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綁架後找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二零一八年大年前,明慧出了一套喜慶的福字,同修們整體協調,從臘月二十七、八開始,連續幾天在各小區門棟、大門給人們粘貼福字送福。看到傳統、充溢大法福音的吉祥福字遍布城鄉大門,真是感到佛光普照,正氣歸來,喜氣洋洋。

然而,大年初二,突然傳來一位熟識的同修坐車去外地過年被扣押的消息,剛要放鬆的心頓時提了起來。得知同修沒能與家人團聚,而是被非法關在當地冰冷的看守所嚴管間裏,被限制上廁所,被「碼刀魚」,被強令穿象徵罪犯穿的號服,被歧視、被推搡謾罵、被勒令背監規,惱怒、委屈、怨恨的心情一股腦湧上心頭。

又聽說同修在惡劣的環境下被騙,寫了「三書」,心頭又冒出壓抑的情緒,揮之不去。更為糟糕的是幾天後,身邊的一位大姐同修坐火車探親,又被綁架,兩天後得知,從她家裏抄走很多大法資料,大法資源損失很多。擔心、懊悔、怕心又交織一起,腦袋裏幻想著,半小時,只要半小時,我就能把她家的東西轉移走,可是卻沒能及時得到消息,沒能減少損失。

大姐同修雖然快七十歲了,可每天三件事很抓緊,從迫害嚴重時期,一直都為同修提供救人的資料,我想不明白這麼精進的大姐怎麼被綁架了呢?因為我們倆家離的很近,又總在一起,怕心越來越大,以至於不想在家裏待,更可笑的是不願意在家中小屋待,願意到大屋去,潛意識中,小屋離她家更近或者是警察能看到小屋的燈亮……那些日子別人看到我臉上像被罩上了一層灰。

同修被綁架,自己為甚麼被帶動的不能自制,「苦」的不能自拔,深入挖根、內找,著實感到問題嚴重,修煉中許多許多根子上的問題沒有仔細梳理過,更沒有修去。

一、暴露出了是不是修煉人的大問題

被綁架的兩位同修一直以來都是工作、家庭都很穩定、順心,家庭條件很好,訴江前都沒有暴露、表面人的空間沒有被迫害過的,面對突來的恐嚇、威脅、誘騙,正念不足,很消沉。想到節日期間突然遭遇看守所惡劣的環境,手銬、鐵窗這些懲治壞人的戒具等等,一股腦的強加於身,她們內心的苦楚,我感同身受。

可這種感受都是人這個肉身被觸痛的感受。為甚麼我對這種痛苦感受的那麼強呢?不單單是個同修情的問題,深挖根源,其實根子上是為甚麼走入修煉的大問題。

我內心還有對人間美好生活的留戀,甚至潛意識中,還有利用大法獲得保護,利用大法滿足人心,例如全家平安、身體健康,家庭幸福,或比別人強等等人心,使人間生活更美好的想法。而這一切的美好被打破了,就不幹了,甚至於生出了背叛大法(違心妥協出去再從新修)也要出去,不想遭罪的邪念。

真的驚出一身冷汗!只想在大法中得到好處,怕吃苦、不想吃苦,不願吃苦,這哪配是修煉人啊!只想獲得的私心,恐怕也是生命往下掉的原因,也是生命回不去的原因。師父早已明示:「望每個煉功人要準備吃大苦,要有迎接大困難的決心和毅力。沒有付出就得不到真功。想舒舒服服的不付出,不吃苦就得功,是沒有這個道理的。心性不根本改好,帶著任何個人執著之心是修不成大覺者的。」[1]

修煉了這麼多年,才第一次發覺原來自己還沒有真正入門。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做了許多事,可是骨子裏都沒有達到法要求的標準,沒有實修,基點還在人這,那甚麼也都談不上了,還自我感覺不錯呢。

如果沒有這件事的觸動向內找,誰說我不是修煉人,我一百個不會服氣的。現在真實的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與法要求的差距。我必須得真修實修了。

二、天天在「三件事」中,不一定天天在法中

每天三件事都在做,而且是按部就班的,「三件事」佔據了生活中絕對的大部份,以為自己還很精進。可是,對照法感到,天天在「三件事」中,不等於天天在法中。

仔細查找:學法,因為讀的太熟悉了,不往心裏去了,學過一講、兩講,就認為學法了;四個整點發正念基本沒耽誤,但時有例行公事的感覺,尤其是午夜的正念經常迷糊了;講真相是到點就去了(因與同修結伴),可內心沒有達到那麼純淨,比如,退的多就高興,在同修中有說的(顯示心),少了就有點失落(面子心、攀比心),患得患失,還夾雜著完成「三件事」不被落下,給自己建立威德的私心。這麼多不純淨的人心,沒重視抓住它們、修去它們。天天在「三件事」中,把「三件事」當作了生活的主要內容,也不過是與常人生活內容不同的「人」啊!那就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啊!師父說:「作為常人,怎麼不好,邪惡不會理他。因為你要修,邪惡就不叫你修,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惡迫害的對像。」[2]

三、信師信法 抓緊實修

向內找,我感覺到修煉中,時時處處都體現在對一個根本問題上的回答,那就是到底信不信師父,信不信大法。信到甚麼成度,修煉的境界就到甚麼成度。比如相信師父是萬能的,那甚麼病業假相、甚麼邪惡騷擾、甚麼環境惡劣,甚麼詭計、誘惑就會如清風拂面根本不起作用。「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3]是信的境界體現。

那如何做到信師信法、不打折扣呢?

有弟子問師父:「老學員對法的最深的體會就是對法的堅定和對師父的信。我想問,堅定和信到底源自於甚麼?這個問題困擾了我丈夫很久。怎麼才能修成這種對法的無比堅定之心?」[4]

師父:「信哪和不信是人的理念啊,不是我給了你甚麼,也不是你要通過甚麼手法能達到一個甚麼狀態。大法弟子都對大法有堅定的信念,對大法弟子來講是個形容,他們對大法的堅信是從理性上認識到而堅信的,而不是甚麼因素給人起作用造成的。」[4]「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狀態,那是對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狀態,絕不是甚麼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為了堅信而堅信,為了堅定而堅定是做不到的。」「學員都是從法理的認識上昇華上來的,才能夠變的更精進,才能夠對法那麼樣堅定啊。這不是外在的因素,也不是想甚麼辦法能夠達到的。」[4]

「從法理的認識上昇華上來」就又回到了學法、同化法上來了。其實,師尊一遍一遍苦口婆心的教導我們學法、學法、學法啊。怎麼能修好,師父也早就明示了:「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5]。

珍惜大法洪傳這萬古機緣,時時問問自己是真修弟子嗎?踏下心來在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修心,同化法。

現階段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得法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