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師父教我看淡錢財、利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今日的中國,被共產邪黨糟蹋的令人心碎。沒有了精神信仰的中國人,赤裸裸的拜金。弱勢群體,特別是那些退了休、年高體弱的,活的困惑、不安、迷茫。所以選擇了得過且過、及時行樂、「天塌下來一塊死」的信條。

大法師父明示:「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1]。

在這濁世,我選擇了信仰法輪功這高德大法,為此我深深的慶幸。

我五十八歲才走入大法修煉之門,師父為我淨化身體,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是十幾年疾病纏身的我難以想像的。現在雖然七十二歲了,身體依然強健,搬十多斤的重物上到五樓住所,毫無問題。但是,最珍貴的,是這十四年的修煉,讓我活的內心明白、坦蕩、淡然、充實,這是師尊賜予我的寶貴財富!

師父諄諄告誡:「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2]

「我們這一法門就是直指人心,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2]

「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2]

學習這些法理,該怎麼看待錢財、利益,胸中豁然開朗!師父還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3]。我就努力要求自己「做到」。

法輪大法這一法門就開在常人社會中,我們修煉人的生活、工作環境,離不開金錢、物質、利益。所以要時時修心性,修去對錢財、利益的執著,每一步都要走正,符合真、善、忍的最高標準。

修煉前,我曾經以為我對金錢不那麼看重,花錢不計較。修煉後,對照大法,知道自己並不符合法的要求:以前,工資沒有提級,耿耿於懷,地上有別人掉落的錢,我也曾撿起,每月的工資條仔細存留,以備下個月對照……這些人心不能叫它存在。

思想境界提高了,在一個個金錢、利益的心性考驗面前,就能從容淡定了。

遇到的第一件事,是在二零零五年,我剛剛修大法不久。我工作之餘,在某公司辦的高考培訓班任教,後逢此單位不景氣,不發給教師課時費,僅我一個人,他們就虧欠我八千多元。教師們氣憤,要控告。我想起師父講的法。心想:這錢可能不是我的;如果是我的,他們不給我,那他們會給我多大的德。我沒參與控告,也沒有再浪費時間跑去這個公司索要。

在學校上課,還常常與書販子打交道──為了高考,學生需要大量的練習。學校教務處沒有印刷能力和準備豐富高考資料的條件,於是書販子應運而生。這些人為了賺錢,給教師提成,或者送給你錢或卡。修煉後,我記住師父講的大法修煉人不要不義之財的法理。書販子在操場上把幾百元鈔票夾在樣書中遞給我,我說:「我不要,我和別人不一樣。書我留下。以後該訂你的書還一樣訂。」提成給我的那一份,我不想當面拒絕,叫別的老師下不來台,所以留下,或用來買些書,獎勵在課堂教學活動中表現好的學生;或用於教師備課組活動(我是備課組組長)。還買了許多U盤、MP3,裝上《九評》、《解體黨文化》,或是師父講法,送給我的同事、學生和有緣人(當然,買這些東西的錢,大部份是我的工資收入 )。

我不再去計算我的獎金多少,我也不關心現在我的退休工資具體有多少,因為我知道,是我的,一點也不會少。在家裏我不為理財費心;十四年了,因為修大法有了好身體,我從沒有因為看病、吃藥花錢。一個親戚同情法輪功,羨慕我身體好,退休後還在高考復讀班上課掙錢。我說:「我不缺錢花,我也不需要多少錢。我只是想利用這個條件給學生講真相。」 她睜大了眼睛:「那你這影響可大啦!」

這幾年,我學會了製作真相幣,我的妹妹同修收集、洗淨、晾乾紙幣,交給我。我熨燙平整後打印。所用油墨都是我花錢買。因為我的經濟條件比她好。有時印壞的,使用84也洗不掉,不能花的錢,我自己掏腰包補上。

在家裏,修大法的人也得像個修煉人。三年前,我的父親去世,他生前月收入三千元。母親年輕時沒工作,沒有工資收入。我說,不能讓老媽生活水平降低,讓老人手裏有點錢,能活得有尊嚴。我們兄弟姐妹來湊夠三千元。我以前每月給二百塊錢月錢,現在每月給老媽一千元,其他四個弟弟妹妹湊上二千元。那一年,我已經徹底退休在家,這一千元約佔我的退休工資的四分之一。

我並不富有,我的丈夫身體不好,我們想降低住房樓層,買個二手房,也實現不了,因為銀行不貸款給七十歲以上的老年人,僅憑我們的存款又買不起。但是我的生活充實,我的內心踏實。因為我的心靈自由,選擇了一個無比偉大崇高的信仰。我的師父教給我如何提高心性,師父教我做個好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人。師父讓我明白了人生的全部意義。

大法修煉人時時刻刻都得修心性,這條路真的很窄,稍不注意就偏離。我有時也做的不好。比如,我從不參與甚麼抽獎活動,在微信群裏也不去搶紅包。今年過節,大年三十晚上,弟弟在群裏發紅包叫大家搶。我不參與,他在一旁說風涼話。我動搖了,為自己找藉口:搶吧,別讓人感到自己怪怪的。於是也學著搶了17塊錢,可搶完就後悔了!

師父說:「修煉中也會使道德品質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才會看到、才會接觸到真實的宇宙及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生命。」[4]我一直在琢磨:為甚麼「善惡」、「好壞」前面師父還用了「真正」來強調呢?搶紅包之後,稍稍有所領悟:中共邪黨把中國社會變成了一個大染缸,叫中國人變成金錢的奴隸,聽任金錢擺布,完全為錢財左右。大法修煉者在這樣的修煉環境中,不修煉心性,不提高境界,放鬆警惕,就容易被變形的、披上娛樂外衣的拜金主義污染。以從眾心理,隨波逐流,就會把醜的、惡的,看成為好的、善的。

以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曲詞結尾吧:

一葉扁舟載我遊
坐看雲散雲收
浪裏沉浮
我心悠悠
無怨無恨無憂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