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公司副總:「三退」真能保命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我自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七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四年退休前是一個建築公司的副總。我曾利用職務之便,勸退幾個包工頭(就是搞建築的個體大老闆),由於他們做了「三退」,認可「法輪大法好」,得到不同程度的福報,特別是他們其中的幾位在重大車禍中安然脫險,更使他們認識到大法的神奇,「三退」真能保命啊!

時間雖過去七、八年了,但他們跟我敘說的事故經過我還是記憶猶新。

先說A(為安全起見,用字母代替名字),他是我的同學,我勸他「三退」以後,幾年間,A就從小包工頭變成腰纏萬貫的大老闆。一次中午,我們在天津一個飯店吃過飯,他開車趕回工地,我回公司辦事處。我剛到辦事處坐下想喝點水,我的手機鈴響了,一看是他的電話,我就問:「甚麼事?」他就從電話裏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說:「怎麼啦,這麼激動?」他說:「我出車禍啦,把一棵大楊樹撞折了,車頭撞扁了,我沒事。法輪大法好!」

再說B,年齡不大,三十多歲,在承德承包兩棟高層建築。一次他從承德回天津,走承德經唐山到天津的高速路。承德高速路是山區,中間幾個山洞。那天正好下雨,他經過其中的一個山洞時,山洞北面雨小,車速快點沒事,進了山洞後,車速更快了。出了山洞高速路有一個左拐的慢彎,這邊雨水太大,路面水直流,由於車速快,車輪被雨水托起,車輪和路面產生不了摩擦力,左打方向盤,車不聽使喚了,車子照直直行,直接撞上了高速公路中間的水泥隔離帶。他說:我兩眼一閉,完嘍!車子在路面轉了一個圈他也不知道,停下來之後,他伸伸胳膊,動動身子,摸摸腿,不疼,他試著開開車門出來,活動活動,沒事,心裏那個激動。他把車裏的腳墊子拿出來,頂在頭上,站在路邊打電話,恰巧是我兒子接的,讓派人順高速路去接他。這個電話打完後,手機就壞了,再打不出去電話了。路過的汽車司機都搖下車窗看一下,幾乎都說:車壞成這樣,這哥們完了。

後來交警來了,一個交警打著傘貓著腰,邊往車前走邊說:這車前後都撞爛了,人不知道爛成甚麼樣子呢!他說:沒爛,我還活著呢!那交警著實嚇了一大跳。他做夢也沒想到人活著沒事。拖車來了,他說自己突然想起他的寶貝──大法真相護身符,趕緊從車廂裏拿出來帶在身上。

還有C,在靜海和河北交界處搞開發。一次早上他從家中出發去靜海工地。順津靜高速前行,車速很快,有監控的地段車速降到120公里/小時,沒有監控的地方車速馬上就快了。天津四週水面很多,它起霧有時是一團一團的,在高速路上,有的路標有霧,有的路標就沒有霧。他開車剛上高速不久,拐過一個慢彎,突然前邊路標出現大霧,能見度一下降下來,隱隱看到前邊有車,就下意識的趕緊外打方向盤。他的車竄上了停車帶,急剎住了,沒想到他後邊緊跟來一輛車,沒剎住車,直接就撞上前邊的車了。他下車一看,嚇的他渾身出冷汗,前邊足足有七輛小車追尾,他說:看來真是李老師保護了他,要不他就是那個第八輛追尾的。

一家開發公司的老總D,當時五十多歲。一天中午去參加朋友的婚慶,喝了點酒,吃完後自己開車回公司,從大河堤上開車往下坡走,然後右拐進入國道,由於喝的酒多一點,下坡忘了減速,右拐過不來了,直接撞上國道邊上水泥電線桿上了,腦袋把擋風玻璃撞碎也出去了。他一下子驚醒了不少,趕緊把腦袋縮回來,一摸臉上都是血,掏出手機直接按發射,是辦公室人接的,他們來車把他接回公司,把臉上血洗乾淨,衣服換了,找傷口在哪兒,就是找不到,渾身上下都沒事,就是嚇的腿軟,讓同事們把他送回家,呆了一個星期又回來上班了。後來他跟我見面說道:這次事故感激之情無以言表。他一再說:沒有李老師的保護真的就完了,這「三退」還真能保命啊!

這種「三退」保命的車禍事例還有幾個,不一一列舉了。寫出此文主要告訴大家,「三退」真的是能保平安,現在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每天在「三退」網站都有十萬之眾退出曾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民眾在覺醒。希望那些沒退的趕快清醒過來,抓緊「三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大法弟子都希望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