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區韓甸鎮王繼武近期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哈爾濱市雙城區韓甸鎮功成號村法輪功學員王繼武,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到雙城第二看守所,絕食抗議,於十一月八日回家。下面是王繼武訴述他這次被迫害的經歷: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凌晨兩點左右,我在雙城廣場夜市北側一處寫「法輪大法好」時,有兩個人邊喊邊走過來,一個大個的說是他家的牆,小個的稱大個的為二哥,小個的掄起拳頭就打,專打臉,將我打倒後又拿著手機拍視頻,邊用腳猛踢我的臉,邊拍視頻,小個的臉上都是坑和包,面部表情惡狠狠的。然後小個的報了警,警察到了就抓我,並拿出辣椒噴霧噴我。我邊跑邊喊「法輪大法好」。

由於他們人多,我還是被他們綁架、帶上背銬塞進警車,劫持到雙城站前派出所。他們給我拍照問話,我拒不配合,也不簽任何字,後來一個警察說拘留我,問我能不能配合體檢,我說不能。

到了晚上四五點左右,他們把我帶出來,我繼續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將我拖進一個辦公室。一個穿便衣的警察送我去看守所,開車的也是穿便衣,沒著裝,四五十歲之間。他猛搧我耳光,還用蒼蠅拍用力打我嘴,那種疼痛無以言表,疼得要窒息,後來用蒼蠅拍把打我腳心,並問我還喊不喊,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只是講我學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有一個歲數大一點的警察勸我不要再煉了。

後來,幾個人把我拖了出來。門口有很多人,我就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就被另一個警察捏住兩腮擁進警車送到雙城區看守所,我不穿號服,被幾個人強行穿上,並戴上手銬,腳鐐(稱狗鏈襠),被關進雙城第二看守所。

進看守所以後,我盤腿,三個人把我腿拉直,猛踹兩個腿根肌肉部,也是疼得鑽心。兩次以後他們就不管了。從那以後,他們坐鋪,我就不用坐了,點名也不用我回答,他們點完名,我就喊「法輪大法好」。被強制戴手腳鏈我煉不了功,第一天我就絕食抗議,第二天警察把我叫出去,問我為啥不吃飯,我說,我被戴上手腳鐐,不讓我煉功我就不吃飯,後來他說給你取下手腳鐐你吃飯不?我說吃,後來給我取下手腳鐐,晚上我就可以煉功。

後來我在一次被非法提審時得知,我是被拘押沒有期限的,我決定絕食,直到走出看守所,十多天我自己吃了一次大碴粥,再就是吃了一口饅頭。

到了六七天,他們見我還不吃飯,決定給我插管灌食。第一次去了雙城區急救中心,急救中心不給插管灌食,然後去的英華醫院。下警車他們用輪椅推我進醫院,我拼命喊:法輪大法好!英華醫院,你給大法弟子灌食是違法的。當時有很多人圍觀,我向圍觀的人講我學大法身心受益的事實,後來醫生一看人太多影響很大。當時有人拍視頻,醫生也拒絕給我插管,又把我押上警車。

後來警察又說通了醫生,上五樓做插管,主任叫李永輝,我勸他多次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根本不聽勸告,第二次灌食是姜長江,他沒有親自做,而是指使兩個小護士做,年紀也就十七八歲,還有一個小的,也就十五六歲,我勸她倆這麼做是違法的,她倆根本不聽勸。管子插不好就進食道,人就有生命危險。但是這些醫生護士根本沒有惻隱之心。每次灌完食,我在車上都將管子拔下,因為它在胃裏插著很難受。去英華醫院三次我被插管四次,有一次是插完管回到看守所我拔了,又開車去插了一次。

再後來看守所醫生親自給我插管三次,我都勸她們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要違法,她們根本不聽。最後一次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去英華醫院插管,兩個小護士拿著粘著血的管子一次一次的做插管,從他們的臉上看不到難受同情的表情。

自從被插管以後,我總感覺身體熱,別人穿衣蓋被都冷,我卻渾身發熱,食道胃裏有刺痛感,每天睡覺不蓋被子,光著膀子,每天用冷水洗頭。

十一月八日當天晚上,一警察威脅對我說,大意是你不聽話這回給你關單間,隨後我被帶出了房間,我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已經有氣無力,後看到外邊我的家人,我用盡力氣喊了兩聲「法輪大法好」,後來由雙城站前派出所警車把我送回韓甸派出所,然後送回家,每天韓甸派出所都有警察來「探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