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被當地派出所非法綁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個半月,被冤判三年緩五年。在派出所及國保做「筆錄」時簽字、按手印,照過像,不知情時被錄過像,這是配合邪惡迫害自己,同時也讓這些人處在危險的邊緣。在看守所,每個人都按手印我也跟著按了;檢察院來人寫的材料我也簽字了。二零一三年二月六日在法院以狡猾的心理寫過「認罪書」。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回到家中。在緩刑五年期間每週或每半個月都去司法所簽字報到;每個月都向司法所寫一份「學習心得」、一份「思想彙報」,同時也簽字、按手印。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結束緩刑矯正時辦理結束手續,在司法所和司法局又簽了字、按手印。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派出所打電話還是辦理緩刑到期手續要簽字按手印,說是雙重管理,由於人心、怕心,我又配合派出所在到期的單子上簽了字。我在此嚴正聲明:在這六年多的時間裏,我所有簽過的字和按過的手印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不斷歸正自己,放下一切人心,多學法,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緊跟正法進程,彌補損失,跟師尊回家。

曲麗紅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邪黨剛開始迫害大法的時候,單位局長找我談話,給我施加壓力,並說他的工作還有我丈夫的工作都在我的手裏,勸說我不要再煉法輪功了。我就對他講大法真相,局長聽了點頭認可,然後讓我交書說應付一下,我當時剛得法,法理不清,沒想到交書的嚴重性,就順勢交給局長一本大法書(因時間過去很久了,也記不清是交了兩本,還是一本了)。現在想到自己做錯了,不該配合單位的迫害行為,給自己和眾生帶來了損失。還有一次同修給了我三本真相掛曆,我當時沒有足夠重視,就沒發出去,等到過了年,我想反正過時了沒啥用了,我給燒掉了,現在也知道做錯了,不該燒掉救人的資料。這些行為都是大法弟子不該做的,我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不足,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史鳳玲2010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大法之時,因為怕心,我曾燒過《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兩本大法書,放棄修煉五年之久。二零零五年從新走回來。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發真相資料時,被警察跟蹤綁架,後被非法抄家,損失了好幾本大法書籍、大法錄音帶和救人真相資料若干本,並勒索家人五萬元。在看守所期間,因為急於出來,曾裝腦血栓症狀騙過獄方,但仍被迫在「三書」、「五書」上簽了字。出來後,也稀裏糊塗的讓同修代筆寫過兩次聲明,但在最近通過師父點化,才真正的認識到自己曾經對大法犯過的錯誤有多大,給師父、給大法與救度眾生造成的損失有多嚴重。在痛悔之下,在此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多學法,下決心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的損失,救度眾生,圓滿隨師父回家。

王桂香 2018年9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1999年在看守所被邪惡恐嚇,心生恐懼,有了怕心,將自身攜帶的一本手抄《洪吟》撕碎並用水攪拌倒進了床底裂縫。出來的時候在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2001年我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在高壓迫害下,主意識不強,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在洗腦班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以上這些行為是我對大法的犯罪,對師父的不敬,我對不起師尊。現在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深痛悔,在這裏我嚴正聲明:被人心帶動下我邪悟時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堅修大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徹底洗刷掉污點,多學法,在法中修。在以後的修煉中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完成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

資四蘭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7年9月27日,敲門行動時,警察到我家,當時我沒在家,老伴在家,三個人在家等我,兩個人在外面的車上等我,看我回來了,他們也在後面跟我回來了,我也沒注意。回家一看,突如其來把我嚇蒙了,甚麼也想不起來了,一點正念也沒有,結果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把我的書和師父的法像、台曆一起拿去了。到那裏我也不配合他們,一直到晚上九點多鐘,把我老伴叫去簽字。他血壓高,心臟不太好,我一看動了情,我就簽了名,寫的甚麼我根本就沒看,還叫按手印、手紋。回來才醒悟,後悔莫及。我今天嚴正聲明:以上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欒淑梅 2018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因講真相我被非法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警察一次次非法提審我,由於自己有漏,在邪惡的誘導下把一些責任推給同修。事後我才意識到這是出賣同修,後悔不已,也給家人得救造成很大障礙,特別是哥哥由於害怕,他燒了大法書。被非法關押期間,同修幫我請了正義律師,但是子女怕影響他們的前途,強烈反對。由於自己的情沒有放下,違心的辭退了正義律師,浪費了大法的資源,也失去了一次給公檢法系統眾生講真相和證實法的機會。我以上行為給同修帶來傷害,給大法造成了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梁正連 2018年8月23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迫害到勞教所,寫過「三書」,做過幫教及「轉化」 學員。看完同修的文章,我非常痛悔自己犯下的謗師謗法的大罪,愧對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從勞教所回來後,雖然也寫了嚴正聲明,都是浮於表面,並沒有從根本上認識自己錯在哪裏,以及根本的執著是甚麼。通過站在法上、站在修煉上認識,深入向內找,回憶自己走過的彎路,感到萬分痛苦。我再一次嚴正聲明:以前在任何環境下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多學法,堅定的信師信法,在修煉中不斷的歸正自己,洗淨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師父回家。

聶素君 2018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3年得法的。在05年因掛橫幅有一個同修被邪惡綁架,邪惡打的他承受不住了,就把我說出來了,邪惡就把我綁架了。開始他們問一共有多少個橫幅,都是誰參與的我也不說。他們說我說出來好叫我回家。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不好就應付了,可是邪惡還是要送黑窩,就在這時我想到了師尊。緊接著有親人托人把我要回來,其實都是師父的保護,可自己悟性差,在邪惡寫好的紙上還是簽了字。我真是後悔和痛心,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堅定的跟師父走,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尹秀菊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08年1月21日在講真相時遭一個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派出所。他們審訊完,一個警察拿一張紙讓我簽名說簽了就讓回家。我當初不明法理,著急回家,他這一說我就簽了,結果他們騙我。後來他們讓我按手印、照相我都配合了。然後又把我拉到拘留所問我還出去宣傳不了,我當時因為害怕送到勞教所就答應了。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給我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我後悔當初的所作所為。聲明:我以前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一定好好修心、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東霞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05年6月4號那天自己的女婿(常人)在火車站被警察非法綁架(因為身上有大法護身符)。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有怕心,女婿的妹妹一家來我家探親臨走時我給她一本《轉法輪》希望他們也能得大法,但是因為女婿無端被綁架情況不明慌亂之間怕他一家在火車上也被抓就打電話給女婿的妹妹,讓他們丟掉大法書籍。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己一直在懊悔當時的不理智,卻從來沒有發表過聲明,和同修交流後深感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我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從今天起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車雨璇 2018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至2001年,分別被邪惡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被常人名、利、情的帶動,再加上怕心,怕被迫害,怕失去人身自由,我違心的寫了謗師謗法的所謂「保證」。背叛了師父、背叛了大法。還出賣過同修,給同修加大了魔難。也因為自己沒做好,導致丈夫把大法書燒了,造了大業。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甲學英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我在勞教所,被警察迫害的幾天不讓睡覺。一天半夜,警察大隊長說:你跟別人不一樣,你不用寫三書、寫轉化,你就寫「不去北京上訪」就行。我當時就說:因為我學大法沒有錯,我只能寫「暫時不去北京上訪」。當時想,反正在這黑窩也出不去,我就拿筆寫了保證書:「暫時不去北京」。回去後我靜心想一下,認識到我錯了,讓我寫我就寫,這不是配合邪惡了嗎?第二天早晨就寫了一份嚴正聲明交給了警察。我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多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給眾生造成的損失,救度眾生,堅修大法到底。

李淑娟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期間,我村通信員領著派出所的工作人員到我家亂翻一頓。問我煉不煉了,我沒有回答他們。通信員告訴他們說「我不煉了」,結果讓我簽字,我就簽了。二零一七年八月我院院長讓敬老院的老人到鄉里告我,說我煉法輪功。鄉領導寫了幾句話,說「我以前煉,現在不煉了」,讓我簽字,我也簽了。以上幾次簽字,說明我有怕心,修煉大法不堅定。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不煉」的東西和簽的字等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任林花 2018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8年3月邪黨兩會後乘坐火車被鐵路公安處綁架至看守所。於2018年4月19日被孩子取保候審出來,我當時在「取保候審書」上簽了名字,邪惡沒有叫我寫「保證」之類的,我沒有想到「取保候審書」涉及的內容是變相的「保證書」,是變相向邪惡「保證不修大法」,是承認了邪惡對大法、對眾生、對同修及本人的迫害。我特此聲明:2018年我被邪惡非法關押迫害期間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一律作廢。我將加倍彌補給大法所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成華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爭鬥心、顯示心、怨恨心、妒嫉心及黨文化的種種表現長期不去,導致去掛真相橫幅時被邪惡綁架。在被非法庭審時,沒有了正念,嚴重的怕心使我違心的說「不煉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當時我就知道錯了,馬上返回到法庭去聲明,又給審判長打了電話,聲明自己還要繼續修煉。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劉秀蓮200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02年3月,我的女兒因為堅修大法,散發真相傳單被警察綁架迫害。我那時雖然請了寶書《轉法輪》,但是學法不深,人心太重,一看到女兒在看守所裏絕食被折磨的不成樣子,就感覺像生離死別一樣,急了就去送飯送湯,勸說女兒吃飯,還講了對師父不敬的話,甚至於罵師父……。現在我非常後悔,我特此聲明:以前我一切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統統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加倍努力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江淑梅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7.20以前得法的。由於學法不深,沒學好法,在這場邪惡的打壓中,路沒走正,走了極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導致我多次被迫害、勞教、洗腦、邪悟。也配合邪惡出賣了同修,說出了資料點,給大法造成損失,同時給同修帶來損失和傷害。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唐登梅 2018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二零一七年的五月份,我被抓進地區洗腦班,受盡酷刑折磨。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入心,悟性差,被情牽動,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就寫了「三書」,說了對大法、對師尊不利的話,並交了大法書,還燒毀了師尊的法像。我對不起大法,更對不起師尊。聲明:我在洗腦班所說的、所寫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走向修煉,真正實修,跟師父回家。

於福寶 2018年9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母親乘坐火車時被鐵路公安處綁架至女子看守所。我於2018年4月19日到鐵路公安處簽署了「取保候審保證書」。當時意識到此行為不符合大法,但是由於怕心,為了營救母親同修,不敢拒絕邪惡的要求。由於平時學法少,不精進,我沒有認識到這個行為造成的嚴重後果,並且事後沒有及時寫嚴正聲明。我現在特此聲明: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在法中精進實修,跟師父回家。

徐松子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今年8月的一天,村主任兩個人到我家問我學過甚麼功沒有,我說「煉過法輪功」。他們就拿出三張寫好紙說讓我在上面簽個名字和按個手印就沒事了,我就糊裏糊塗簽了名字和按了手印。等回神才知道做了錯事,配合了邪惡,對不起慈悲的師父的苦度,真是很後悔。我特此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參加集體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黃運昭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8年8月23日,我在同修家被當地派出所非法審訊,近下午1點又把我綁架當地派出所,直到晚上7點又把我非法劫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留五天。我到期時,因為家在外地,如果不簽字怕他們不放我,所以我就在「拘留解除書」上簽了字。我現在嚴正聲明:在「解除書」上簽的字作廢。今後我一定接受教訓,不能再被邪惡鑽空子。我不能辜負師父的期望,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楊秀雲 2018年9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12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17年5月6日在市區向民眾講真相時,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迫害。在被迫害期間,由於本人有執著心,違心的在所謂轉化的「五書」上簽名,做了對不起師父及大法的大錯事。我萬分悔恨,在此本人向師尊懺悔。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所謂「保證書」、「轉化書」等言行作廢。從新開始修煉,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張妹 2018年9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至2004年被非法勞教期間,我靠出賣同修提前五天回家,就在回家前的一個月內,還幫邪惡轉化過一個同修。在怕心的驅使下我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我知道錯了。以前雖寫過嚴正聲明,但認識並不深刻,今特此寫補充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新走正修煉道路,跟上正法形勢,做好三件事。

李懷英 2018年9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監獄中,由於心性達不到要求,寫了「五書」,還寫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事後,雖然在監獄中已經聲明過自己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廢,但對自己做的錯事仍痛悔不已。現在我已走出了監獄。我再一次公開聲明:自己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按照真、善、忍標準堅修大法到底,走師父安排的路。

張先榮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某一天,兒子單位來人要我保證不到北京去,同時要我在空白紙上按手印,因為我當時對有關法理不明,加之又有怕心,因而違心的在空白紙上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惡。現在鄭重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天起,認真學法,按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廖麗芳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8年8月7日下午我外出講真相時被人誣陷,遭非法拘留5天。這期間因怕心,配合了邪惡,承認了迫害,簽了字。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鄭重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多學法,在法中修,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馬奎花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份的一天早晨,我和同修因在外邊煉功,被當地派出所非法綁架,被邪惡非法拘留15天。進拘留所的第二天上午,一個管教拿來一個本子讓我簽字,我沒有仔細看上邊的內容,就簽了字,配合了邪惡。嚴正聲明:我那天簽的字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多學法,走好今後的路,圓滿隨師父回家。

杜景義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99年邪惡開始迫害大法時,我被迫違心的說過「上了大法的當,被騙了,以後與大法一刀兩斷」的話。參與訴江後,邪惡把我綁架到拘留所,嚇唬我:不寫「三書」,就送洗腦班。我害怕,就違心的配合了邪惡。我現在聲明: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加倍彌補,堅修大法到底。

王勤風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今年七月末的一天,我被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脅迫按了手印。我在沒有正念的情況下,配合了邪惡的要求,做了一個修煉人不該做的事。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作廢。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

劉新榮 2018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我在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綁架到洗腦班。看到別人寫「保證書」,由於自己信師信法程度太差勁,當時還有怕心,在邪悟者的歪理邪說的蠱惑下,違心的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我現在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定修大法。

黃玉祥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訴江被邪黨人員非法騷擾,抄走大法書和光盤。由於法理不清,我配合邪惡簽了字,沒有做到零口供。雖然沒有背叛大法和師父,但也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給大法造成損失。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到底。

潘灶代 2018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被邪惡強迫在家和在公安部門所有簽過的字和按過的手印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我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會盡我所能全力的來彌補曾經給大法帶來不正的影響,永遠堅定信師信法,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直至圓滿。

武秀坤 2018年9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在訴江期間被邪惡迫害,被綁架到派出所。他們逼迫我寫「三書」,我不寫,他們寫好後逼我簽字,我不簽,他們硬是拿著我的手摁了手印。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聲明:以前被強按的手印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申伏英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八月份期間,在邪黨的高壓下,做了謗師謗法和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緊跟師父回家。

郭文善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洗腦班時,因有怕心,在邪惡迫害下我主動寫了「三書」,做出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愧悔交加。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有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徐淑芬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八月二十日下午,六一零把我們六名大法弟子劫持到派出所,對我們進行審判。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特此聲明。

陳桂平 2018年9月3日


嚴正聲明

在八月二十日下午,六一零把我們六名大法弟子劫持到派出所,對我們進行審判。現在我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特此聲明。

李月芝 2018年9月7日


嚴正聲明

我神志不清時寫的「不煉了,跟師父劃清界限」等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修煉是嚴肅的。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明明白白修煉,聽師父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魏秀英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於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上訪,被邪惡綁架到看守所。家人接我時被迫勒索2000元,並在「釋放書」上替我簽字、畫押,我現在聲明全部作廢。走師父安排的路,跟師父回家。

李亞雙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當邪惡上我家抄家時,在壓力面前,我說過「不學法輪功」的話。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的「不學法輪功」這句話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淑賢 2018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黑窩內,我在邪惡寫的「不張貼、不串聯、不集會」的東西上簽過字、按過手印,現在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去掉私心,同化真、善、忍,做好三件事。

劉淑珍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本人於1999年寫過「保證書」(「悔過書」)。我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一律作廢。從今以後,聽師父的話,真正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

於海英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本人以前在壓力下所說對大法和大法師父不敬的一切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秀傑 2018年9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迫害期間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以法為師,堅修大法到底。

郭鋒 2018年9月1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