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好人終害己 報應臨身後悔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縱觀古今中外,世界上每個民族在歷史上都相信善惡有報。西方的正教,東方的儒、釋、道都告誡人們:從善惜福,不因善小而不為,不因惡小而為之。歷史上和今天所發生的一些真人真事,也許能給人們提供借鑑。

遠至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300多年,然而在幾次大瘟疫中走向滅亡;中國歷史上的 「三武一宗滅佛」釀成了悲慘結局;參與迫害修煉法輪功學員的那些人,無論是高官還是平民,惡報已開始降臨其身。遠的不說,就說說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人和事。

張五進,男,蠡縣留史人,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長;趙玉鎖,男,蠡縣人,保定市公安局法制處勞教科科長;張應華,男,司機。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三人驅車趕赴阜平,要與河北省國保總隊人員共謀綁架法輪功學員事宜,車至中途,衝出高速公路,趙玉鎖、張應華當場斃命,張五進甩出車外,多處骨折造成重傷。

王佔輝,四十歲左右,蠡縣公安局副局長。他的死很蹊蹺,他是從自家新裝修的樓房窗台失足墜落當場而死。當時他剛剛支邊回來,被提升為副局長。正是功成名就、名利雙收、春風得意之時,新買了樓房,還沒搬進去呢,就摔死了。也許到現在,人們也想不明白這到底為了甚麼,就這樣一個「年輕有為」的人,怎麼說沒就沒了呢?也許只有他的家人猜想的到,他是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了報應。二零零九年,蠡縣同時綁架了十幾名法輪功學員,王佔輝參與了此事,並親自把法輪功學員送往高陽勞教所進行迫害。當時高陽勞教所不收女學員,他便把幾名女學員送往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進行迫害,使十幾個家庭處於苦難當中。善惡有報啊,王佔輝死時,上有老下有小,當一家老小因他的死而痛不欲生時,他們想沒想到,王佔輝的所為曾給十幾個家庭帶來的苦難呢?

河北省圍場縣委書記胡熙寧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從壩上回縣城的途中遭遇車禍,當時他坐在司機的後座位,但卻造成肝出血,經搶救無效而死亡,年僅四十八歲。胡熙寧曾經在承德市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擔任主任一職,聽從江澤民一夥的密令,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市委大樓由他親自主持誹謗法輪功的大會,將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拉到市委,強行灌輸污衊大法的歪理邪說,之後又在鹿柵子溝成立了洗腦轉化班。二零零二年胡為了向上爬,點名勞教他認為頑固的法輪功學員,有的學員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不收,他就托關係給勞教所送禮,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

吳亞飛,男,原河北雄縣中共縣委書記,在任期間,積極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曾參與了迫害雄縣法輪功學員李成武。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吳亞飛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審查。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被移送審查起訴。等待吳亞飛的是鐵窗生涯。

王少雄,男,一九九九年由保定市教育局辦公室主任,調雄縣任中共組織部部長,隨後出任雄縣縣委常委、副縣長,在雄縣任職長達八年。二零零七年離開雄縣到定興縣任職,先後擔任定興縣中共縣委常委、副縣長、副書記、縣長、縣委書記等職。在任職雄縣、定興縣主要領導職務期間,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尤其對定興縣教育系統法輪功學員進行嚴重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二零一九年三月,王少雄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六十五萬元。

王義民,男,先後任中共保定北市區副區長、常務副區長、雄縣縣長、曲陽縣委書記、淶水縣委書記等職。在任職區、縣主要領導職務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王義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等待他的將是囚徒生涯。

縱觀落馬的這些處級官員,彰顯出了一個亙古未變的天理,那就是善惡有報,如影隨形。常言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希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引以為戒,不管中共暫時給你甚麼好處,給你甚麼官職,給你多少錢,可是它最終要拉你做陪葬。就像以上這幾位縣委書記,曾經有權有錢,到頭來一場空,還得繼續償還作惡的業債。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