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衡陽市唐小鳳常年被警察騷擾 有家不能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唐小鳳,今年六十四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全身的疾病好了,她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當地六一零、派出所和當地居委會、原單位蓄電池廠長期對唐小鳳嚴密監控、騷擾、非法拘留,唐小鳳被迫流離失所,家人就在邪黨人員恐嚇中驚慌度日。下面是唐小鳳自述遭受迫害的事實。

絕望中 修法輪大法 無病一身輕

一九九零年,我三十五歲,我的丈夫才四十歲,卻因車禍,不幸過早去世,這給我致命的打擊。由於受了精神的嚴重創傷,我疾病纏身,患有嚴重的類風濕病及十二指腸胃潰瘍、小腹內又得了腫瘤。我的人生感到痛苦絕望,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在絕望中,於一九九六年初經人介紹學煉法輪大法,我便開始修煉了。一年後,到醫院檢查,嚴重的類風濕病及十二指腸胃潰瘍、小腹內的腫瘤全都好了,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給我的家庭又重新帶來了活力和幸福。我的道德水準也提升了,有兩次,我到銀行取錢買菜,我只取一百元,營業員發給我兩百元,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當時就退給營業員。

騷擾、監控、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在全國掀起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造謠、誣陷、打壓鋪天蓋地,誹謗侮辱我們的師父。我所在蓄電池廠的書記找我談話:「唐小鳳,聽說你煉法輪功,現在中央下禁令不准煉法輪功,你若是再煉的話,就要罰你五千元錢。」

作為一個法輪大法的受益者,為了向政府說明真相,我於二零零零年六月到北京上訪,結果被抓到前門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然後被送進崇文看守所關押一個星期,後轉至衡陽市駐京辦關押一星期。

回衡陽後,我又被送進衡陽市婦教收容所關押了七十天。在非法關押期間,我廠的廠長和保衛科長到收容所,廠長指著我說:「唐小鳳,你煉法輪功,比偷、扒、搶行為還惡劣。」

回家後,當地六一零、派出所和當地居委會、蓄電池廠對我長期嚴密監控、騷擾。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我在汽車西站買菜並給人講真相,被衡陽市蒸湘公安局綁架,拘留十五天。

再被劫持 家人被高額勒索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到衡東縣大浦趕集,發真相資料和年畫,被大浦派出所李凱等人綁架。他們沒收了我在集市上買的東西,包括給我孫子買的兩套衣服。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

我在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天,下午五、六點鐘女兒打電話找我,警察李凱不讓我接電話。等到天黑,家人又打電話詢問,他們仍然拒絕讓我接聽,也不回一句話告訴我的家人。

三個年輕警察把我拖到一間房間裏關著。我頭暈,他們又把我送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我心臟跳的超快,血壓超高。李凱等人無視醫院的檢查結果,硬把我抬上警車,送到衡東縣拘留所關押。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大浦派出所隨行四、五個人從衡東縣開車到我家抄家,從一樓抄到三樓,把法輪大法經書和師父法像全部拿走,揚言說:你有屢次被抓的記錄,夠判你七年到十年的刑期,嚇得我女兒、女婿又氣又急,倆個孫子沒人看管。

為了我,女兒借了錢,共花了五萬多元錢取保監外執行,對方沒有出一張收據。花了錢還不算,他們還要逼我女兒簽字,說個不煉法輪功了,否則花了錢,也不會放人的。

衡東縣拘留所關押我十五天,警察又把我送到衡東縣看守所關押五天。在拘留期間,大浦派出所強行帶我到衡東公安局驗血 ,按雙手全黑手印。

檢察院參與迫害 被迫流離失所 家人遭恐嚇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大浦派出所又來找我,把我帶到衡東縣檢察院。檢察院把一張印有「××組織」的一張紙上要我簽字,被我拒絕。

從那以後,我一家就沒有過上安定的日子。他們在網上通緝我,有時開車來找我,打電話騷擾我女兒是家常便飯。

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下午四點多鐘,他們從衡東開著黑色汽車來我家找我,還派人在我家周圍守候著。從此,當地派出所、六一零、街道居委會也經常來找我。

二零一九年兩會期間,當地有關工作人員幾次來找我。今年七月十九日左右,衡東公安用視頻手機找我女兒。

八月四日上午,一個便衣女性,戴著墨鏡,她自稱是黃茶嶺派出所工作人員,到我家遞給我女兒一張要我「投案自首」的紙。

八月二十七日晚上八、九點鐘,衡東公安一行三個人又開車到我家,叫我女兒開門,在我家到處找我。

八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們當地的派出所所長來找我女兒說,他是新調來的所長,想見我一面,了解了解我的情況。要我女兒叫我回家,保證不會抓我,他會把我的案子取消掉,要我相信他。

九月十二日下午,衡東公安局又打電話給我女兒,問我回家沒有。

這五年的日子裏,我們這個家庭就在驚慌恐嚇中度日。我有家不能歸,不能過正常人的生活,逢年過節不能和晚輩團聚。

我在人生的絕望中,得了法輪大法,我受益於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在大法中我懂得了怎麼樣做人,怎麼樣按真、善、忍做個更好的人。我只是向世人講真相,告訴世人,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更多的世人受益。我沒有犯法,也沒有犯罪,卻遭當地派出所和衡東大浦派出所警察幾年來不斷的騷擾與迫害,至今有家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