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磐石市法輪功學員金國蘭姐妹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磐石市法輪功學員金國蘭女士與媽媽和兩個妹妹一家四口,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中,曾多次遭到綁架關押、強制洗腦、非法勞教、判刑等迫害。二零一五年,金國蘭被非法判刑三年,妹妹金國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下面是金國蘭自述被迫害經過:

一、一家四口都被非法勞教

2004年妹妹金國琴在散發真相資料中被非法抓捕,警察想把我家人都抓起來,這是他們預謀很久的事。由於他們長期跟蹤迫害,我媽媽和兩個妹妹一家四口都被非法抓捕,送到了看守所,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媽媽和兩個妹妹也被非法勞教。

在去勞教所的路上,我們一家四口一路喊法輪大法好。到了勞教所,警察侯志紅呵斥我不要喊,我不聽,人多的時候,或吃飯的路上我都喊。侯志紅到外邊同時拿來二根電棍,就往我身上電,頭髮,臉,脖子,衣服裏邊,在我身上到處都電。我臉上耳朵都是大泡,流著黃水。那一次我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二、與妹妹再次被綁架折磨

2010年,我在講三退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舉報,警察把我送到派出所,然後又到我家翻書,尋找迫害我的證據,在派出所待了一宿,第二天又把我送到縣公安局進行迫害,他們對我連夜突擊提審,那時是八月份,他們把我身上圍上棉被,熱的我喘不上來氣,他們問我書是從哪裏來的,我不說他們就把我的手背扣到後邊去,恐嚇我,說再擱上幾個磚頭。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酷刑演示:手銬腳鐐

在警察的無理審訊和逼迫下,無意中把妹妹的名字露了出來,導致妹妹被抓,使妹妹吃了很多苦。我和妹妹被關在一個屋子裏,妹妹一句怨我的話都沒說,我倆被非法關押近半個月,警察拿來了通知單,告訴我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妹妹被判一年零六個月,送往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由於檢查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我倆回到家裏。

三、被非法判刑三年,妹妹金國琴被非法判刑四年

2013年我在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非法抓捕到煙筒山派出所,後被送進磐石市看守所,讓我和妹妹檢查身體,讓我們抽血,我們說沒有病、不檢查身體,堅決不抽血,因為我們煉法輪功的都知道,全國各大醫院,特別是部隊醫院,江澤民都下了活摘器官指標,對法輪功下了「殺無赦」的惡令,噁心的大夫為了牟取暴利昧著良心殺人。在醫院裏我和妹妹大聲喊,警察強迫抽血了!我倆一喊,很多人都來看,警察一看,怕露了馬角,趕緊說不抽了,上車。他們還不死心,就把我們拉到吉林市465醫院,到了醫院大廳,我們倆一起喊警察迫害好人了,強迫抽血了!所有的目光都在看我倆,警察一看不行,然後連拉帶拽,把我倆推上了警車。他們還不死心,又把我們拉到吉林市中心醫院進行迫害,到了醫院門口我和妹妹都不下車,警察使勁拽我們下車,妹妹把車座套拽壞了,我們下車就往人多的地方跑,沒跑幾步就被抓回來,警察罵我們,說要把我倆拉倒沒人的地方揍一頓。

然後又把我和妹妹轉到吉林市看守所,家裏人在濟南請了維權律師,但一直不讓律師參與,就一直往後拖著,吉林市看守所(管教)逼迫我家人解除外地律師委託手續,說不辭退律師不開庭。

就這樣在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了一年半,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我被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604監室,每天被逼奴役幹活,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我拒絕做奴工,被吉林市看守所惡警加戴刑具,連體手銬腳鐐,走路直不起腰,上廁所得別人幫助,晚上睡覺縮成一團,痛苦難忍,這樣折磨了我整整七天。

我和妹妹金國琴在吉林市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十個月後,吉林省磐石市法院於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沒有通知家屬和聘請的律師的情況下非法開庭,並恐嚇我的家人說:「你們請的律師來了我們就抓。」

這樣法院在所謂的一審後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妹妹金國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關押到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

酷刑演示:碼坐
酷刑演示:罰坐小板凳

在監獄裏,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強制洗腦迫害,灌輸洗腦的東西,不是所謂「學習」就是強制坐小板凳折磨。我被懲罰坐小板凳,兩隻手放在大腿上,直溜溜地坐著,說是軍人坐姿,一坐坐到晚上九點,表面上好像沒甚麼,坐幾天之後就很難受了,他們又加重迫害,開始不讓我洗臉,洗腳,我身上開始有異味兒,眼皮特別難受,又幹,都快粘到一起了,我就用吐沫擦一擦,臉都髒乎乎的,後來我就絕食抗議,三天沒吃沒喝,就這樣半個月沒讓洗臉洗腳,坐了一個月小板凳,我的屁股都坐破了,出血了,屁股不敢坐板凳了。兩個多月後,我實在承受不住這種迫害,被迫害的違心的所謂「轉化」了。 由於自己沒做好,沒有信心和勇氣寫出來,為了解體這史無前例的迫害,讓百姓了解真相,我要曝光邪惡。

還有的被迫害經歷和日期記不清了,我只簡略的寫出這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