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女監獄警: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叫李正英,現年六十九歲。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我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圖:拖拽

在一監區我曾昏倒多次,包夾犯人劉燕、劉召軍從二樓將我拖到一樓監舍,說我裝死,同互監李紅、楊洋、吳久方,還有兩個一樓的組長輪流踢、打,用掃把戳我、潑水。後來我昏迷了,甚麼都不知道了。劉燕報告給唐安智,劉燕說:「唐警官說了,她裝死耍潑,把她抬出去,甩到外面操場壩暴曬,看她還敢不敢裝死,死了用席子一裹就完事了。」

我滿身青一塊紫一塊,走路一拐一跛走不穩。獄警叫來外面的眼科醫生、骨科醫生、腫瘤醫生,用儀器檢查(全部自費),檢查出我腰椎變形,脊椎、頸椎壓迫了神經,腳桿(方言:小腿)短了三公分;我的眼睛玻璃球渾濁、角膜炎、白內障,脖子有多顆腫瘤,醫生說危險必須開刀。

唐安智和一監區警官,每天輪流審訊、問話。包夾每天強迫我站著背監規、寫心得體會、誹謗師父、誹謗大法。我每天都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大法的美好、神奇。犯人包夾劉燕、劉召軍看後撕爛,逼我按她們的要求寫。不按她們的要求寫,就每天從晚上站著寫到天亮,每天熬通宵。

為了逼迫我所謂「轉化」,獄方每天逼迫我看誹謗大法的碟片,逼我罵師父,罵大法。劉燕、劉召軍寫好所謂「斷絕書」,我不照抄就不讓我上廁所、不准睡覺、不准洗漱、不准用勺子吃飯,她們還用擦廁所的臭毛巾堵我的嘴,經常打我的耳光,劉燕把我左邊耳朵都打聾了。她們打夠了,每天還叫來兩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樓組長(犯人)毆打我,我身上經常青一塊紫一塊。我每天還被迫站軍姿、坐小板凳,屁股都坐爛了。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重慶女子監獄的殘酷迫害導致我的眼睛至今看不清,腳走不穩,腳桿腫脹直到大腿,全身疼痛,屁股至今都坐不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