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四平市劉春寶遭受十二年牢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我叫劉春寶,今年四十二歲,原吉林省四平市支用汽車製造廠工人。

我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師父為我清理身體,很快就無病一身輕。那時修煉後的我滿面紅光,領導都問我:小劉,你用啥了?我說:修煉法輪大法,越煉越年輕。

在修煉中,師父也處處保護我。有一次焊工用鐵錘打鐵板,沒打著,一錘打在我的頭上,當時我坐在地上,腦袋被砸出一個大包。焊工嚇壞了,我安慰他說沒事。同事們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幹活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之徒江澤民利用中共邪黨流氓集團發動運動殘酷迫害法輪大法,電視台、廣播、報紙瘋狂的造謠污衊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及其大法弟子。

於是在七月十九日晚,我和母親同修一起來到吉林省政府所在地長春市,告訴他們:煉法輪功不是電視說的那樣,電視說的是假的,我和母親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原來的病都好了……沒想到我們卻遭到警察和武警的綁架,到長春郊區,我和母親跑了出來,才順利地回家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沒地方講理的情況下,我和母親還有姐姐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到車站去買票時,我和母親、姐姐走散了(後來才知道母親和另一名同修被四平市公安局警察抓走了),我就自己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我條幅還沒打開,就被警察抓上車拉到廣場派出所。警察讓我蹲馬步一個多小時,我全身都濕透了,沒挺住說了地址,後來就被他們帶回到四平北四場派出所,單位保衛科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就這樣在看守所關押了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我和三名同修從勞教所跑出來,警察在後追著喊:「劉春寶,再跑就開槍了」。我們沒有停下,兩名同修走散了,我和另一同修到了農安縣,後在同修的幫助下來到了松原市住下了。六月十三日,同修給我送大法書《轉法輪》時遭警察跟蹤,幾個便衣說是警察,闖到我屋,一警察拿起凳子就往我腦子上打,把我綁了起來,並從我屋搜去一體機一台、A4紙幾箱、還有一萬元存摺,他們把我拽到樓下,我高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很害怕,又把我推回到屋裏打了一頓,天黑才走。他們把我劫持到松原市公安局,給我上刑逼口供:綁坐鐵凳子、「開飛機」、用水杯蓋帶尖的那種刮肋骨、用毛巾纏手脖再用手銬使勁扣直到扣不動為止,手都紫了,打我的警察叫馬洪哲,快到十二點才把我和同修綁架到看守所,我絕食抵制迫害,他們把我綁在鐵凳上灌食。在松原市我被非法關押了七個月,後被前郭法院非法判刑九年,上訴到松原市中法,維持原判。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七日,我被劫持到四平石嶺監獄,獄政科副科長看到判決書後說:不能收,沒有姓名,地址不詳,出事誰來負責,監獄往省勞改局打電話,後來我又被送回看守所,過完年,松原市公安局把我的姓名改為劉大鵬(同修到看守所存錢時寫名劉大鵬),就這樣我又被劫持到四平石嶺監獄。

我先被關押到所謂教育監區,天天坐板凳,洗腦,逼看天安門自焚電視、寫思想彙報,逼背三十八條監規。我不背,因我沒有違法,管事的犯人張鐵龍(梅河口市)、牟秀軍(汪青縣)、王國祥(四平市)把我帶到廁所毆打,用拳頭打我臉,牙被打掉半顆,牟秀軍、王國祥用腳踢我腿,回來後腳都腫起來,走路一瘸一拐的。

有一次全監區背八榮八恥,監舍管事的犯人張鐵龍問背不背,我說:不背,我是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只為說句公道話你們卻把我抓到監獄裏,我不可能聽犯人的。我又說:共產黨讓我幹甚麼我不幹甚麼。監區教導員耿某叫我到辦公室,桌上放著電棍、手銬、繩子等各種刑具,耿某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關進小號,我聽說你三十八條不背,這裏是監獄,不是你家,回去後把三十八條背下來。我說背不下來。他又問:你們有病為甚麼不吃藥,我說:有病你想吃就吃,沒人強迫你吃。我跟耿某淡了很長時間。回監室後幾個犯人故意跟我鬧,跟我摔跤沒摔過,犯人牟秀軍遭報應,到廁所哇哇吐了。

吉林省「六一零」人員到監獄進行洗腦「轉化」迫害,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為首的有教育科長、教育監區區長、教導員、耿小隊長、獄警楊鐵軍,還有省裏來的所謂幫教、邪悟者,問這問那,我一問三不知。高明龍、溫佔鳳抓住我胳膊身體往牆上靠,警察楊鐵軍過來打我一頓大嘴巴子,犯人打我胸和肚子,打了很長時間,我手捂著肚子,身體勾成像蝦米一樣,非常痛苦,下午把我抬回監舍。第二天,獄警武鐵用電棍電我身體,電完後,邪悟者過來「轉化」我,他們亂說一氣,我一直沒說話,教導員耿某問我為甚麼煉法輪功?我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監區長說:不需要你們做好人,你們殺人、放火我們不管,不需要你們做好人。

後來監區讓我在安全生產責任書上簽字,我和幾個同修沒簽字,獄警武鐵把我叫到樓上,犯人韓鐵軍、六哥抓著我的胳膊,武鐵用電棍電我脖子,電的全是水泡,現在還有疤痕。

後來我和幾名同修被分到五監區強制勞動,早出晚歸,有一次監區合拼小隊翻號,在我那翻出經文,把我帶到二樓幹事辦公室,有獄警李某、小隊獄警王某,還有倆個犯人,問我經文從哪來的,我說自己的,犯人開始打我,獄警李某用電棍電我臉和脖子,電了很長時間才放手。

我在四平市石嶺監獄遭受了強制的迫害和超負荷的勞役中,給我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痛苦。

僅僅因為我堅持真善忍信仰,就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被非法關押整十二年,所有的痛苦經歷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不寒而慄。也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就是邪惡之首江澤民發動的這場邪惡迫害的事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