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甚麼心態對待犯過錯誤的自己或者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在修煉過程中,我自己經常會做錯一些事情,有時會懊悔不已,有時會認為這不怨我。對於同修犯的一些錯誤,有些我覺的無所謂,有些事情,我就會感到很惱火,不能容忍。

近期學法,看到了原來法中都有明確的指導我們如何去做的講法。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一、對待犯過錯誤的自己

當我總是懊悔的時候,這已經是陷入了一種執著中了。師父講:「所以有些人覺的那是一些污點,自己心理壓力很重,那不是又是執著嗎?」[1]「跌倒不要緊,不要緊的!趕快爬起來!」[2]「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2]

一點用都沒有的事情,我就不要去做了,所以我不再自責。

我知道遇到問題要看自己,可是我經常發現,我找著找著就找到別人身上去了,找自己兩分,挖別人八分,再找下去,自己竟成了局外的觀眾,一條一條列舉別人的錯誤,自己成了無辜的被牽連者。

我意識到這實質上是邪靈因素在干擾,假惡鬥中的「假」我在表現:開場白首先檢討一下自己,很表面的、膚淺的、做給人看的,指出別人的不足才是真實的用意。舊勢力與邪靈都是在正法中要解體、淘汰的東西,我怎麼能允許它在我的思想中存在呢?

師父講:「一個常人遇到甚麼事情也得有個教訓,多思考思考;修煉人更得找出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原因在哪裏,得查找自己的問題啊。」[3]「一定要認真查找自己、少被舊勢力鑽空子。」[3]

「今後一定要注意此問題的嚴重性。」[4]「注意:問題出現了不要找責任,要看自己怎麼做的。」[4]

這兩處講法很觸動我,這是師父給我的法寶,堅定的、不打折扣的找的是自己!如果向外去找,就是走上了邪路,自身空間場中的邪惡生命跑掉了。

二、對待犯過錯誤的同修

我經常會用自己的觀念來衡量這個錯誤的大小,以決定是原諒同修,還是將其從大法弟子中「開」出去。

以我做人的標準看,一個人撒謊,我會永遠看不起;修煉人如果犯了色戒,我就不會正眼看他;如果誰曾經出賣了其他同修,他就不應該被寬恕;如果他亂花了大法弟子拿的錢,如果他是特務,如果他起到了破壞法的作用,如果……如果他做了那麼大的壞事,那他就不配再修煉了,他怎麼還能當大法弟子呢?我覺的自己的想法很在理的。

當我靜下心來學法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思想已經嚴重偏離法了,當我在評判這個評判那個的時候,其實自己已經出局了,因為我沒有用大法的標準衡量對錯,完全用了舊宇宙的標準在衡量,我維護的是正在被解體的舊宇宙的理。而這個理恰恰是舊勢力衡量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的理。

那麼正確的衡量標準是甚麼呢?師父每次講法都是那麼平和的把最正的、新宇宙的理講給我們,可是這是大法弟子無條件必須執行、必須維護的標準,我們的心態必須與法保持一致,這樣才能維護法,才能做到敬師、敬法。否則就成了──他是不是大法弟子,他配不配修煉得我說了算,這不就違背法了嗎?這不就冒犯師父了嗎?這不成了舊勢力一夥的嗎?最後怎麼被淘汰的都不知道,還覺的自己對呢。

有一些被某些同修「認定」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不配當大法弟子了,已經被 「開除」出大法弟子隊伍的修煉人,在黑窩中,卻不斷傳出其因不配合邪惡,而被迫害的消息。可是當同修聽到這一消息後,卻覺的比較「活該」,並沒有用大法的標準判斷對錯,無意間在「幫助」舊勢力維持迫害。殊不知自己已在危險中了。

三、透過表面,揪出「錯誤」的背後原因

假氣功書是怎麼寫出來的呢?「很多是由附體指揮、控制人的名利心寫的。」[5]我理解到:真正的壞事是附體和名利心幹的(名利心在另外空間是真實存在的有形生命),不是這個人的主元神幹的,是主元神不當家造成的。那麼大法弟子犯的錯誤是怎麼造成的呢?

「表面與大法弟子的本質是被舊勢力隔開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無能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惡生命操縱帶動著幹了一些壞事,是因為有執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會把大法弟子的本質提出去。」[6]「因為真正的壞事是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操縱人的業力和觀念幹的」[6]。

我理解:這個壞事其實不是人真正的主元神幹的,是大法弟子的主體不當家造成的。所以當大法弟子能夠歸正自己的時候,這個罪就是邪惡幹的,如果到最後,還不能做好、負起責任來,這個罪就得自己承擔了。

通過學法,我分清楚了真正的大法弟子是被師尊推到位的、達到法的標準的,是最純淨的。當學法跟不上時,未同化法的人的表面物質會把主元神埋沒、覆蓋,使其不起作用,表現出來就是沒有正念,這時就極易被不好的生命操控做錯事。這種情況下,這樣的同修是非常需要正念幫助的。如果周圍同修能夠很理性對待,不被同修不正的言行帶動,清醒的知道是邪惡在操控,發出正念,打出神通解體其空間場的邪惡,就會使同修主元神強大起來,這是邪惡最害怕的。這就像那個孫悟空,用火眼金睛一看便知,原來是妖怪作亂,你往哪裏跑,掄棒就打。我們雖然沒有火眼金睛,但是我們如果學法紮實,從法中煉就的智慧之眼甚麼迷障都會一眼看穿。可是我們身在迷中,如果法理又不清,碰到邪惡的表演時,也會掄棒就打,卻打在同修的頭上,幹著邪惡高興的事。就像人們都不知道為甚麼妲己變的那麼壞,禍亂朝廷,毀了一個王朝,恨透了妲己,其實是那個狐狸幹的。說起來簡單,這種清醒是需要有著深厚的修煉基礎,和紮實的心性標準才能做到的,是神的狀態!

四、站在正法角度看待修煉人犯「錯誤」

現在是正法時期,與以往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大法弟子所犯的錯誤都是有背後邪惡因素操控出現的,不論是病業還是經濟上的危機,不論是家庭中的魔難還是直接被抓捕迫害,都是它們先強加,再加強、放大人心,然後干擾、迫害,後果是針對正法的干擾與破壞,所以我們不能簡單對待。

從法中我悟到:現在是正法修煉,修煉中任何一件事都是牽扯到宇宙正法的大事,任何一件事都離不開師父的參與、看護。表面上是修煉人有了人心、執著,做出的事違背了法,但是只要是邪惡插手的,以考驗大法弟子、去其人心為名迫害的(它們叫幫助),就是在給師父正法製造麻煩,就是針對大法的破壞,那麼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認真找出自己問題的同時,一定要站在師父的角度看問題,一定要嚴肅的清除迫害,才是維護師父,維護大法,不論這種迫害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同修身上,因為它們不配參與,這才是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如果不能站在師父的角度,不能站在正法的角度看問題,那就是在個人的恩怨,或個人的標準中看問題,這是很危險的,因為你沒有維護法。記得一篇文章中寫到,一些執著心很重的修煉人做了不符合法的事情,舊勢力操縱另一部份人心強的學員以維護大法的名義激烈反對,使大法弟子內部矛盾重重、相互拆台,加劇了混亂。而這些人都在舊勢力的迫害計劃中,舊勢力認為他們都是人心大爆發,都需要修理。

我地一協調人A在做大法事中被綁架,同修B與A不合,在與其他同修交流的場合中談起A,不交流怎樣營救A,而是盡數其知道的A做過的沒有正念的可笑之事。數月後,同修B被邪惡抓到大的把柄迫害入獄。同修C一提到B就會怒不可遏,列舉其一條條的「罪狀」,第二年同修C「被病業」離世。其實同修的這些不符合法的言行,都是背後的邪惡因素操控幹出來的。大法弟子只有兩條路走,當我們沒有按照師父要求的心性標準去做到的時候,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自毀之路,因為它們根本就沒想叫我們修成,而且是千方百計的毀掉我們。往往在這些方面不能夠正確對待的同修,在修煉中的其它很多方面也都是達不到法的要求的,因為不能嚴肅對待修煉,即傷害了同修,又傷害了自己,給師父正法造成很大的損失。

五、做符合新宇宙標準的生命

修煉人在修煉中犯的錯誤,有許多按照舊宇宙的理是根本解決不了的,只有淘汰了,當我們心裏感到不能容忍,過不去的時候,其實是受過去認識侷限的影響造成的,這恰恰是我們要改變的思維,抱著不肯改變的想法,那麼這部份就必然會隨著舊宇宙解體。

記得一個同修天目中,看到邪惡的生命死死的抓住她,衝著師父大喊:我們抓住她的把柄了,她必須得死,除非拿你的命換!她看到,師父瞬間把自己的血肉骨骼碾碎,扔給邪惡,換回了自己的命……師父對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是這樣珍惜愛護付出的,我們有甚麼理由不善待師尊精心愛護的生命呢?不與師父想法一致,我們還算是師父的弟子嗎?

我感受到師尊那無窮無盡的包容,無邊無際的洪大!在法中的無畏無懼,甚麼問題都會給你化開!我們能夠這樣坦蕩無私嗎?我們必須能,因為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就是這樣被造就的!

我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就真正的把自己擺在大法中,切實的遵照法中要求的心態去做、去實踐,只有這樣才能救度了眾生,才能走到最後!

如果你一動念就是為私的,你就在舊宇宙中,你一動念就有怨,你就在邪惡生命的控制中。你一動念就是為他的,你就站在新宇宙中了,你必然會寬容,你必然會平和,你必然就會有智慧,你就一定無所不能!因為你展現出來的是法!是新宇宙的大覺在誕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糾正〉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