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走回修煉 挨罵不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因妻子身體有多種疾病,常年吃藥。在一九九六年春天,醫院又查出她肝上有一個十公分左右的血管瘤,醫生說無藥可治,更不能手術,走了兩家醫院結果一樣。我當時蒙了,好像天都快塌了,到處去求醫問藥,錢也不賺了,回家伺候她。

那時正好有一親戚煉法輪功,就介紹讓我妻子也煉,說法輪功祛病健身很有奇效,她一聽就說我煉。煉功不到一個月,妻子身體的病都好了,她無病一身輕,整天樂呵呵的。從妻子身上,我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本村和鄰近幾個村子,看到妻子的變化,有好多人來我家學煉法輪功。我就買了放像機、彩電、錄音機,在自家院子裏放師父講法錄像(因人多屋裏擱不下)。我也跟著看,聽師父講法錄音,還跟著煉功,慢慢的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以小人之見,獨斷專行瘋狂迫害法輪功,非法抄了我的家。妻子和一些同修去北京為大法說句真話,被當地公安局拘留一個多月,還罰款交保證金。我當時由於怕心重,名、利、情甚麼也放不下,就不煉了。

一、從新走入大法修煉

說起來很慚愧,我離開大法後,功也不煉了,法也不學了。雖然師父來新經文或講法,我都看,但只是看新奇,從不用法對照自己,把自己混同常人,甚至還不如一個常人,隨波逐流。妻子多次勸說,讓我趕快走回來,師父也多次點化,我也不悟。

一直到二零一六年初的一天,在我辦公室打開電腦,用破網軟件上網,看到有憶師恩的廣播(1─16),我就利用幾天時間全部聽完,在聽的過程中,感到一種強大慈悲的力量震撼著我,是師父那洪大慈悲的場包裹著我,我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我在心裏說:師父!您還不想落下我這不爭氣的弟子,還要我嗎?我現在修還來得及嗎?師父打到我腦子裏一句話:只要正法不結束,都來得及。那我就堅定的修煉下去,放下常人的一切執著,跟師父回家。

這樣我才真正回到大法修煉中。

二、不忘自己是修煉人,挨罵不動心

正式走進修煉不長時間,心性考驗就來了。一天,和我們的材料員閒談工作,我說某件事是根據你的建議安排的。他不容分說,破口大罵,罵的很難聽。我不知怎麼回事,我想我是修煉人,不能和他一樣。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我跟他說:「不值得吧,只是閒談而已。」他不聽還罵。我就走開了。過後,我想他可能怕承擔責任。

師父說:「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沒過幾天,矛盾又來了,比上次更嚴重。

事情是這樣的,工地打路面,用的是瀝青混凝土,是在幾十公里外生產的,必須計劃數量,幾個管理人員計劃好後,交給攪拌站,當時怕計劃少了,缺少量的就沒辦法再運過來,就多計劃一些。路面打到最後剩了些。為此材料員說我給浪費了(因我是項目經理),就又開始破口大罵,可以說人間最惡毒的語言他都用盡了。當時有幾十人在場。

師父說:「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

我想我是煉功人,就得按煉功人的標準做,聽師父話。我沒和他一樣,真的忍住了。他罵了十多分鐘,罵累了才停下。這兩件事,是同一個人。如果我不修煉,我決不能饒過他。在那麼多人面前,而且我還是項目經理,能管著他,他的身體又那麼弱小,我都能把他舉起來再扔出去。可我是煉功人,不能那樣做。

師父說:「你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了,所以你自身的業力也要得到轉化。因為你付出了,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1]

神奇的是,我以前有腎結石毛病,犯起病來,疼的翻滾。經他這一罵,師父看我守住了心性,給我清理了身體。就在一天中午休息的時候,感覺右邊腰部有東西掉出來,隔兩天感覺左邊腰部也有東西掉出來。從此感到腰部輕輕鬆鬆,甚麼病症都沒有了。可罵我的那個人因為腎結石,住進了北京醫院,激光都打不了,說是把腎管擠滿了,必須開刀做手術。

真善忍法理是宇宙的天法,不管人順不順天法而行,天法都在衡量著每一個人,最終的結果都是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得到的果報,為此,我對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業力的轉化」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認識。

三、在工作中不忘自己是修煉人,做到真

我和朋友合夥開了一個裝飾公司,是朋友先成立起來的。他自己幹的時候,一個工程受建設方欺騙,沒給撥工程款,就找政府部門─勞動局,而要把各工種的工程量報過去,還要有一個直接責任人帶身份證去講清過程。朋友說別人去不放心,讓我去,我也沒經手,說的不都是假話嗎?真不想去。朋友讓我必須幫他這個忙,別人去會搞砸的。他還告訴我怎麼說,我說那就去看看吧。

我心裏抱著一個念頭,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我去勞動局的路上邊走邊發正念,等到那兒時,別的公司都調查完了,到我說了,我心裏請師父加持,決不說假話,還得把事兒辦成。當問我時我就實話實說,我不是直接責任人,是受人委託。他們說不是責任人也不好辦哪?我說材料上面寫清楚了,有疑問可以打電話核實。他們商量了一下,問了我是甚麼身份,複印了身份證,照了像,簽字時寫明是委託人,他們說:行了,等裁決吧。

通過這事,我悟到修煉人所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只要聽師父的話,用法衡量自己,按修煉人標準做,就沒有行不通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