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遼寧省彰武縣610、國保大隊崔海峰的更多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及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時,遼寧省彰武縣崔海峰就在縣公安局政保科,後改為國保大隊工作,從來沒換過地方,一直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已報導過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請見《遼寧省彰武縣610、國保大隊崔海峰的惡行》,下面是收集到的他更多惡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開始,彰武縣西六鄉派出所緊跟江氏流氓集團鎮壓本地區的法輪功學員。當時西六鄉派出所所長叫包小學帶著倆警察一個叫劉小飛、另一個叫孫豔軍,把本村所有法輪功學員集中在法輪功學員張豔軍家,逼迫法輪功學員交出大法書、錄音帶、煉功帶、師父法像等所有與大法有關的資料,逼迫法輪功學員按手印。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西六鄉警察劉小飛伙同本村候德彪到白喜琴家,非法搜走白喜琴一箱子書、沒有留下任何手續。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彰武縣公安局崔海峰、西六派出所警察劉小飛、木家大隊書記侯廣忠沒出示任何手續把白喜琴家翻了個底朝天,之後把白喜琴關押到西六鄉派出所,下午又把白喜琴非法關在彰武縣公安局,逼家人交兩千元錢才肯放人,不然就送拘留所。家人東奔西走才湊上一千元,崔海峰嫌錢少不肯放人,後來有人說情說她家實在太困難真的拿不起那些錢,崔海峰才勉強放人,交了一千元給開個兩百元的收條。

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西六鄉派出所所長王雨龍伙同內蒙古通遼市科左中旗一個警察(不知姓名)大個子,還有白興吐蘇木鄉兩個警察,兩輛車到白喜琴家以辦案為名,騷擾白喜琴一家人,原因是在白喜琴女兒家翻出一本大法書。 他們拿出一張紙讓白喜琴簽字,說簽了字就沒你事了。白喜琴是個沒文化的農村婦女,只想讓他們快點走,就在這張紙上簽了自己的名。

二零零五年,白喜琴的丈夫及兒子在天津大港油田打工,油田也看中了她的兒子肯吃苦、能幹,家裏有了經濟來源,生活一點點在好轉。當時西六鄉派出所所長王雨龍因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政策,暗中使壞,以白喜琴煉法輪功為由,促使大港油田將她的丈夫和兒子開除。

二零一五年七月,彰武縣法輪功學員白喜琴、熊素香、閆桂蘭、三人因郵寄訴江信被彰武縣城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來國保大隊長崔海峰指使國保大隊王忠奎、還有一個姓吳的警察將她們三人非法扣留四小時。

西六鄉派出所所長李盛源任職期間也曾多次帶人、或派人到白喜琴家恐嚇和騷擾。

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下午,彰武縣法輪功學員傑彩雲因貼真相粘貼,內容是崔海峰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劉英的惡行,被早已在此蹲坑的彰武縣國保大隊長崔海峰及四、五個國保警察綁架,關押在彰武縣黑坨子看守所迫害,崔海峰指使國保警察將傑彩雲家翻個底朝天,一片狼藉,搶走兩車與大法有關的書籍、資料等私人物品,沒有搜查證,沒留下任何手續揚長而去。

後來,傑彩雲在黑坨子看守所受盡副所長王立軍搧耳光、被嚴管等酷刑折磨,兩個多月後又被崔海鋒送到阜新看守所繼續迫害,然後又把傑彩雲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瀋陽女子監獄。

崔海峰敢這樣肆無忌憚迫害本地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原因,也是他明確的對法輪功學員用最鄙視的語氣而且帶有手勢說過的一句話,「就是你們是社會最底層的人。」他認為社會最底層的人沒有能力把他怎麼樣。

中共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將面臨的是人類歷史上最大最嚴厲的審判!任何執行「命令」的託詞都不能作為豁免的理由,所有參與者必須承擔個人罪責。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