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行路 送大法福音去異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沒有太多突破,考慮到一百里外的某縣世人急需大法福音,所以,我就確定在這方面盡力。該縣的情況、路況我都很陌生,第一次我騎車帶了二百份(兩本裝)真相冊子,到了該縣地界,我根據情況目測好路途左右的村莊的入口、出口,然後騎車進村,儘量避開村民,一手扶住緩行或略停的車把,一手將真相冊子投入合適的顯然有人住的庭院大門底縫,半數以上的真相冊子都能準確的沿大門底縫進家,即便三、四成的真相冊子在大門口,也都不會被雨淋著。

我不貪多、也不急躁,如同過路之人,隨機(隨緣)、見機發放,因為我知道,該縣哪裏都急需真相資料、大法福音。這一次我基本以探路、熟悉情況為主,所以途經了該縣的六、七個鄉鎮,中途在鄉鎮駐地加油站加油。白天、異地、心穩,效果還不錯,我發現以後再來時應該帶些真相不乾膠粘貼,不求非得貼完所帶真相粘貼,就當輔助好了,加大了每一次出行的效率。

一次次的異地發放真相資料,我總結出許多經驗。安全保障、廣傳大法福音,都很理順。而且,世人的種種表現也讓自己欣慰。有時我會把真相冊子遞放世人跟前就走,世人會喊:「多給我一些。」這期盼大法機緣的眾生的心念無不鼓勵著我。有淳樸的老人如同見到久違的親友,喊讓著我:「家裏坐坐,喝口水。」這情景是三、四十年前的了。有的孩子(學生)問我多要真相冊子。有的婦女走出大門拿起真相冊子,認真的拆閱。有的人心存不解、旁邊的人則說:「你不看,我看(真相資料)」。

老百姓農忙季節,大多在田裏忙碌,三輪車放在路邊,我正好把真相冊子默默的放在車裏,有時投放(畢竟騎車緩行)的冊子落在車外或大門外側,我就停車、下車從新放好,避免損壞,尤其是有的一份冊子中加放一張真相光盤的,更得注意。這種把真相資料發放到世人三輪車的辦法很可取,注意的一點是澆地、噴洒農藥等情況下車斗裏有水,這種情況下就要妥善應對或不發放,一些收破爛的和環保的、骯髒的車斗,我都不投放真相資料。

真相資料的搭配儘量多些樣數,一箱冊子八包紙八類冊子,再添加部份書籍,等等,為的是便於世人傳看,單一的真相資料效果確實不如多樣的好,世人見識、口味也多樣。而且,多類型真相資料匯聚、展現給無懼中共邪惡的世人面前,其效果可以想見的到。

異地加油,我從不帶身份證和想著使用它,這家不行另換一家加油,先前我都是在油表快到底了找到一家鄉鎮加油站加油,後來在一加油站余出一純淨水瓶汽油,這樣,在加油方面的擔憂就少了。

路上小的有驚無險的事也遇見過,一次是我在該縣之前的地區發放真相資料出了村,有惡人責問、甚至企圖行惡,我不與之過多糾結,儘快離開、疾行了一段路程。沒有偶然的事,我意識到不該未到目地地就太多發放真相資料,儘管那個村莊也可能是空白區域,如果市區同修乘坐公交車遠行的話,這裏就能多有大法真相了。另一次是我在一加油站加油,我先是把尚未發放的大兜真相資料從車上解下來放在路邊,然後去加油,用的是真相幣,加油的女孩(被中共邪惡矇騙很深)看清了紙幣上的內容,問我(語氣不善)從哪弄來的錢,我說:「起訴江澤民的,有甚麼不可以?」她指給我看「法輪功」,我不再多言,因為人多,甚麼事情都可能會發生,逞強鬥勝、不理智的事我都要去除。我騎車回到提兜前,把大兜橫放在胸前彎梁處就走了,正好,這事解決了我的一大難題,大兜放在前面更便利了。

這些年我發放真相資料,沒想到,騎車多行路廣傳大法福音讓我收穫頗豐。儘管辛苦,但我知道,這都值得,生命無價、珍貴。

希望咱們同修儘量多走出自己不同的救度眾生的神路來,放開胸懷,開闊視野,慈悲無限,既能自成體系主掌一方,又能圓容整體中的缺欠、不足之處。城市的同修考慮到農村同修的忙、閒時間,退休同修考慮到上班打工的同修的難點,懂技術的同修考慮到資料點遍地開花才能全面救度世人,協調的同修也得有個未雨綢繆和冷靜認知自己。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明白這點會少損失。

個人認識膚淺,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