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輪大法好」 我的「抑鬱症」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最近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奇蹟,如果不是親身經歷,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

二零一八年之前我一直在北京從事教育工作,因為有了孩子,孩子又在老家,為了孩子更好的成長,選擇回家創業,自己開了一個培訓學校。開業後一直忙於學校,身體終有一天吃不消,出現了很多症狀:心慌、頭暈、失眠。

我爸、媽、媳婦都是大法弟子,他們基本上沒生過病,勸我多看大法書,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會好的快。說實話,我對這個總是半信半疑,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都是無神論,即使別人說誰誰誰身上有東西了,誰誰誰可以看見東西了,但那個畢竟是聽說,不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不太相信,這次的經歷改變了我的看法。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突然胃疼的很厲害,就去市裏的一個門診輸液,不輸液還好,輸完液以後和之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第一個反應就是身體的反應:心慌更加頻繁,出虛汗,心裏莫名其妙的難過,肩膀酸沉,頭暈。第二個反應就是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我身上是不是有甚麼東西跟著。因為聽鄰居說我租的房屋三樓死過人,所以租金便宜,時不時的我就感到害怕。

之前我從來沒有這種感覺,但這次不一樣,很多時候我的大腦不受控制,總是情不自禁的自問自答(思想),剛開始我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緊張,是不是自己的心理活動?答案一定不是,為甚麼?如果緊張、心理活動這些都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但我的思想是不受控制,後來就想,是不是真的像那個醫生說的,我有輕度抑鬱症?身體出現反應也去看過其他大夫,都說是抑鬱症。

之前我也看過大法的書,書上有關附體的問題,說附體可以讓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反映到你的大腦。我想去驗證一下是不是真的,因為我就是有一種感覺,就是感覺有東西跟著我,於是我直接去彩票店買彩票,想驗證一下。買的彩票是十分鐘一開獎,所以買了你會很快知道中獎結果,於是我一共買了三次,前二次都中獎,共計中獎六百九十六元。

很多人都告訴我,你的運氣怎麼那麼好,但我自己心裏很清楚,這絕不是運氣,開獎之前我就能判斷出大概的開獎結果,那個感覺很強烈,就要買那個號。買了三次,第一次你可以說運氣,第二次運氣還這麼好?

我把我的感覺和經歷告訴了媳婦,媳婦可能為了安慰我說沒事。第二天,為了讓她相信,我還是拉她去了彩票店,結果可想而知,買的第一把又中獎了!你還能說我運氣好嗎?我自己都不相信運氣好,這些難道都是巧合?

生病的這幾天,一到晚上,大腦就開始不受控制,身體上的反應依然存在(心慌、心裏難過等),有一次我又有強烈的感覺:我得去單位,為甚麼有這個感覺,是因為我的大腦在對話,那些對話依然清晰的記得:

「你是誰?」
「你去單位看監控啊。」
「我去學校能看到?」
「快去啊,快去啊,哈哈哈哈……」(腦子裏面真的有笑聲)

受共產黨毒害深的人(無神論),看到這兒,會覺得很可笑,這明明是神經了,但我還是要說,這確實是真實的。

到了學校,坐在前台沙發上,剛看監控沒多久,頭上的燈就一閃一閃,我的大腦立馬感覺一陣發涼,嚇的不敢回家了,我就打電話叫家人來接我,我媽到了單位,我才感覺很大的安全感。我和媽媽回到家,坐在沙發上腦子裏還特別亂,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攪得我很難受,有時還感覺有個女人跟著我,能看到她的嚇人的長相。

爸爸、媽媽和媳婦一塊安慰我,和我說沒事,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就會保護的。我開始半信半疑,頭暈心慌不舒服,醫院檢查啥病沒有,實在沒轍了,就在心裏念了幾遍,感覺踏實多了。

媽媽說:要是常人遇到這事就得認為是精神病或去看虛病,我們的師父無所不能,只要心誠師父就會管的,不用花一分錢。於是我就在心裏又念了幾遍這九個字,感覺好多了,然後媽媽又讓我聽師父講法,給我戴上護身符。聽了一會,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啥事沒有了,一切正常,困擾我幾天的抑鬱症狀消失的無影無蹤。大夫說這種病得經過一段時間才能好的,而我只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完全好了,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偉大了,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我現在已經完全恢復,身體所有的反應都消失了,在慢慢的走進大法。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感受到大法帶給自己真正意義上的「身心健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