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滄州市曹淑蘭在石家莊女子監獄遭受的殘忍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滄州市法輪功學員曹淑蘭結束七年半的冤獄迫害,於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回到家中。二零一二年,曹淑蘭去運河區公安分局尋找被綁架的同修胡秀梅,被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石家莊女子監獄,受盡毆打、侮辱、酷刑等迫害。

法輪功教導人們按照「真、善、忍」修煉提升生命境界。曹淑蘭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原來的胃病,神經衰弱,腰椎間盤突出等好多病都好了,而且心胸越來越寬廣,生活中婆媳之間,妯娌之間,夫妻之間,鄰里之間都能忍能讓,看淡名利,和睦相處;工作中任勞任怨。修煉法輪大法使她身心得到了淨化,心靈得到昇華。

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晚,滄州市法輪功學員胡秀梅在發真相資料時被小區保安構陷、遭綁架,次日上午法輪功學員曹淑蘭與曹延香到滄州運河分局打聽胡秀梅的消息,被國保大隊隊長唐國利等劫持。唐國利拿了曹淑蘭的鑰匙,於下午四點左右闖到曹淑蘭家非法抄家,當時曹家無人,警察私自拿走兩台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

曹淑蘭被運河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隨後被綁架到石家莊市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她被非法關押到十四監區。在那裏曹淑蘭遭受長期的體罰,有時甚至罰站24小時。雙腿雙腳腫的走不動路,上床都費勁。

除了體罰,她還被強迫看污衊大法的宣傳物。曹淑蘭不看不聽,警察孔令光子就用電棍電擊她的臉和全身,直到電棍的電全部用光才停止。為了讓曹淑蘭寫所謂的「四書」,警察孔令光子七天七夜不讓曹淑蘭睡覺。她指使十多名犯人採用車輪戰不讓曹淑蘭睡覺,導致曹淑蘭昏迷。曹淑蘭昏迷後犯人、警察全都嚇跑了,只剩下兩個唐山地區的轉化曹淑蘭的邪惡人員(谷文友、魯建新)在場,曹淑蘭直到次日凌晨三點才甦醒過來。

在十四監區遭迫害一年半,曹淑蘭又被轉到更加邪惡的十三監區。十三監區被稱為迫害法輪功的「魔鬼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更加殘忍下流。一進這個地方,曹淑蘭就聽到打罵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呼喊「法輪大法好」表達不屈的聲音不絕於耳。甚至有的屋子裏傳出法輪功學員悲憤的呼喊「流氓」的叫聲。

曹淑蘭被帶到警察辦公室旁邊的談話室,這裏沒有監控。警察和被利用的犯人都叫囂恐嚇曹淑蘭,怎麼喊叫都沒有人管的!為了讓曹淑蘭寫「四書」放棄修煉,警察洛傑讓曹淑蘭罰站,從早晨5點一直站到夜裏12點,曹淑蘭兩腿兩腳腫脹的站不住,只好坐在地上,犯人柳力會(四川文盲)就用棍子打她。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警察洛傑指使犯人往她的頭上、棉襖、棉褲、棉鞋裏倒冰冷水,凍得曹淑蘭渾身哆嗦不止。洛傑給柳力會、張麗(繫來自任丘華北石油邪悟人員,迫害手段極其殘忍)棍棒和膠帶,他們把曹淑蘭的頭塞進褲襠裏,用膠帶纏上,把她的雙手用膠帶纏緊反綁在背後,嘴用膠帶粘上,當時曹淑蘭呼吸困難幾乎窒息。他們不管曹淑蘭的死活,用棍棒猛擊曹淑蘭的頭部、頸部,致使她的頸椎錯位,脖子腫脹僵硬、吞咽困難,吃東西噎著就是嚥不下去。

此次折磨過後,曹淑蘭到監獄醫院拍片子,那裏的院長說哪個醫院也治不好了。曹淑蘭的病歷書記載了這罪惡後帶給她的苦痛。這還不算完,柳力會和張麗還在曹淑蘭已經腫脹受傷的脖子上狠狠地掐,把皮都掐破。聽說曹淑蘭通過修煉法輪功以前的腰椎間盤突出好了,柳力會喪心病狂的用棍子猛擊曹淑蘭腰部,把她腰部打得又紅又腫,上廁所幾乎蹲不下去。

肉體上的迫害帶來的痛苦,遠遠不及精神上的折磨,他們逼迫曹淑蘭放棄信仰,給她洗腦,不間斷的讓她看所謂的揭批材料,不屈服就毆打謾罵,每天狠狠打曹淑蘭的臉,嘴角打得鮮血直流,把人往桌子底下塞,曹淑蘭舊傷接新傷渾身青紫、體無完膚。他們為了掩蓋罪行,不讓別人看到曹淑蘭身上累累的傷痕,夏天不讓她洗澡,睡覺不讓她脫衣服。

有一次,張麗突然拿起盛滿水的水杯,狠狠向曹淑蘭臉上砸過去,水杯在曹淑蘭臉上破裂,頓時曹淑蘭的嘴裏鮮血直流,滿口的牙齒鬆動。惡人們往曹淑蘭的保暖衣裏倒涼水,保暖衣被曹淑蘭的體溫焐乾了,他們再倒。

長期的非人的折磨致使曹淑蘭奄奄一息,心臟十分衰弱,體溫慢慢下降變涼,瞳孔放大,眼前一個圈一個圈的往四週擴散,頭暈迷惑意識渙散。

此後,曹淑蘭被送往四監區繼續迫害她。她的身體極度虛弱,他們還是逼迫她幹重活。他們讓她抬機車,在跨過簡易鐵皮廠房門檻的時候,她被門檻絆倒,腳下一滑她重重的摔在地上,鋒利的薄薄的鐵皮門檻像刀子一樣,割破了她的腳腕,很深的口子鮮血直流,她的褲子、鞋子上到處都是鮮血。到醫院一檢查,發現她的腳筋斷了。監獄醫院的犯人王春燕草草給她縫合傷口,術後王春燕連名字都不敢簽。剛剛縫完傷口就馬上讓曹淑蘭回去繼續幹活,回去後曹淑蘭根本動不了,他們才有把她送回醫院輸了四天液。

到了監獄的接見日,曹淑蘭的丈夫、婆婆、小姑都來看她,曹淑蘭拄著雙拐來到接見室,曹淑蘭的丈夫看見曹淑蘭瘦得不成人形,還拄著拐,好好的人被折磨成這樣,當時就火了。他大聲指責惡警: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不通知家屬?!曹淑蘭的婆婆和小姑也都指責他們太拿人命不當事,警察都害怕了。

在以後的日子,每逢接見日,警察提前都要問曹淑蘭家裏誰來看她。這樣家屬持續反迫害一年,警察們對曹淑蘭才減輕了迫害。他們還提出給曹淑蘭減刑。可是當曹淑蘭看到減刑材料的時候,發現還是讓她認罪悔過,揭批法輪功。法輪功倡導人們修煉「真、善、忍」,曹淑蘭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身心得到了淨化,心靈得到昇華。只不過去公安局看望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就被冤判七年半、受盡毆打侮辱等迫害,認甚麼罪悔甚麼過?她何罪之有?令人不齒的是,警察們利用這件事企圖離間曹淑蘭與家人的關係。

曹淑蘭委屈萬分,堅決不同意,她開始寫申訴書,到處申訴自己的冤屈。她也不在監獄裏幹活,就在地上坐著。監區長一看曹淑蘭不幹活急了,讓她在車間站一天回到監舍繼續罰站。用這樣的酷刑他們折磨曹淑蘭一個半月。他們明知道曹淑蘭腳筋斷過站不了這麼長時間,但是為了讓她屈服,警察們甚麼邪惡手段都使得出來。曹淑蘭實在站不住只好坐在地上,他們就逼著她到廁所門口坐。還不解恨,監區長就拿電棍電擊曹淑蘭,曹淑蘭善意的給他們講迫害有罪,他們不聽。

見曹淑蘭坐在廁所門口也不屈服,獄警們就讓犯人在廁所的地上沖水,逼著曹淑蘭站起來。時值嚴冬,下著雪,廁所開著窗戶,凜凜寒風吹進來,曹淑蘭凍得渾身顫抖,牙齒打架。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曹淑蘭沒有放棄信仰,她的身體一直在恢復當中,監獄裏的犯人都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監區長一計未成又想出新的惡招,讓勞累了一天的犯人不能休息,陪著曹淑蘭看抹黑污衊法輪功的謊言光盤,用這個毒計果然激起了犯人們的不滿,一連幾天,他們對她拳打腳踢,用鞋底子打頭。

二零一九年,曹淑蘭才脫離冤獄回到家中。曹淑蘭的遭遇,只是中國大陸持續了二十年對法輪功及學員迫害的冰山一角,並且這場迫害還在繼續。據明慧網報導,僅二零一九年,滄州又有兩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被冤判刑期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請學員家屬關注自己的親人。請正義人士伸出援手,援助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石家莊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在明慧網有大量報導,迫害者的全部惡行必將被公之於眾,必將得到上天的嚴懲和法律的制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