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資陽市77歲劉淑輝被劫持入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八點,資陽市雁江區法院刑庭(第四審判庭)副庭長范萍打電話,叫家人把七十七歲的劉淑輝帶到雁江區第三醫院去體檢。

范萍帶著六個警察開了兩輛警車,把劉淑輝及攙扶老人的女婿挾持到第三醫院。警察們挾持劉淑輝母子體檢完,范萍欺騙劉淑輝說:你趕快上車!你的腳走路不方便,我們送你回去吧。劉淑輝非常堅決的拒絕說:我們自己回去,不要你們送!她的女婿也說:有我攙扶我老娘,不麻煩你們。

跟去的四個女警、一個男警馬上把劉淑輝挾持上車,劉淑輝緊抓著其女婿的手全力抵阻上車。范萍就叫劉淑輝女婿也上車。范萍指揮兩輛警車往法院開,她自己就上了另一輛警車。

到了法院,范萍對劉淑輝女婿說是「上面」的指令,她們只有執行。當天下午把劉淑輝劫持到看守所。范萍說第二天直接送監獄。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十九年來,劉淑輝老人一家人歷經了殘酷的迫害,家破人亡。

劉淑輝此次遭迫害的冤案回放

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劉淑輝的二兒子楊昌文、魏素蓉夫妻被綁架到臭名昭著的資陽市迎接鎮二娥湖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晚七點五十分,十一、二名便衣破門闖入七十多歲的劉淑輝租房處,強行搶走大量的大法師父照片、真相資料、光碟、不乾膠真相粘貼,真相幣若干等,並強迫老太太帶上換洗衣服用警車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陳友榮也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晚七點左右被綁架。

在洗腦班被迫害一段時間後,劉淑輝的家人要求保他們出來。劉素輝、楊昌文、魏素蓉一家三口保證金高達兩萬五千元,還沒收了劉淑輝家三千多元真相幣。

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資陽市雁江區法院刑庭副庭長范萍負責非法開庭,誣判劉淑輝七年重刑,誣判劉淑輝的二兒子楊昌文四年重刑,誣判陳友榮七年重刑。

非法開庭前幾天,劉淑輝出車禍,被汽車橦成粉碎性骨折,她告訴司機說自己是法輪功學員,沒事,沒有麻煩司機,更沒有要司機賠償醫藥費,而是叫司機走了。九月一日上法庭時,是她兒子楊昌文背她去的法庭。在劉淑輝七十多歲高齡、又被汽車撞成重傷的情況下,資陽市雁江區的政法委、610、區法院卻不給劉淑輝判緩刑。劉淑輝的大兒子曾多次書面申請為其母改判緩刑,雁江區法院徇私枉法,不予理睬。

由於監獄不收老人,法院叫劉淑輝回家去養傷。劉淑輝養傷期間,隔一段時間就有法院和劉淑輝戶籍所在地共兩人叫劉淑輝的家人帶著劉淑輝去醫院體檢,體檢完後就叫其家人帶回家去,叫繼續療養。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雁江區法院突然如臨大敵,由范萍指揮開著兩輛警車,六個警察去劫持車傷未癒的殘疾老太太。由於高壓和困窘,劉淑輝七月十日被劫持時,不但車傷未癒,行走困難,而且經常頭暈,前些天去廁所還暈倒在廁所裏,兩耳已經失聰,要大聲喊才勉強能聽見聲音。

如此情況下的老人,還在處處與人為善,卻被雁江區中共壞人非法嚴重迫害,天理何在?

在中共邪黨持續十九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中,資陽市及雁江區追隨江澤民邪惡政治流氓團夥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壞人,對資陽市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傷害是無可估量的,對資陽市全體民眾造成的毒害是無可估量的對劉淑輝及其全家製造的慘烈迫害和深重苦難是無法估量的。

劉淑輝全家十九年遭到的嚴重迫害

劉淑輝的老伴楊永久,雁江區石嶺鎮人。二零零零年一月夫婦倆到北京和平上訪,被綁架拘留十五天,罰款四千元;五月十三日早上,劉淑芬夫婦到雁江區東嶽山上的大眾健身處盤坐煉功,被雁江區國保綁架。劉淑芬被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半月。楊永久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楊永久夫婦再次到北京和平上訪,楊永久被區檢察院非法逮捕,在資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一個月,遭雁江區國保刑訊逼供、強迫寫不修煉保證書。楊永久出獄後,被雁江區國保、公安及雁江區伍黃石嶺鎮壞人經常騷擾、抄家。二零零二年,楊永久因自己及妻子、兒女同為做好人飽受迫害,悲憤交加,於二零零二年底在監視、騷擾中含冤去世。

劉淑輝的大兒子楊昌友,四十多歲,雁江區石嶺鎮人。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資陽市東嶽山上參加資陽市雁江區法輪功學員為慶祝師尊生日舉行的集體煉功時,被綁架,非法關押半個多月。他早已放棄修煉,可是至今仍然不斷被騷擾。

劉淑輝的二兒子楊昌文、魏素蓉夫婦,三十多歲, 二零零零年二月到北京上訪被雁江區公安局非法關押半月,罰款二千,放回後經常受公安局、派出所騷擾。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楊昌文、魏素蓉夫妻再次被綁架,楊昌文被誣判重刑,現在樂山嘉州監獄遭受迫害。

劉淑芬,女,七十七歲,家住雁江區。二零零二年十月下旬到鄉下發真相資料,被雁江區石嶺鎮農經站一個三十多歲女人舉報,石嶺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她,被雁江區公安分局關進拘留所,國保對老人刑訊逼供,在拘留所所長邵遠志打罵虐待下精神失常,幾個月之後才放老人出獄。

二零零五年,劉淑芬在市場上發護身符給一個農民,被壞人惡意構陷,被國保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一點,劉淑芬被雁江區國保從家裏綁架、抄家,被市區610、國安、國保綁架到資陽迎接二娥湖洗腦班,區國保刑訊逼供老人,幾天幾夜不准老人睡覺,用各種卑鄙手段折磨、欺騙老人,強制洗腦轉化老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六日下午五點多,在資陽市汽車總站旁邊的路上貼真相粘貼,被三個便衣警察發現,當晚九點多,雁江區國保及城西派出所近十人,把劉淑芬綁架到租住房,強迫劉淑芬交出鑰匙抄家。不但非法抄了她的家,還非法抄了她三兒子的家,搶走法輪功真相資料,當晚就綁架到二娥湖洗腦班迫害。在二娥湖洗腦班,劉淑輝被肖惠、劉德斌罰站兩個月。劉淑芬不配合邪惡迫害,肖惠、劉德斌就編造謊言,誣蔑劉淑芬有精神病,強行給劉淑芬打毒針,打針後,劉淑芬覺得腿發脹,並且喪失了部份記憶。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劉淑輝再一次被綁架,被誣判重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被劫持到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


迫害劉淑輝的責任人
直接責任人:資陽市雁江區法院刑庭副庭長范萍
資陽市雁江區法院院長:胡軍,副院長:譚明海、何湘、劉崇飛,政治處主任:凌作業
資陽市雁江區公安分局:王英姿
資陽市雁江區司法局局長:劉斌,
資陽市雁江區司法局副局長:吳兵、張敏,
資陽市原政法委書記:唐永良,現政法委書記:李丹
資陽市原防邪辦主任:王安鵬,現防邪辦主任:白偉
資陽市綜治辦主任:唐正雄
資陽市公安局長:劉文武,資陽市公安局副局長:楊紹文
資陽市中級法院院長:李俊,資陽市中級法院政治部主任:劉鈞,資陽市中級法院機關黨支部書記:卿衛華
資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呂傑,資陽市檢察院代理檢察長:雷秀華,資陽市檢察院副檢察長:詹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