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純淨的明慧學校夏令營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來夏令營六週這麼快就結束了,真不捨得,每年明慧夏令營結束的時候都盼望著明年夏令營的到來。」這是一位十二歲明慧學校學生的感慨。

二零一八年加拿大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從七月三日至八月十日,共六週時間,開設了教授中國古典舞的課程;中華傳統文化課,主要講解《西遊記》和《三國演義》;少年樂團練習班。師生們在這純淨的修煉環境裏受益匪淺,結束時都是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期待著明年夏令營的到來。

'圖1~3:二零一八年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的法輪大法小弟子們參加每天的煉功和學法。'
圖1~3:二零一八年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的法輪大法小弟子們參加每天的煉功和學法。

以下是一些法輪大法小弟子們在今年明慧學校夏令營中的受益體會。

「我自己要求來明慧學校」

'圖4:戈登(Gordon右)參加集體學法。'
圖4:戈登(Gordon右)參加集體學法。

'圖5:戈登(Gordon前一)參加集體煉功。'
圖5:戈登(Gordon前一)參加集體煉功。

準備上六年級的戈登(Gordon Wei),今年十一歲,這是他第一次參加明慧學校的夏令營。他說:「因為家裏只有媽媽和我修煉法輪功,往年爸爸都是送我去其它學校的夏令營,今年是我自己要求要來明慧學校的,爸爸尊重我的決定,就送我來參加了。」

「這是一個跟我之前上的夏令營完全不一樣的學校,我最高興的是有固定的學法和煉功時間,因為在家我有很多要顧忌的事情,在這就簡單多了,跟著大法小弟子們一起學法煉功,還有時間練吹奏,我是學吹小號的。」

戈登表示在每天的學法中,他的中文有了很大的進步,「我學了很多的正體字和中國傳統文化的故事,是在其它學校學不到的。我特別喜歡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故事,因為自己是中國人,如果不知道自己國家的文化就太可惜了。」

他是一個很安靜的孩子,他說:「在明慧學校很少跟同學有矛盾衝突,因為這個學校的學生都是大法小弟子,他們都知道怎麼要求自己。這六個星期來我沒有跟任何人發生過矛盾衝突,他們都對我很好,大家都知道向內找,都是互相忍讓的。」

明慧學校不允許上網玩遊戲和玩手機,戈登說:「之前就聽媽媽說過玩遊戲不好,我就不玩了。我四年級的時候曾經在一間公立學校裏上學,學校在中午休息時間提供電腦給學生玩電子遊戲,我有一次玩了十分鐘,玩完後我開始頭疼,發暈,身體發熱,出虛汗。自那以後我就沒再玩過電子遊戲了。在明慧學校大家都不玩,也就想都不想了。」

'圖6:今年八歲的安妮(Annie?Cheng前左一)來自美國的明尼蘇達州,她在參加集體煉功。'
圖6:今年八歲的安妮(Annie Cheng前左一)來自美國的明尼蘇達州,她在參加集體煉功。

今年八歲的安妮(Annie Cheng)來自美國的明尼蘇達州,她說:「我一直很想上明慧學校,我就要媽媽幫我找,媽媽在網上找到了多倫多的明慧學校每年都有,我就上這來了。」

她說:「我很喜歡這裏,因為可以一起學法煉功。同學之間很少吵架和打架,因為大家都會向內找,就是都說『是我錯了』,這樣很多矛盾就沒有了。」六個星期過去了,媽媽來接她,她說:「怎麼這麼快就要離開了?好像星期一來星期五就回家了一樣,真捨不得離開,我跟她們都成好朋友了。」

「我戒掉電子遊戲癮後感覺很輕鬆」

'圖7:今年十歲的邁克爾(Michael)在參加集體學法(右一)'
圖7:今年十歲的邁克爾(Michael)在參加集體學法(右一)

今年十歲的邁克爾(Michael Wang)準備上五年級,「我從小跟媽媽修煉,兩歲開始背《洪吟》。每次來明慧學校都覺得跟其它的學校有很大的不同,就是每次有吵鬧後大家很快就沒事了,一會兒就變回好朋友了,這裏沒有打架,沒有要吵到學校老師那去解決的問題。」

明慧學校一直以來都是強調不要玩電子遊戲,邁克爾說:「我是去年才徹底戒掉的,媽媽一直在告訴我不能玩電子遊戲,我也知道那東西非常不好,因為我每次玩完後都會很暴躁,總控制不了自己要做一些壞事,如偷東西啊,跟別人打架啊等等。我不想被魔控制,所以我下決心要戒掉。」

「開始的時候有點難,有時很想玩的時候我就到外面的廣場去跑步,有時散步,心情好點就回家。我堅持了兩個星期,最後戒掉了,就再也不玩了。戒掉遊戲癮後我整個人很輕鬆了。不容易發脾氣了,爸爸媽媽也覺得我乖了。」邁克爾說。

「我學會了忍讓別人」

'圖8:今年九歲的艾瑪(Emma右)參加集體學法。'
圖8:今年九歲的艾瑪(Emma右)參加集體學法。

今年九歲的艾瑪(Emma He)溫柔嫻靜且多才多藝,目前在學中國古典舞、二胡和鋼琴。她說話細聲細氣的,她說:「媽媽告訴我,我從出生就開始聽法,懂事就開始修煉了。我最近在明慧學校學會了如何忍讓別人,比如我跟小朋友玩下棋的遊戲,我開始贏時,看到對方不是很高興的時候,我就想如果別人不高興,我應該讓讓才對,我就讓她贏多點,看到她高興了,我也高興。因為我們都是玩,大家高興就好。」

她還說:「其實在忍的方面多數是我媽媽發脾氣時,常常是我忍著不還嘴,不然她會更生氣。有時我也會提醒媽媽不要生氣了,有時看到她還繼續生氣,我就只好跑開了。有一次我在練習拉二胡,她就在旁邊不停的說這不對那不對,我知道她不懂,但我就一直忍著不出聲。後來她也就不出聲了。」她笑著說:「當然我都知道媽媽是為我好。」

'圖9:今年十歲的索菲(Sophie)在學法'
圖9:今年十歲的索菲(Sophie)在學法

今年十歲的索菲(Sophie)也說自己在明慧學校體會到忍讓別人的好處,「有一次小同修A要和我玩一樣我們倆人都喜歡的遊戲,小同修B要我們玩另外一種遊戲,我們開始不同意,後來小同修B就站旁邊不高興了,我覺得不就是玩嗎?大家都高興才對,我就說服了同修A,我們一起跟同修B玩她喜歡的遊戲了。這樣大家就都高興了,多好。」

「這裏的環境很純淨」

'圖10:今年十二歲的麗莎(Lisa右)參加集體學法。'
圖10:今年十二歲的麗莎(Lisa右)參加集體學法。

今年十二歲的麗莎(Lisa)說:「明慧學校夏令營六週這麼快就結束了,真捨不得,每年明慧夏令營結束的時候都盼望著明年夏令營的到來。因為這裏的環境很純淨。」

「在明慧學校有集體學法煉功的時間,在家裏自己一磨蹭時間就過去了,學法煉功都不能保障,所以我總盼著到明慧學校,可以每天都把學法煉功的時間安排好,心裏很踏實,因為是修煉人就要學法煉功。」麗莎說:「還有,在這裏學中國傳統文化,學正體字,同學之間都是互相提醒要向內找。」

麗莎舉了個例子:在明慧學校我如果跟同學A說我跟同修B有矛盾了,同學A就會跟我說:「你先想想你自己哪有錯吧。」然後我就會向內找自己。找到後我就會去跟同學B道歉,然後同學B也會檢查自己哪有錯。這樣我們的矛盾就很快化解了,不會留下隔閡。但如果在我就讀的中學裏,同樣的問題,同學A就會跟我一起說同學B的壞話,這樣隔閡就會越來越大,最後就搞得要分幫分派的。

麗莎還說:在明慧學校我們都是互相幫助和關心的,不會出現欺負同學的事情。而在我就讀的那所中學裏就有一位女同學常受人欺負,我看到她的手腕都有很多的刀痕,她告訴我,她試圖自殺好多次。她比較信任我就跟我說她的經歷和痛苦,我就跟她說要寬容那些欺負她的人,因為他們也是好可憐,在做著壞事。慢慢的我就給她介紹法輪功,建議她讀《轉法輪》,現在她變得有自信了,情況好多了。

'圖11:大法小弟子們上演《西遊記》戲劇後的合影。'
圖11:大法小弟子們上演《西遊記》戲劇後的合影。

孩子們在最後的一天舉辦了彙報演出活動,一起期待明年的明慧學校夏令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