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西人少女:法輪大法真的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我來自新西蘭基督城,十九歲, 是一位西人學員。修煉法輪大法僅僅一年半的時間裏,我改變如此之大,我的整個思維發生了一個根本性的轉變:我的思想變的更加清晰,純淨;我放棄了許多不良的心態,習慣,觀念和執著;我不再吸毒或飲酒。

(一)變異、墮落

出生在末法時期最後階段這個時刻,在充滿變異思維和墮落行為的環境中長大,我形成了無數的觀念和執著,偏離真、善、忍大法如此遙遠,幾乎完全看不到一點真正的自己。

由於觀看了很多電視節目,尤其是那些具有挑釁的名人音樂錄像和面向成年人的節目,使我從小就被許多不好的東西所薰陶,比如名望、色慾、不耐煩、自私、不誠實和追逐個人利益。隨著長大,我只是越來越多的接受這些東西,越來越像他們,越來越失去了真正的自我。

到我十二歲的時候,我有了自己的手機,對父母動不動就發脾氣。在十三歲的時候,我有了臉書,並且自負又虛榮。十四歲時,我有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沉迷於互聯網。到我十五歲的時候,我開始喝酒,吸毒,服用抗抑鬱藥物……不用說,我正在走向毀滅。

在高中的時候,我陷入了一種抑鬱症:無論甚麼時候,只要我身邊沒有人,我就會陷入抑鬱。有一段時間,我不想再活下去。然而,總有一絲希望照在我的心中,告訴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在這裏是有一個目地的,將來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在等著我。

(二)尋找真相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一直在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 感覺事情就是不對勁。我曾經對我的媽媽哭泣,告訴她這個地方(地球)不像我的家。從那時,我開始尋找真相。

我開始對陰謀論、哲學、精神和玄學進行大量研究,我的思想開始變的開闊,拋棄了許多來源於現代科學的人的觀念。我相信這段時間為我得法打下了基礎。雖然這些事情開闊了我的視野,解答了我的一些問題,但我由此產生了更多的問題。

尋找生命和宇宙的真相成為我的首要任務。與此同時,成為一個好人,對我來說變的更加重要。然而事實上,我不知道如何去做一個好人,只知道如何做一些膚淺的好事。而且我不知道如何去辨別是非、好壞。

我渴望成為好人,但我依然懷著所有那些邪惡的執著,甚至不知道這些是錯的。我感到迷茫和困惑,我不知道我是誰。我被情緒操控著,常常覺的不知道甚麼是真實的。我也是一名憂鬱症患者,總是擔心我的健康。我曾經害怕未來,擔心我會變成甚麼樣,擔心我有問題的身體會變成甚麼樣,擔心地球會變成甚麼樣。恐懼和困惑完全佔據了我的思想。

(三)大法救了我

在二零一六年十月,我遇到了《轉法輪》──法輪大法的主要書籍。當我接過書的時候,我完全不知道它是甚麼,我開始大聲朗讀「論語」。

當我看到「大法」這個詞的時候,我全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幾乎有點像似曾相識。我對這個詞很感興趣。當我開始讀「大法是創世主的智慧」時,我覺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就好像我一直在等待這個時刻,等了很長很長的時間。雖然我無法真正理解我在讀的內容,但我知道這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

從那時起,我開始了我的修煉歷程。我花了比較長的時間才進入修煉狀態。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我並不完全明白大法是甚麼,對我有甚麼要求。我從努力做一個好人開始,努力遵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我那時對真、善,忍的理解就是說真話,善良,耐心。我也努力向內找,為他人著想。

我充滿感激,喜出望外。我終於得到一個真正的高層次的法來指導我。我一點一點的提高了我的心性,同時在書中理解了更多的真理。

直到我開始參加集體學法,並閱讀明慧文章之後,我才開始真正了解甚麼是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我真的覺的自己在修煉上的進步要歸功於始終如一的集體學法和與同修交流體會,尤其是閱讀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

自從我參加集體學法以來,我幾乎一次沒落,只有在真的是無法參加的時候才會例外。我覺的集體學法對於取得進步如此重要,因此師父才非常強調集體學法的重要性。我覺的當我們聚在一起,無論是學法,做集體項目,交流,或發正念,我們作為大法弟子,都是助師正法。 我們真正是大法粒子在整體運作。

我對我的健康不再有任何擔憂,有的只是完完全全的平靜與樂觀。我確實有了深刻的改變。我從一個十分自私並具有現代變異思維的少女,成為了一個想要回歸純正,並履行對創世主許下的誓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

(四)歸正、昇華

我以前依靠外在的東西來得到一陣短暫的快樂;現在我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在提升自己,甚至是在艱難情況下提升自己的過程中,在放下根深蒂固的觀念和執著中, 我感到快樂。當我把法輪大法介紹給別人,他們反應積極的時候,我的心中充滿了幸福。即使是有人從我手中接過一張介紹法輪大法的傳單,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足以讓我的眼中充滿淚水。當同修聚在一起交流體會,或在證實法的項目中大家合作得很好的時候,我都感到很高興。當然,我的大部份喜悅來自於學習師父的法。

甚至我的言辭和舉止也發生了變化。以前的我說髒話,經常罵人,語氣中常常帶著沮喪,不耐煩或諷刺;現在我非常注意自己的語言和語氣,儘量保持善心和平靜。我可以誠實地說,我不再罵人或褻瀆神靈!

我曾經喜歡浸透現代扭曲觀念的藝術、音樂和服裝;現在我喜歡的東西更加美麗、正派和傳統。

我曾經在生活的各個方面都追求自我利益;但現在,我努力回到真正的最初的自我,與真善忍同化的自我,這只有通過無私和純潔的心才能夠真正實現。我儘量注意自己所看所聽,因為我知道我們看到的和聽到的每樣東西都會進入我們的空間領域。我們接收的東西越多,我們就變的越像它。

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和母親經常爭吵,常常向別人抱怨她。我以前總認為是她的錯,她需要改變自己,從來沒有想過我自己的話和行為。當我一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真正遵循大法真善忍原則的時候,情況發生了變化。法輪大法教會我找自己,看看自己哪裏需要提高,並且在做和說每件事的時候,總是要首先為他人著想。我意識到自己一直固執自私,從未真正考慮過母親的感受或看法,也缺乏尊重。一旦我意識到這一點,我就盡我最大努力提高自己,改變自己。我盡我所能,使我的言論,舉止,行為,和思想都能夠遵循真善忍原則,我放下了心中的怨恨,心中開始真正的有了慈悲。

母親和我現在相處十分愉快,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合得來!她經常告訴我,她「很自豪有這樣一位善良體貼的女兒」。我告訴她,這都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她非常感激,十分高興我能修煉法輪大法,因為她親身體驗了大法的威力。我相信我們家裏的其他人也很感激,因為現在我們在一起的時光更加和諧和愉快。

我自身的變化使我對師父和法輪大法產生了堅定的信念。我很感激我能夠學習法輪大法。

(五)廣傳真相

對於那些仍然完全迷失在常人社會中的人們,我常常感到非常難過。尤其是今天的年輕人,我看著他們,就像看到了以前的我。我看到他們幾乎每一個想法,言語和行為都在給自己積累業力,我的心十分痛苦。但是,這也使我產生了很大的慈悲心,並立志要把大法和真相告訴他們,使所有眾生都得到救度。我知道這是我能做的,能幫助他們的最好的事情,能夠確保他們擁有光明的未來。

通過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我許多內在的智慧已經打開,悟到了許多真理。然而,我發現我的許多理解很膚淺,我只是悟到了表面。我並沒有真正的理解內涵。我意識到,如果要全心全意真正的理解某些事情,僅僅在思想中理解它是不夠的。我們必須用我們的行為和真摯的心去遵循我們悟到的法理,這樣才能真正的從根本上理解它們。否則,理解可能會像霧一樣失去,或變的不穩定。我會更加努力將自己的智慧付諸行動,全心全意的真正的去理解它。

我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平衡好自我修煉、日常生活和救度眾生。由於不能很好的平衡這些事情,最近我忽視了學法。我真的感受到了學法不夠的影響。學法真的是最根本和最重要的事情。學法不足,我們就不能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情。當我經常學法並且學的很透徹的時候,我覺的我的心中有一股強大的力量,給了我力量,智慧和慈悲。當我不這樣做時,我感到麻木,充滿了不確定性。

在寫這份交流的過程中,我的許多缺點也暴露了出來。我必須更加倍的勤奮,不再浪費這個寶貴的機緣。

我希望分享我的經歷,以展示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力量,並表達我的感激之情。我的生命,幸福和人生目地都要歸功於法輪大法。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會完完全全的迷失。

在此感謝所有向明慧網提交交流文章的同修;感激所有分享他們的修煉經歷和理解,在我的修煉路上幫助我提高的同修們。讓我們都做得更好──修的更好,合作的更好,救度更多的眾生。

現在當我回首過去的時候,我看到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一直等著我得法。謝謝李洪志大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