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心誠意 主動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最近悟到,一個生命如果不能清醒的理悟到大法的珍貴和修煉的嚴肅,是不可能真正主動向內找修煉自己的。

除去脫離法的時間,我修煉二十年了。九九年之前,個人修煉階段,基本上能按照法的要求向內找。那時的我雖然修煉基礎打的不夠堅實,但是在中間過關時,基本都能及時意識到不足,找自己,挖出執著,修去它。

可是九九年迫害開始以後,由於我之前學法不到位,錯誤的認為一切都是舊勢力強加的,應該一概否定,所以整個過程幾乎都是向外推、頂著做的。特別是我曲解了師尊講的法:「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1],從而放鬆了自身的修煉。即使向內找,也都是浮皮潦草,小關積累的多了,變成了大難,導致身體出現病業假相時,才不得已被迫向內找,同時一味的加強發正念,清除干擾因素,磕磕絆絆算是過了一些關。

現在想來,我當時的心性根本就沒到位,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幫我承擔過去,不然我可能早已失去肉身。寫到這,我對師尊講的一句法有了新的理解,師父說:「愛護你們人的這一面是叫你們在法中能悟上去。」[2]無限感恩師尊。

可即使這樣,愚鈍的我仍沒意識到在反迫害時期個人修煉的重要性。直到幾個月前,與同修交流時才明白,九九年以後,不但不能放鬆個人修煉,反而應該更嚴肅認真的對待!這讓我吃驚不小,決心從每件小事做起,嚴肅對待個人修煉。

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雖說有這個心,可很多時候,就是明知故犯,每遇到心性關時,都能明顯感到「向外推」的慣性,在與向內找的修煉對抗,稍一放鬆,就毀於一旦,屢屢敗下陣來,明知道這是舊勢力的機制作祟,可就是突破不了。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師尊《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發表之前。

機緣巧合,今年的《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發表後,我在短短的幾天內,連續看了四遍(以往的講法我只看兩遍)。當我抱著敬師敬法的純正心態看第五遍的時候,博大精深的法理一一展現在我眼前,我第一次實實在在的悟到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源的特殊性、師尊帶領我們一起奠定傳統文化的重要性、大法弟子肩負助師正法使命的嚴肅性和正法整件事背後的深層內涵等法理。這一切讓我震驚!我深刻的認識到了修好自己完成使命的重大意義。

這促使我從生命本源發出一念──遇事一定要向內找。接下來,我留心自己生活中遇到的每個細節,把身邊的同修和常人當成鏡子,把看到他們表現出的不足反過來看自己,我清醒的看到他們存在的問題,我全都有,有的比他們程度輕,也有不少比他們程度還重。

在向內找的過程中,「向外推」的習性不斷的干擾、阻撓。我堅定的發出一念:這些不符合大法的東西都是你舊勢力背著師尊強行安排給大法弟子的,都不是我的先天本性之表現,徹底全盤否定,滅!我發現,當我不把這些心當成自身的一部份,徹底把自己與它剝離開後,就能即時警覺並清除它們。過程中,越來越像發現骯髒、厭惡的東西就堅決甩開的感覺。

隨著不斷的向內找,我發現我能洞察到的這些不好的東西越來越細微,狀態最好的時候,能隨時察覺出一思一念中隱藏的不正念頭,及時抓住並清除它們。而且向內找的修煉越來越穩定,目前基本形成了穩定、自動的向內找的習慣。

在主動向內找的同時,我每天增加學法時間,並儘量做到學法入心。在不能保量的情況下,一定要保質,學一段是一段,學一句是一句。隨著心性不斷提高、心態日漸純正,大法的深層次法理也不斷的展現出來。

說實話,九九年以後的這十九年來,我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提升,總覺得貼著地皮走。好不容易提高一點點,之後又誤在其中,很久不能自拔。可是這一個月裏,我感覺自己又恢復甚至超越到九九年之前的修煉狀態,基本是幾天一個層次。溶於法中讓我感覺踏實、喜樂,內心對師尊無限感恩。

寫到這裏,我想起師尊的詩句:「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3],倍感汗顏。接下來,我要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以法為師,勇猛精進,努力同化大法,做好三件事。

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