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武漢地區公開修煉法輪功的人數高到十萬之多。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後,武漢市就成為惡黨迫害法輪功的重點地區。武漢國安和維穩辦以及暗地裏依舊運作的非法機構「610」辦公室系統,每年都針對法輪功學員擬定黑名單,策劃多起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判刑的冤案。

一、對外宣傳面子工程 對內迫害善良好人

武漢市公檢法機構眾多官員,利用國家機構──看守所,將好人關押,並掩蓋罪惡,知法犯法。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的惡人為了建立自己在民眾中的形像,常利用黨報官媒報導一些警察和獄友其樂融融的假新聞,為自己塗脂抹粉,營造所謂依法治國的和平氛圍。實則串通「610」人員,針對法輪功學員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表面上對看守所服刑人員關懷備至,其實是借他們的手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對待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時,他們也是能推則推,不負責任的掩蓋搪塞其罪行。對比在鏡頭前宣揚的所謂法制和人性關懷,現實辦案中的不講道德、欺壓民眾的官派作風才是看守所中處理事務的真實情形。針對從武漢乃至湖北地區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成為迫害好人的黑獄。

二、採用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又稱二支溝看守所,原是女子看守所,現在也設立附屬男監。它是武漢地區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座邪惡的集中營,是幾乎所有在武漢被劫持的法輪功學員都會經歷的迫害場所。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此看守所非法關押過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尤其是迫害法輪功的高峰期,不少法輪功學員在此先後遭受過睡死人床、吊銬、毒打、野蠻灌食、關小號、長時間罰站不准睡覺等各種酷刑折磨,有學員被迫害致傷、致殘、致死,也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近年來,由於海內外的輿論壓力,這個看守所更多時候是和洗腦班配合,一明一暗,兩個機構同時實施迫害,致使被綁架來的學員要經受雙重冤獄迫害之苦。

中共酷刑:吊掛
中共酷刑:吊掛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負責接收國安特警和派出所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這些學員被作為政治犯處理,關押期間被刁難虐待,並且不給出期限的肆意關押。部份學員被判刑政處罰,在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十至三十天後由管轄派出所和區「610」秘密送往洗腦班繼續迫害;另一部份學員則是被強行綁架,抓人後一兩個月才通知家屬,連逮捕令都是抓人之後再補發,可見對待法輪功,這些部門從來不講法律。一些學員就這樣被非法扣留在拘留所長達半年甚至一年。

第一看守所還是非法審判武漢法輪功學員機制中的一個環節。一些學員在被綁架到看守所後,惡警將案件移交法庭卻不開庭,拖延迫害時間,將人羈押在看守所一年兩年,再另行密謀非法審判定罪。

三、近年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案例

二零一四年,湖北法輪功學員肖愛秀女士在武漢水果湖的一個小區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惡人綁架並誣告,九月二十九日被水果湖派出所警察押到武漢第一看守所迫害,遭獄警指使的刑事犯毆打迫害。期間有親友去給她存過錢,卻被牢頭掠奪。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在關押近一年後肖女士被接回家中。此時她已經出現幻覺,整個人乾瘦蠟黃,十天後就離開了人世。根據她生前的面色和身體症狀判斷,疑是中毒而死,這和第一看守所的虐待脫不了關係。

多次被綁架的武漢法輪功學員周玉琴女士,曾在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多。在武漢市中級法院對周玉琴案做出撤案判決後,辦案警察拒不放人,又違法將周玉琴轉移到江漢區洗腦班關押。

二零一六年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陳歡、周紅燕、黃海英、王旖旎四人,只因為講真相就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一年之久。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上午,武漢市洪山區法院無視法律法規,非法判處陳歡五年,周紅燕、黃海英三年半,王旖旎二年。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早上八點左右,武漢學員馮蘊青被武漢公安局綁架後一直關押至今。目前仍然被非法關押在武漢第一看守所,儘管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法院已經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受理了馮蘊青被構陷案件,但是它們仍然採取拖延不開庭的手段,變相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馮蘊青。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十三歲的彭老太太去給第一看守所給她因煉法輪功而被冤判的女兒黃玉鳳存錢。當老太太拿出準備給所長的真相信後,多名三十多歲的警察上前圍住她拍照,恐嚇威脅要調查她。老太太在存錢窗口交款,工作人員藉口機器壞了,故意刁難不給辦理。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沒有力氣和年輕警察申辯,最後竟被趕出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四月至五月,武漢國安維穩機構夥同「610」人員密謀在武漢全城綁架法輪功學員。侯咪拉、侯愛拉、饒曉萍、黃詠梅、周名利、張賓、熊振元、張紅、周朝霞、鮑裕農、蔡滿意、朱春蓮等眾多法輪功學員被劫入第一看守所,並且長期無法和家人聯繫。看守所惡人找藉口推脫不給家屬拘留票,先抓人後補逮捕令,安插假罪名。

四、二零一八武漢參與迫害法輪功高官落馬

據不完全統計,武漢市各地區因參與迫害而遭到報應的610系統、公檢法人員,派出所社區等相關單位高達三百五十多人。其中包括惡人本人遭報和禍及家人的情況比比皆是。

王晨,二零一一年起任武漢市中級法院副院長、代理院長、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二零一一年四月,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凶之一周永康視察武漢半個月之後,中共武漢當局開始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王晨利用武漢市法院院長的便利條件,不遺餘力地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製造冤假錯案、偽造證據、綁架律師和參加庭審旁聽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升官發財,昧著良心把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送入監獄。二零一八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中旬,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裏,各地十二個中共檢察院、法院頭目接連落馬,官方通報中稱其「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審查和監察調查。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湖北武漢市中院院長王晨被確認為調查對像之一。

李忠,武漢市副市長李忠。二零零零年後曾在武漢多個轄區擔任重要職務,卻利用職務迫害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二零一七年在他任職武漢市副市長期間,武漢市有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他還在《長江日報》刊登誹謗法輪功的文章。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湖北省紀委監委消息稱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審查。

六、邪黨出台政策 公檢法辦冤案之罪由個人承擔

中共公檢法在長達十九年對法輪功及學員的迫害中,製造出無數冤假錯案,今天中共在難以生存之際,為了達到欺騙民眾的目的,再一次欲將被它利用的公檢法人員拋棄,以維持其苟延殘喘的獨裁暴政。近年來,中共出台了一些針對警務部門、公檢法部門的新規定。所有冤假錯案要個人負責,也就是集體犯罪,個人承擔。即使是執行中共的迫害命令,也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終身。如果誰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哪怕是調走、退休,到清算那天也得受到法律追究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中央政法委:公檢法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一文被大陸各大網站轉載,文中說:「建立健全合議庭、獨任法官、檢察官、警察權責一致的辦案責任制,法官、檢察官、警察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明確冤假錯案標準、糾錯啟動主體和程序,建立健全冤假錯案的責任追究機制。對於刑訊逼供、暴力取證、隱匿偽造證據等行為,依法嚴肅查處。」

二零一六年三月更新發布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當中,取消了「執行上級命令犯錯可不追究警察責任」的舊條款,並特別強調「誰執行,誰負責,不能免責」。而且檢察院、法院也是一樣。

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發布的《關於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文件中明文規定,禁止公安、國安在偵查階段刑訊逼供、暴力威脅,禁止任何人威脅、引誘證人作偽證以及進行其它干擾司法機關訴訟活動的行為。

七、認清中共邪惡本質 不再迫害法輪功好人

看守所向來是抓壞人的地方,而武漢市政府卻容忍公檢法系統顛倒黑白,將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投入監獄,連上訴喊冤的權利也要剝奪,父母官魚肉百姓的行徑應受到法律、道德的譴責。正義的天平永遠會向好人這邊傾斜,迫害真、善、忍的中共惡黨,也一定會受到清算。國際社會都在密切關注著中國發生的迫害,江澤民集團已在多國遭到起訴。

現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的官員和警察必須立刻無條件釋放在此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確保他們安全回家。在接收被抓到此處的無辜法輪功學員時,要明白他們本就無罪,不能用犯人的手段欺侮迫害他們。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儘快釋放這些善良的好人。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安全,你們就是在戴罪立功。同時在這裏呼籲海內外更多正義之士站出來,揭露中國邪黨的罪惡;也希望更多公檢法人員能立即認清中共偽善嘴臉,停止迫害法輪功,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地址:
位於武漢市東西湖區東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場內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場下車,或者坐輕軌到額頭灣下車
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電話:
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
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訴電話)
所長姚衛平13006365985
所長張文華13871031338
塗小紅 15337261756
警察1897163778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