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載微信和騰訊QQ後我的頸椎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大多時候我是利用網絡在電腦上做大法事情的老弟子,大約二零零五年就開始上網。我因是上班族,學法煉功都少,三件事做的都不怎麼好。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常人心很重,我一邊在網絡上做大法弟子的事情的同時,邪惡也因此看到我修煉的漏洞對我設下陷阱,使我有一段時間沉迷於網絡聊天、交朋友,甚至犯下男女關係的大錯。

二零一八年七月,明慧發出通知:凡是大法弟子手機必須卸載微信和騰訊QQ,不得有任何藉口。看完明慧通知我悟到:明慧通知是師父授權的,是師父讓做的。我也知道自己玩手機已經達到不能自制的地步,就像吸毒的人,那個毒已經滲入骨髓,如果不用這樣強制的手段,自己是不會主動戒掉的。師父看到這些軟件對大法弟子的毒害,對眾生的毒害,首先要求大法弟子戒掉,就像寺廟的和尚強制戒掉世俗,去人心。悟到這些我心裏已經決定必須卸載,但當時我還有一些工作尚未完成,必須用微信發通知。暑假期間把手頭工作安排的差不多了我就將兩部手機卸載了微信和騰訊QQ,並作了恢復出廠設置。

剛開始卸載後感到有些迷茫,心裏空落落的,學法也學不進去,整天迷迷糊糊昏睡,無精打采的沒精神頭,啥也幹不進去。當時就想這就是戒毒的症狀啊,看來這些軟件就像毒品一樣毒害人啊!後來我就到附近學法小組學法,總聽明慧廣播同修交流,學法學不進去我就背法,雖然每天背的很少很慢,但我一直堅持著。

卸載大約一個月後,我清晰的做了一個夢,夢中說是我們同學聚會,我脖子上戴著毛圍脖,圍了好幾圈,身上穿的很厚,捂的挺嚴實的,這時我就感到我脖子後面發癢,好像有甚麼咬我,我就用手去摸,一摸是個肉乎乎的東西,我還以為是個肉蟲子,我捏住那東西,從脖子後面拽出來,啪一下摔在地上,摔地上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條很長的大花蛇!我們同學都感到很震驚,我當時也想,我捂那麼嚴實,它是怎麼鑽進去的呢?就在這時那條蛇抬起頭還沒死,張口喘氣,我旁邊一個同學手裏有個棒子,我奪過棒子朝蛇頭砸了下去,一下就把那條花蛇打死了。

驚醒後我悟到:我的頸椎應該好了。多年前不知不覺中我感到頸椎不舒服,幹點累活頸椎那就不得勁,就是常人所說的頸椎病,頭也不舒服,肩膀筋也緊,可難受了,累著點就不行。正念也發過,和同修也交流過,但都沒有甚麼改變。可是卸載完微信和QQ,加強學法才一個月,師父就幫我清理了頸椎。

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中說:「據特異功能看,哪個地方有黑氣,認為是病氣;中醫看就是那個地方脈不通,氣血不通,脈淤塞;西醫看呢,就是那地方潰瘍、長瘤、骨質增生或者是發炎等一些現象,它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形式的。你把它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甚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你再拍X光片子,甚麼骨質增生也沒有了,根本的原因就是那個東西在起作用。」

我對這段法有了真真切切的體驗啊!從表面看,人總躺著或坐著玩手機,頸椎那累,時間長了就得頸椎病,現在很多常人十人中有八九個人得這個病。從修煉人的角度上看呢,就是頸椎那個地方有一個靈體,微信啊、QQ啊在另外空間也是靈體,就像附體,你用它,它就給你帶上那個東西,你不徹底卸載戒掉,咋發正念都不會起作用的,只有我們大法弟子把手機中的微信和QQ卸載掉,師父才能從另外空間將那個靈體清除掉。

現在我的頸椎恢復到最好時期的狀態,摸著也不硬了,也不難受了,感覺到很輕鬆,謝謝師父的救度!寫出這個小故事就是想給那些還沒按照師父要求做的同修一個參照。大法弟子只有聽師父的話,師父才能管弟子。正法進程如火箭一般迅猛,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們大法弟子承擔著巨大的歷史使命,如果將時間都浪費在玩手機上,該救度的眾生沒有救度,等迫害一結束,悔之晚矣!我們儘量不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遺憾,不負眾望,圓滿跟隨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