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黑窩裏的「心裏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在中共的體系裏,無論是大小幹部,在他們的腦海裏早已形成牢牢的一個意識:不要隨便講話,以免被整治、被抓小辮子,所以無論在家裏、在外面,長期以來形成了習慣:對於中共的是非、長短一概不評論。

數年之前,由於發真相資料被舉報,筆者被中共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監獄,在高牆之內,遇到了曾經在中共體制當過基層幹部的幾個人。這和外面不一樣,在單位裏,領導一本正經、要保持這個一致、那個一致;在親朋好友聚會時,有幹部身份的,也大多是家長裏短、噓寒問暖,說不了甚麼實質的話題。

筆者也曾經在體制內呆過,所以和這些曾經當過基層幹部的人能聊到一起,他們身陷囹圄,也沒有甚麼架子可端了,話匣子也打開了,說出了他們的心裏話。

老祁,曾經當過村官,一度想往上爬一爬,爭取副鄉長的位置,鎮上有個八十多歲的老幹部,和他家關係不錯,老祁去向老人家請教,去一次老人家只是說現在這樣挺好,也不多說甚麼,再去一次還是這麼說。老祁不甘心,又去找了一次老人,老人這一次認認真真地和他說,看在咱兩家多年老交情的份兒上,我和你聊點兒實的,活到現在,在咱們這個地界兒,我認識的人也不少,凡是一門心思往上爬的人、給共產黨賣命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共產黨翻臉不認人,這從政的事兒,勸你敬而遠之,不要碰了。

老祁是聽勸之人,三思之後,放棄村官不幹了。

老張,東北人,在監室裏下象棋,誰也下不過他,以前當過副村長。問他為甚麼不當了,老張說,我以前年輕的時候,沒覺得村幹部和我們有啥不一樣,後來,因為我比較能幹,幹了幾年副村長,這一幹上才知道,原來共產黨的政策都是捏鼓個出來的,我們村裏的書記、村長、會計幾個人,要幹甚麼事,你說甚麼,他說甚麼,出現甚麼情況怎麼對付,誰唱紅臉,誰唱白臉,就是糊弄老百姓,我一看這樣下去不行呀,不是長久之計,找個藉口,我就不幹了。

老朱,原是一個沿海城市進出口貿易負責人,屬於央企體系,長年做外貿生意,全世界都跑遍了。一來二往,在外面見的多了,其他國家的人熟悉之後,說起共產黨來,人家眼裏那就是「法西斯」,全世界的人都是這麼認識,老朱說共產黨的名聲實在是太壞了,別看外國人不說,人家心裏甚麼都明白。後來,老朱下海自己幹,離開了中共系統,再也不用伺候惡名昭著的醜惡體制。

對於中共的嘴臉,小時候是從課本、電影、電視中看「偉光正」,長大工作後,正好趕上改革開放、加入WTO,忙著幹事業、養家糊口,這八千萬中共黨員,他們到底是怎麼想的?他們是真心相信共產黨這個西來的幽靈嗎?卻從來沒有機會,實實在在的接觸到個人,看看他們真正的想法。在中共黑監獄裏,大家放下了面具,掏出了心裏話,雖然他們並不是甚麼職位很高的官員,在中共的鐵幕之下,一葉可以知秋,以小可以見大。那個老人所說的,「凡是一門心思往上爬的人、給共產黨賣命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可以說是肺腑之言,令人震撼,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看看歷史,一幕又一幕的事實,擺在那裏,中共元老劉少奇是第一個提出「毛主席萬歲」的人,是個人崇拜的推動者之一,但是最終卻以國家主席的身份,被以無名氏的身份整死在河南的監獄。

文革期間,北京是個硬骨頭,誰也不願來碰,結果南京軍區的劉傳新「積極表現」,被調往北京任公安局局長,把一千多幹部打成反革命,一時風光無二,無人敢惹。跳的越高,摔的越狠,結果文革結束時,劉傳新畏罪自殺。

不僅僅是國家主席、公安局局長,又有多少曾經為中共賣力的人在文革中被整倒、整死?

最後,那些又打又殺的紅衛兵,被一個「上山下鄉」的口號,全部發配到了農村。

周永康,一路靠迫害法輪功步步高升,最後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只要他簽字,死刑犯可以免死,官司可以翻天。人在失去理智的時候,往往會得意忘形,不知所以,最後,還是鋃鐺入獄,成為萬人唾罵的階下囚。

而曾經追隨江澤民枉法亂紀者,不說每天,幾乎每個星期都有被雙規、調查的官員落馬,在中共體系誰都明白,這些被抓、被判的人都是江澤民時期被提拔重用的。

在中共頭目江澤民掌權時期,對官員升遷最直接的一條就是迫害法輪功,有良知者退避三舍,或者想盡一切辦法消極對待,然而相當多的情況是利慾熏心者,沒頭沒腦的跟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

丑類江澤民對於追隨其迫害信仰的人,幾乎任由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為所欲為,這股毒流直至現在仍在發作,甚麼毒奶粉、毒疫苗、金融P2P爆雷,都和癩蛤蟆江推行的「悶聲發大財」惡政有關,正是這一無良至極的潛規則,讓權錢勾結,無所不為。

古人講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當這些手握絕對權力、不可一世的大小官員,與中共現當局的權力發生衝突時,這些人必然會遭到清洗。

據明慧網統計,從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的十九年間,中共幹部被查處的3672人中,有著迫害法輪功的明確記錄,在明慧網「惡人榜」上,早已赫然在列。

他們表面上因貪腐被抓,如果他們不是跟隨元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真善忍信眾,怎麼會一條道走到黑?怎麼會上了賊船下不來?怎麼會讓良知被吞噬?

被查處的3672人中,死刑25人,有期徒刑881人,無期徒刑83人、被雙規157人、死緩44人、被警告、記過處分159人、被撤職、免職、降職961人、在司法處理中1362人。

直到今天,還有法官、檢察官、警察、國保叫囂著:「抓法輪功,是上面的命令。」非法抓捕、非法開庭,沒有任何依據的判刑,仍然發生著,還有警察說:「我抓法輪功,這麼多年了,不也沒事嗎?」沒有出事,恰恰可能是留給你的機會,本著一顆善心,就可能是善果,不辨是非,助紂為虐,下一個說不定就是你。

古人說,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是多少人驗證過的道理,為甚麼有的人也是警察、也是法官,卻安然無恙,因為他還有良知,他知道怎麼選擇,但是在中共的黑體制裏卻無法表達,他的心裏話只能藏在肚子裏。

「心裏話」不容易聽到,但是老人們講,凡事講一個道理,做任何事要憑天地良心,不要為了一時的名利官位,而種下傷天害理的禍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