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明白了大法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日】偉大的師尊不僅讓我這個七十五歲的老太婆無病一身輕,還讓我兒媳躲過一次摩托相撞,一次車禍安然無恙;還讓我八十三歲的丈夫扔掉了拐杖,現在他像正常人一樣到處可以去了。別人還說他不像八十多歲的人呢!要不是師父保護,有這樣不花一分錢的好事嗎?我丈夫他能活到今天嗎?

二十年前,我身體到處都是病,如:慢性咽喉炎、腸胃炎、肩周炎、關節炎、視網膜炎、屈光不正、尿道炎、痔瘡等等。自從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煉大法後,那些病不知不覺都好了,再也沒有上過一次醫院,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給國家和自己節約了不少的醫藥費,也從沒有拖累過兒女,自己也不再遭罪。

我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支持我煉功,幫我買紙筆,幫我查字典。中共小丑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他深知中共的邪惡,他害怕,怕連累到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對師父不敬,說了不好的話。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他離家到廟裏皈依去了。我對他說:你甚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打電話他也不接,大約過了一個多月自己才回來,我也沒有怨他,對他一如既往。

他看到我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好,真的不吃藥,身體連感冒都沒有,慢慢轉變了,他退出了邪黨,還舉報了江澤民,並在明慧網發了鄭重聲明,聲明對自己以前所說不好的話和對大法不敬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他聽了《九評》錄音、他說《九評共產黨》講的真好,還聽大法弟子歌曲,他說,大法弟子的歌唱的真好。

丈夫慢慢的改變了,不僅支持我修煉法輪功,還抵制邪惡迫害。一次因我訴江,「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來五個人到家干擾我,丈夫要他們趕快走,不許他們繼續在我家騷擾。丈夫說:「他們控告江澤民,我舉雙手贊成!」並把兩手高高舉起。

善惡一念間,丈夫正義之舉得了福報,讓他在生命極其危險時刻,從奪他命的病中走過來了。明白了自己所謂「皈依」全是騙人的,在道德敗壞了的今天它自身都難保,廟裏的人還能度人!?

大法師父多次給丈夫調整身體。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他坐在那看電視,突然看不清東西,手腳不靈,嘴臉都歪了,一看他那樣,趕快送醫院(他沒修煉)在醫院做了各種檢查,結果是腦梗塞,住院期間,同修又給他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叫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 !」。只有兩個星期丈夫就出院了,沒有任何後遺症。而在這期間同一個單位的一個女同事只有六十多歲,得病時間同丈夫一天,同樣的病,她在大醫院動了手術,花了二十多萬元的錢,只有一個多月就離開了人世,是人財兩空。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丈夫已經十多天沒吃東西,胃痛,長時間沒吃東西,人消瘦,去到醫院看病,醫院作了各種檢查,懷疑是胃癌。我姪女(同修)叫他念「法輪大法好」。丈夫靜靜的聽著,放下了人心,等醫生結果出來是胃潰瘍,丈夫回家了,病不知不覺的好了,人也吃得了飯了,長胖了。師父一次又一次保護他走過來了。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早上起來,丈夫去洗臉,扶著臉盆全身發抖,往下倒,正好我去,把他扶正,讓他把臉洗完,慢慢扶他進住房,我剛一轉身,他「噹」的一聲摔倒地上起不來了,扶也扶不起來,拉也拉不動,我就喊:師父救他,求師父幫我。在師父加持下把他扶上床,小便尿在了床上。我的姪女同修和侄孫也趕來了把他送到醫院,兒子請假從外地回來了。

二零一六年丈夫得過四次病,這次他真的自己明白了,他跟兒子說:你告訴媽媽,把佛教的所有東西全部都清理掉,都不要了。還叮囑兒子幫忙我一同清理。以前我是不能動他的東西的,這次自己主動要我清理。我利用這次機會清理了廟裏弄來的那些不好的東西,烏七八糟所謂佛教的書呀、這樣的那樣的畫像呀、香呀、各個物品等等共四大包,有九十多斤。

把這幾大包東西清理了之後,丈夫奇蹟般的好了,馬上出院了。兒子六天後回單位上班去了。丈夫在大法的感召下,在大法弟子面前對照自己,也認識到了自己所謂「皈依」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這是千真萬確的。用盡人間的語言我也無法表達我全家對大法的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太多、太多,而我付出實在太少太少。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有師父真幸福,開天闢地從來沒有的事,我遇到了。我會像金剛一樣堅定自己這顆心,多學法,實修自己,遇事向內找,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