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的尷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明白法輪功真相的中國民眾越來越多,「法輪功好」,在人們心目中越來越明晰。現實中,被中共利用的公檢法迫害法輪功,也很難維持,除了各式各樣的報應外,遇到的尷尬也比比皆是。

(一)

一個警察在鄉鎮派出所上班,家住在城裏。他迫害法輪功積極主動,敲詐勒索、綁架、毆打法輪功學員,從不手軟,是一個地道的惡警。大法弟子把他迫害法輪功的惡行製成小報,到處散發。

一天,和這個惡警相處不錯的男鄰居(包工頭),拿著小報找到他,說:小報上說你騷擾某某某,你知道她是誰嗎?她是我的親戚,你幹了些甚麼熊事?她信法輪功做好人,哪錯了?傷害到誰了?我也相信法輪功,你把我也抓起來吧!

這個惡警哭喪著臉說:我不就是為了掙兩個錢嘛。他的鄰居說:你掙錢也得拍著良心!

(二)

在一鬧市區,我看到一位穿著講究、很有氣質的青年男士,從法院那邊走過來。

我微笑著問他:「小伙子,你是公務員吧?」青年男士點頭說:「是。」我說:「你們的消息閉塞,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的事,你們知道嗎?天安門自焚是共產黨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騙局……」

我還沒有說完,我看到青年男士的第一反應就是:立即用右手把胸前的徽章猛的拽下來,扭頭躲進了旁邊的小店。

我有些愕然。我並沒看清他戴的甚麼徽章,也不知道他把很上檔次的上衣是否拽破了,是否怕我知道他的身份?不管他怎麼想的,有一點是肯定的:他知道迫害法輪功丟人、可恥。

(三)

有一次,我正在走路,無意中發現一輛可疑的便車在我後面鬼鬼祟祟行駛,見被我發現,此車馬上停靠在路邊。

我返回到那輛車跟前,平靜的對司機說:「老弟,你知道不知道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以前有這麼多天災人禍嗎?冤死一個竇娥,三年大旱六月飛雪,現在中共冤死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你知道迫害法輪功的人遭報應的越來越多嗎?害人害己的事一定不要做。你入黨了沒有?」

他說:「入了。」我說:「給你用××退出來,別把命被中共騙去了。」

司機說:「好。我走,我走。」說著,他轉著方向盤,向相反的方向駛去。

(四)

我去一個商場的三樓講真相,從樓梯往下走時,看到前面一個小青年也往樓下走。憑直覺他是便衣。

我緊跟著他招呼:「小伙子,你等等,你知道法輪大法好嗎?」小青年回頭看看我,沒吱聲。我說:「你可不要助紂為虐啊,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

下到二樓時,小青年故意對著守在樓梯口的一位中年男子大聲問我:「你說甚麼?」我說:「法輪功是好的,共產黨騙人!」我知道他們是一夥的。

中年男子惡狠狠的說:「又沒抓你!」我大聲(當時商場有很多人)說:「你知道天為甚麼要滅共產黨嗎?就是因為共產黨抓法輪功(學員)抓冤了!××派出所所長就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現在哪有好人迫害好人的?迫害好人的都是壞人!」

中年男子一時不知道說啥了,只是重複著我說的話:「迫害好人的都是壞人。」可能他意識到這句話的意思了,急忙把臉背了過去。

(五)

一天,我去鄉下趕集講真相,發現一個拿著塑料兜的男子不時的盯著我。我知道他是這個集市上的便衣警察。

我買了些水果,走到他面前:「老弟,你吃不吃?」他說:「不吃。」我說:「你在幹啥?」他說:「我找人。」我說:「你是不是找我呀?」他吃驚的說:「我的天啊!」我笑著說:「你既然找我,那我們就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我們來到僻靜處,他倚在一棵樹上。我說:「老弟,你知不知道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他說:「這個我知道,你們這些人確實都是好人。」我說:「既然你知道,你就不應該幹這個事。迫害好人要遭報應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不吭聲。

我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將近二十年了,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比比皆是。法輪功學員哪個不是好人?除了中國共產黨(違法)鎮壓法輪功,全世界都支持。『真、善、忍』,哪個字不好?有機會,你去貴州平塘縣,那裏有個『藏字石』,上面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過幾批專家鑑定結論一致:它是天然形成的……」

剛說到這,便衣警察灰溜溜的走了。我在後面喊他,他頭也不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