別快。安全係數也高。

頭兩次下鄉的時候我投的不准,就特意在家練習怎樣投,我練的是右手,後來再投的時候投的特別準,因為在做的過程中我心裏不停的求師父:加持弟子的神通,結果百發百中,投的可準了。

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每晚都帶五、六百份真相資料,後來就帶一千份真相資料,直到凌晨三、四點才發完,兩點是最早的,有幾次是早晨四點多才發完,有一天最遠行駛了一百五十公里,是晚上踏著夕陽而去,早晨迎著彩霞而歸。

有的時候村子小,而且是土路都是死胡同,路太窄不好倒車,有一次剛下完雨路滑倒車時打滑兒,狗又汪汪的叫,把一個小伙子弄醒了,穿著小褲衩手裏拿著手機,給另一個人打電話,不一會另一個人騎著摩托車來了,問我們是幹甚麼的,怎麼在這打滑了,沒用導航嗎?我們急忙向小伙子說對不起,打擾了,我們是過路的,走錯了路,我們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的神通,同修司機開車,我們三個在後邊推,一下就上來了。像這種事情有好幾次,我們遇事不慌不忙,心穩第一念想到的是師父,師父是無所不能的,同時齊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有的村子就特別乾淨整齊,還有環路,速度快準,做起來方便,有的村子亂髒雜草茂盛,把村子包圍在裏邊,土路凹凸不平路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是個村子。司機同修車技好,經驗豐富。有一次車上了土路,因為是半夜,漆黑一片,也不知道裏面有沒有人家,只有一家還在看電視的人家發出的一點點光線的餘光,被司機同修隱隱的看見,斷定裏面有村子,進去之後果然是一個村子,遇到幾次這樣的事,同修每次都判斷的特別準。

在做的過程中師父保護著我們,還點悟著我們,剛開始坐在車裏向院子裏投真相的時候我在想這樣做可不可以,做了三四天之後師父在夢中點化我,成排成排的火把都亮了,只有幾個小黑點兒沒亮。我悟到成排的火把就是大地上一排排村莊的每家每戶,火把亮了,是眾生明白真相得救了,這樣做師父認可了。

有一天,我不小心把兩份真相資料投在了溝裏,晚上做夢我有兩件衣服被水沖走了,我想撿回來,夠還搆不著,醒來後我想這是點化我啥呢?是哪做錯了?想來想去我明白了是這兩份真相弄丟了,如果掉到地上,師父的法身會引領有緣人找到他,掉在溝裏面下雨就會被水沖走了,師父真是時時的看護著我們呢?

北方七月是雨季,每年夏天七月份基本沒有幾天晴天,可今年師父為了讓更多的眾生得救天氣都配合我們,局部地區下,轉著圈下,我們去哪哪就晴天,沒有一次因為下雨不去救人,每次雨都在我們周圍下,有時提前下雨,當我們到達目地地時地上濕漉漉的,有落下的村子師父的法身引領我們找到,發過真相的村子師父通過各種方式點化不用再發了,感謝師父的慈悲,是師父在救人,我們只是跑腿兒的。

我們四個人整體配合很默契,互相提醒互相幫助,一上車我們就各自開始發正念,已經形成習慣了,只有吃飯的時候是放鬆,其餘時間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常人話不說,都嚴格要求自己,守住一思一念,一句話說錯了師父立刻點悟,法學少了師父也點悟,在這個整體配合的日子裏,我們四個同修心性昇華特別快。二姐說感謝師父給我們這次整體配合整體昇華的機會,我也好感謝他們姐弟三個同修的無私配合。

我們用了二十一天的時間把全市大部份鄉村幾乎都發了一遍真相資料,還剩一小部份、剩下的資料還有幾個沒發的鄉鎮留給附近的同修都走出來,整體昇華,整體提高。

在大陸的迫害環境中,我們發資料的這個速度已經是非常快的了,開天目的同修看到,同修開的這輛車在另外空間裏是一匹健壯的帶著翅膀的白馬在飛翔,我們每天坐在車裏就像飛一樣的在救人的路上馳騁。

結語

回顧走過的修煉路,我就是踏踏實實、堂堂正正的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牢記師尊的教導:「這一瞬間,值千金,值萬金。走好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5]

今生今世能成為師尊的弟子,倍感榮幸,要寫的經歷很多,要做的事情很多,要修的人心很多,等待我們去救度的眾生更多,希望所有的同修,包括我自己,能在所剩不多的日子裏更加成熟,救度更多的眾生,不給自己將來留下遺憾。完成使命,兌現誓約。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謝謝無私配合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只為眾生能得救〉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