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來自堅定的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之首江澤民和共產邪惡相互利用,開始對法輪大法師父和法輪大法學員進行誣陷、栽贓、誹謗,電視、廣播、報紙車輪式播放,各行各業開批判會,鋪天蓋地,氣勢洶洶。我心裏很明白,政府又在利用過去搞運動的方式欺騙民眾和國際社會。當時還不知道甚麼叫講真相,我只想把我知道的和親身的感受講給大家。

我是小車司機,給領導開車,周圍認識的人不少,凡是我認識的我就給他們講《轉法輪》書上寫的和電視宣傳的不一樣,講我的親身體會,講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講大法書中要求修煉人處處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任何時候都要做一個好人,為別人著想。只要坐在我的車上,我就給他們講,我給政府、公安局、工商界、稅務界、商貿委等人員都講過,有的人聽完後問一些問題,我都按我知道的給耐心觧釋。

做真相資料 正念是關鍵

二零零五年退休後,孩子也到外地打工去了,家裏就我和老伴。我想做真相資料,與老伴商量,她剛得法不久,有怕心,認為危險太大。我們通過反覆交流,認識到如果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怕危險,都不做,那這件事誰來做?總得要有人付出,老伴最後也想通了,要我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花了九千多元買回了電腦、彩色打印機、刻錄機等一些必備設備,協調人手把手教我做起了資料。開始時困難是很大的,我從沒接觸過這些電腦、打印機,但我有一顆一定要做成的堅定正念,困難再多也一個一個克服了。

我的資料點負責本地的《九評共產黨》、神韻光盤、大法書、真相護身符、台曆、真相幣製作,學員需要甚麼就做甚麼,需要多少就做多少,每週都要提前做好,週末給送出。

剛開始做資料時,機器經常出毛病,與我聯繫的懂技術的協調人在外縣發資料被綁架、非法判了重刑。技術上的事就成了問題,刻錄機刻不出圖象,文檔排版、編輯我都不會,刻光盤、上網三退、作九評小冊子等,這些事以前都是懂技術的協調人教我做,我都依賴同修。

現在具體問題擺在了面前,為學排版我去複印店請教一個小妹妹,當時還記的很清楚,回來後卻始終搞不好,去了幾趟才搞定。機器壞了,拿出去修怕不安全,自己又解決不了,明慧網有關技術方面的文章又看不太明白,我很著急,但左思右想,這個障礙一定要自己突破。當時我就發了一念:一定要掌握簡單的維修常識。

我第一次把打印機送去常人那裏去修,修理店老闆要我留下電話號碼,我當時一驚,他要我的電話號碼幹啥?但馬上又冷靜下來,他要號碼可能是修好後與我聯繫。我說:我沒有事,就在這多等一會兒,沒關係。一來是不想留下電話,二來是我想看他修的過程。我和機械打了幾十年交道,任何機器只要知道拆、裝,就能有一個基本了解。這次是換激光打印機的定影膜,通過他一拆一裝,我基本學會了這門技術。我回去後按照剛看到的拆下每一個零件,細心研究每一個零件構造和所起的作用,拆了裝,裝了拆,為了增加印象反覆拆裝,使這門技術掌握更牢。

還有一次是打印機不搓紙,我又拿去修,又學會了更換搓紙輪,還了解到搓紙輪有時不搓紙與碳粉漏在搓紙輪上有關,只要把搓紙輪上清理乾淨也能解決。

激光打印機常見故障多與碳粉質量,碳粉在機器內的清潔有關。此外還有鼓芯、卡紙、換定影膜,現在當地的這類打印機故障我都能解決。這並非是我有多聰明,一切都是師父在為我們做,但我們必須要有這顆心。

剛開始做真相資料時,打印機經常出故障,後來越做越順手,又掌握了簡單的維修。在做資料的同時,我經常與使用的電腦、打印機溝通,它們順利做完資料後,都要讚揚它們的超常,感謝它們的辛苦,我把它們稱為我的寶貝疙瘩。夏天要給其降溫,時間長了讓它們休息一會兒。有兩台彩噴機是二手貨,同修用了多年轉給我的,它們的超常真是奇蹟。

我做資料就在自己家裏,因妻子也支持,學法、煉功、做資料,生活也很方便。外部環境從表面看壓力還是有,小區二單元住著一位居委會副主任,與我同一單元樓下住一位市維穩辦人員(就是「六一零」)。去年居委會也搬到我們小區,小區還全方位安裝了攝像頭。在這件事上我沒有怕心,我想我這一生就是來做這件事的。正念來自堅定的信師信法。只要我們的路走的正,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因為師父講過:「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1]師父還講:「一個人能像神一樣的,它誰也不敢迫害死。」[2]

至今,我的資料點已經有十三個年頭了,期間也遇到過幾次與我聯繫的同修遭綁架,設備轉移,遇到很大困難,風風雨雨運行到現在,在師父保護下還很平穩。

這十三年來做真相資料的耗材的進出,做好後要送出去,大包小包的進出小區,量也是很大的。我從不害怕,只要是正法需要,就一定要去做,也沒有甚麼遺憾的,正念是關鍵。

收集參與迫害單位信息

二零零七年一月,與我一起做資料的協調人與另一同修到一百多公里外的鄰縣發放真相資料,遭人惡告被綁架。為了安全,我即轉移了資料點所有設備。

接下來就是要上網曝光邪惡迫害的具體事實,鄰縣的所有信息又沒有,首要做的事是收集該縣公、檢、法、司、「六一零」和有關迫害人的電話號碼和個人信息上網曝光,提供信息給海外同修打電話震懾邪惡,營救同修。

第二天我去了該縣城,先到了電話局,看是否有出售本地的電話號碼簿,沒有。我又直接到了公安局,想得到一些信息也沒有得到,看守所只能在外面看一看,也進不去。我又到了本地的一些賓館,因我以前出差發現有些賓館的服務台有本地的電話號碼簿,去了幾家也沒有收穫。

我很著急,這件事必須要做成才能起作用,我決定到市區去找,我坐長途汽車前往,中途停在一個鎮上吃午飯,吃完飯付錢時,我忽然問老闆:能否幫我找到該縣行政部門的電話,我願付費。他說:你要號碼不是幹不好的事吧?我講:電話號碼能幹甚麼壞事呢,想向上面反映情況而已。他說你等著,一會兒就從外邊給找來一本通訊錄,我付了二十元錢,順利抄下了政府四大班子、公、檢、法、司、各區鎮派出所人員的電話。通過這件事,我真實感覺到不管當時困難有多大,只要去做,師父的法身隨時都在我們身邊幫助弟子。

這些年來,大家在向世人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同時,經常也有同修遭到迫害。事發後,除了要把當時迫害的經過和事實說清外,必須了解迫害人的信息,單位名稱,電話,上網曝光,給海外同修營救同修,震懾邪惡提供準確資料,有關單位、有關個人的通訊信息就很重要。

開始我也想了很多辦法,向親戚朋友收集,有意留意這方面,還很不全面。有一次因同修遭綁架,是該派出所警察去抓的人,人還關押在該派出所。因要上網曝光,我去了該所,看見該派出所所有人的電話、警號、職務、分管的工作都在公示欄內,我趕緊拿出紙和筆抄了個仔細。過往的警察用奇異的眼神看我,我當沒有看見,我鎮靜的抄寫,受啟發我用了半個多月把本地區城鄉十多個派出所的信息收集,每到一處還給送去真相光盤。隨後又有同修送來本地黨、政各局、學校、事業單位、部隊、各鄉鎮通訊錄,通過整理分類製成了文件,複製給有關同修,在使用上就方便快捷,還發到明慧網資源共享。

調查惡報案例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聽到一條消息,一個參與迫害的公安局副局長在河裏溺水身亡。我馬上去該縣調查核實,我沿河邊一路打聽,打聽整個事件的過程,到船上和沿線居住的群眾,了解的信息是確有一公安副局長溺水,時間是四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多鐘,有幾個人到原汽車渡口碼頭游泳,其他幾個會遊的遊到了對岸,此副局長不會水,剛下水不久就發現人不見了,為了打撈屍體,用了三天時間,才打撈上來,其它細節就不知道了。

這是一個不完整的信息,我又去了公安局想了解更詳細一些。我進了大門,一穿制服的人態度很不好,問我幹啥,我說看一看,他說不能看。我就出來了,到對面一家小吃店要了一碗麵,邊吃邊想這個信息還不完整,還得要想辦法。

飯後我發現公安局樓下有一小賣部,忽然靈機一動,我上前先買了一些副食品,在付錢時與這位老大娘談起了家常,問生意好不好?房租貴不貴?她說她就是警察家屬,租的公安局的房子做點小生意。我對老太太說,打聽一件事,有關前段公安局長溺水的事,老太太告訴我,溺水者叫殷建,是副局長,今年三十六歲,是廣元市局下派基層鍛練後要回去提幹,到本局已有一年多,主管基層派出所和看守所,四月二十六日溺水那天他還去了看守所布置工作。我們有兩位同修就在該看守所遭殘酷的迫害。我馬上把這個事實發到明慧網,震懾了邪惡。

揭露謊言

二零零九年「十一」在即,南充市公安局長公開發表電視講話,誣陷法輪功打毒針。一時間真是鬧的人心徨徨,滿城風雨,在邪靈惡意煽動下,本地多縣、市大法學員遭到不明真相的世人群毆致殘,影響很壞。

南充、蓬安、南部、巴中大法弟子在向世人講真相,惡徒發現後,大嚷大叫法輪功在打毒針,煽動不明真相的世人犯罪。我有幾位早已聽過真相的朋友打電話訊問我你們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講:我們是修真、善、忍的,這絕對是造謠,千萬別上當。

同修們交流後,認為我們不能沉默,要揭露中共下三濫耍流氓的行徑,揭開事實真相。

我們本地發生在超市針刺事件,開始也嫁禍法輪功。經調查,其實整件事都是一個謊言,那天在超市裏面一個顧客的胳膊被劃了一下,其實是被另一顧客手拿的超市購物積分卡碰了一下,別有用心的人就馬上利用這件事陷害法輪功,大街小巷都在傳。我寫了分析報導發到了明慧網。

「十一」長假剛過,南充公安局長又在電視上講話,稱前段時間有關打毒針的事是不存在的,我市沒有發生過一次毒針事件,請廣大市民消除恐慌,不信謠、不傳謠、安心工作、生活。政府在短時間內公開愚弄眾生、利用邪黨權力造謠,前後不一致的說法,不得不引起深思,他究竟要達到甚麼目地?我又寫了評論,「針刺」事件的背後,揭露了中共造謠誣陷法輪功達到了三個目地,明慧網很快發表,我們製作了真相資料,揭露了邪惡,清除群眾思想中的毒素。

外地也有該救度的眾生

二零一零年,孩子在省城開了一個小公司,需要我過去幫一下。當時從本地情況看,我去外地會對本地真相資料有一些影響,我在這件事上很糾結。與協調同修交流後,認為家庭的事也要處理好,關鍵是怎樣來平衡矛盾,過去幫忙該去,資料點也不能落下,每月我安排四、五天回來,這樣基本解決了同修的需要。

到了省城我就是想遇到同修。我在街上、公園轉,想遇到同修,轉了很多日子都沒碰上,也沒發現有真相資料,我很著急,也沒有資料發,只能用筆在小鈔上寫上真相,買菜零花用出去。一個月後回來,我從家裏帶了四百張光盤和資料,每到一個地方就發到那裏,光盤放在有視頻設備的汽車裏,小冊子放電動車、自行車筐。兩年裏,我在省城發了有幾千張光盤,還有部份九評和其它資料。我還到各地郵局寄了很多寫給本地各部門的真相信。

有時回家沒開車,帶資料不方便,趕長途車要四個多小時,進車站要安檢,為了資料安全就先坐公交到車站前面幾公里外等車,有時車滿員,要等很多趟車,很長時間。有時是先上車,同修帶著資料在遠處等待,避開安檢,但我從不覺的辛苦。

在省城我去過財經大學,中醫大學,華陽、郫縣等大學發放光盤,每次看到軍、警、公、檢、法的車,只要有可能,一定要想法把資料放上去,因為這一批是受害最深,也是我們要救度的,我想我來到了這裏就一定有我救度的生命。

放發資料很多是選在晩上,就是有攝像的地方也無妨,很輕鬆自然就放在了汽車擋風玻璃下,或電動車、自行車車筐裏。大城市夜生活活躍,到了晚上馬路上停很多汽車。我有時坐公交,有時騎自行車,到周圍較遠一些地方發放。

其中也遇到過驚險,有一次白天我在西單商場停車場發《九評》光盤,發了一些後,還在繼續發,忽然發現一保安手裏拿著光盤用對講機在喊話,另外有兩個保安同時向我走來,我發現他們後,提醒自己一定不能慌,急步走出停車場,上了街道路口,正好是綠燈,趕快橫穿馬路到了對面,消失在茫茫人群中。

還有一次白天送人去省農行辦事,位置在體育場旁,我在路邊發《九評》光盤,發了七、八個車,背後一男子手裏拿著光盤跟著我,不知來意,當時心裏有些緊張,只有硬著頭向著相反的方向走去,轉了幾圈趕快進到車裏。還有一次給一輛武警車輛放光盤,我推著自行車,剛放好光盤,一軍警看到我後就過來了,發現是九評光盤,就朝我走的方向開車過來,這時我騎上車子快速向反方向離去,拐進前面一條小街上轉了幾圈才停了下來。這些例子很多,都是有驚無險。

二零一七年,我到南方孩子那裏去看孫子,要兩個月。女婿在部隊,我想這裏也一定有我救度的生命。我作了兩百張翻牆卡在軍營宿舍發放。

正念來自堅定的信師信法

十三年來我在做資料中昇華,心性方面執著心也在一點一點的去掉,在處理家庭、社會、同修之間的關係時,都能用師父給我們的法寶,一切向內找,遇事先考慮別人,收到的效果很好,想起這和以前沒修煉時的差別非常明顯,周圍的環境也在變好。但有時還有常人的表現,在突然出現矛盾時還做的不夠冷靜,在最怕丟面子人的面前怕丟醜,這顆心還去的不夠好,不愛聽不好聽的話,愛聽好聽的話,還有爭鬥心,顯示心,在夢中色慾關還過的不好,夢到以前男女之事,還回味很久。有時候在街上還愛看漂亮的青年男女。但事後馬上能認識自己的不足。這些差距今後只有多學法堅定正念才能去掉這些沒去掉的不好的心。

有不當之處,望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