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尋寶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豬年到來之際,西南邊陲的這個小縣城──我的家鄉,也是一派人頭攢動的景象。剛返回家鄉的我也與家人一起在菜市裏忙著購置食物與過年必需品,迎面卻遇到了近一年沒見的堂弟。

「哥,你剛回來對嗎?我媽剛才又自己上你家裏找你去了,勸都勸不住,還好你果真回來了……」

伯母已經快八十歲年紀,從她家到我家有好幾公里的路,對她來說有點遠了,可不能讓她久等了,我趕緊加快了節奏。我知道,伯母應該是又「尋寶」來了。

事情還得從大約七、八年前說起。那一年,在農村辛苦勞碌了一輩子的伯父伯母一家終於湊了錢在縣城裏買了房子並搬了家。在此之前,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過他們了。從上大學開始我就離開了家鄉,最後留在了外省工作,我父母退休後不久也離開了家鄉,長年與我們兄妹幾個在外地生活,所以我返回家鄉的機會並不多,能見到在鄉下生活的伯父伯母的機會就更少了。所以,在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並深受大法福澤之後,我有個未了的心願,就是把大法的福音帶給家鄉的親戚包括伯父伯母!

伯母一家搬到城裏以後,我終於找了機會去探望他們。那時的伯父伯母都已是年過七十的老人,身體都有多種不同的疾病,特別是伯母,最大的痛苦來自嚴重的風濕病。落下這一病根是因為她還年輕時因走私罪坐了幾年的牢,而監獄裏的條件是毫無人道的,繁重的勞役與奴工不說,人被關押在陰濕骯髒冬天又特別寒冷的牢房裏,在那兒呆過一段時間後,很多人都落下了一輩子的病。伯母就這樣在監獄裏幾年後完全喪失了行動與生活自理能力,監獄授意家人湊錢打點,最後辦了保外就醫才把人放了。

伯母那時兩腿肌肉已全部萎縮,兩腿骨頭一受涼或天氣變化就沒日沒夜的疼痛難忍。人雖然出來了,不但幫不了家裏任何忙,反而因不能走路而必須要人每天照顧飲食起居。為了治療和緩解病痛,不停花錢尋醫問藥,中醫西醫、天南海北各種偏方,幾十年下來的治療效果,也只能是維持著她在家裏生活能基本自理,重一點的家務活都幫不上。用她的話說仍然是個廢人。疼痛的折磨再加上拖累家人幾十年造成的絕望,伯母的半輩子就這樣煎熬著。

與伯父相比,伯母與大法有緣。伯父受過良好的教育,是他們這一代人罕有的大學生,年紀輕輕就在省裏的一所大學裏教書,曾經是家族的驕傲。後來在中共禍國殃民運動不斷的歲月裏,伯父因出身富農家庭而被剝奪了公職並被趕回老家當農民,直到文革結束後被所謂「平反」才在鄉下做了個小學老師,然而朝華已逝,人生已不可重來。遭受如此厄運與不公,伯父卻始終沒能認清造成他自己及他們這一代人悲劇命運背後的真正原因,對中共仍心存感念。我給他講述中共的真實面目及其迫害信仰的罪惡他都是聽而不言,勸說多次,他家裏始終貼著幾個中共黨魁的畫像年歷,直到幾年後他病逝。中共荼毒中華顛倒黑白為禍之烈,造成了生命永遠的遺憾!

伯母則不同,她雖然沒有文化不識多少字,卻很相信多年未見的姪子告訴她的法輪大法真相,中共用十幾年時間對法輪功所做的抹黑與栽贓對她而言即刻失效。她坐在凳子上,兩條病腿並攏著,腿上蓋著保暖用的毛毯,腿旁還有一個燒著木炭的取暖用的小火爐,認真的聽我講因信大法而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案例。她怕自己記不住,最後讓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記事本上。

歲月匆匆,我再次見到伯父伯母已是幾年之後。伯母的頭髮已更花白了,但神情卻比以前好了很多。她很肯定的跟我說,身體比以前好。自從我上次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她一想起來就認真念,真的覺的身體有了好轉,兩條腿也不像以前那麼疼了,現在已經能外出了,她說還會一直念下去!我真為伯母高興,很顯然她因為誠心信大法而受益了。

那次見面我還給她帶了同修製作的塑封好的護身符,上面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伯母收下愛不釋手。

沒想到幾個月後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接聽後發現竟然是伯母。還來不及問候,伯母已用方言急促的詢問我,能不能再多給她一些像上次那樣的護身符?她說這個東西太好了,她也要送給女兒和孫女們。

伯母從此成為了家族中傳播大法福音的活傳媒。她以前的身體狀況所有家族成員、親朋好友、遠親近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看到她行動越來越自如,每天能出門吃早餐買東西走街串巷,還用起了手機開始探親訪友,每個人都心裏納悶:那個幾十年幾乎不出門的病怏怏的老太太,怎麼突然活得越來越健康快活了?到底是吃了甚麼靈丹妙藥?她的現身說法不由得你不信,於是大法的真相與大法的神奇漸漸在家族中以及更多的人群裏悄悄傳遞開來。有些人明白之後也想著要跟著念大法好,想著也能給自己或親人拿到一張保安康的護身寶符。於是,伯母就熱心的當起了聯繫人,一次又一次的找我要護身符,一次次盼著我能早日帶著寶符再回家鄉。

恰巧,那幾年家鄉也通了高速公路與鐵路,我母親在父親過世後也返回了家鄉居住,所以我回家鄉的機會也增多了,每次我都儘量多帶些護身符。後來又有了更精美的帶掛繩和透明吊墜的護身符,可以隨身掛或掛家裏、掛車上,伯母更歡迎了。期間,也開始有一些明白來龍去脈的親戚直接找我要護身符,他們也基本都是從伯母這個活傳媒的口中聽到了大法的福音與真相,他們中的很多人明白後都做了三退聲明。最多的一次,我回家鄉去掃墓就只呆一天時間,就為二十三位親戚做了三退,他們幸運的為自己的生命奠定了美好與希望,伯母幫助了多少人啊。一心想著要把好的東西也分享給親戚好友,這一定是一件讓她高興的事,但這同時也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情啊!法輪大法的真相與福音,對所有人的生命與未來是多麼重要,能在中國這樣黑白顛倒的社會得以聽聞更是件多麼幸運的人生大事!所以,伯母也是功德無量了,年齡越大活的卻越是開心和健康。

說到這,大家都應該猜到了,伯母大年三十早上來找我是為了甚麼。確實如此,當我趕回家,伯母已跟我母親聊天等了我好一陣了,她就是為拿護身符來的。我趕緊回屋把自己帶來的護身符吊墜拿出來。她小心的接過高興的笑起來,站起來後就急匆匆的往外走說要回去。我放下手頭的東西跟著出來要送送她,到了門口,她卻已走出了好幾米遠。聽到我叮囑她慢點走,伯母輕快的側過身,邊走邊笑著回話:「趕著回去了,家裏還有很多事……」看著她那勁頭和高興樣,我笑了,真的像個過大年的孩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