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這個稱號的神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時常有人會問我,「你是怎樣得法的?」每個人得法的背後都有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常常聽起來像是巧合。作為學員,我們都知道沒有甚麼是巧合的,我們身邊的一切都是命中註定和安排好的。然而我的修煉故事和其他人的一樣──是一個很巧的機緣。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早上,正當我的咖啡要喝完時,我的先生看著報紙突然喊道:「那個國際園遊會現在正在公園舉行!我們年年都說要去,但是總是找不到時間。今天是最後一天了。」聽先生這樣一說,我也心血來潮,站起來就說:「好吧!我們去!」

順著園遊會走著,我接到一份傳單。我艱難地看著從來沒有見過的文字──「法輪大法」。這是甚麼?接著我又收到了一份光碟。我好奇地問這份光碟是否是免費的。「是的,是免費的。」一位和藹可親的亞洲女性笑著對我說。我看了展示區一眼,一邊走一邊心裏想著:幸好沒有人追著我繼續講。我記得展示區裏寫著「能量」二個字,我心想「誰不需要能量」。傳單上有一個人在打坐,讓我想起了大學時曾經學過超覺靜坐。我一直都想再重新開始靜坐,我順手就將傳單和光碟收進了包裏。

那天傍晚我仔細看了一遍下午收到的傳單和光碟。作為一個很少看新聞的人,我最多也只是看報紙的娛樂版。我看了光碟,我很驚訝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迫害竟然發生在當今的中國。這麼嚴重的事情,我竟然一無所知。一個星期內,我就從週末版的娛樂新聞裏看到了免費的法輪大法學習班。「法輪大法」短短的一週內我兩次讀到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大法,這一定是上天安排我要了解這到底是甚麼。我打電話去了解了學習班的詳細情況,緊接著參加了九天功法學習班。參加學習班的大部份是已經在修煉的華人學員,但是也有很多像我一樣的西人來學。

我就像被喚醒了一樣,第一堂課後有一種力量促使我每個星期都來。別的西人學員有的來,有的沒有再來了。

我長期以來對保健和復健的偏方就很感興趣,學過營養學、草藥學、足部按摩、瑜珈等等。我心想這個大法對我的瑜珈鍛練是一個很好的補充。學習班的負責人說我們學完五套功法後就可以開始學習《轉法輪》。我立刻就預定了一本。

在等著書到來之餘,我決定用電腦來看師父講法的第一講。我從來都沒有看過或聽過大法的這些內容,我就像被迷住了一樣一邊看著一邊微笑著。我越讀越震撼,身體也不知不覺的越來越挺直。從那天開始的每天晚上,我只要一有時間就會看一講。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

當我了解到大法的修煉原則是「真、善、忍」時,我那時天真的想:「這有甚麼難的。」在同修的鼓勵下,不久我就開始定期學法,並開始讀法輪大法網站上的其他大法書及師父各地講法。慢慢的我不再需要補品、藥物、按摩療法,甚至連瑜珈我都不再練了。我的修煉就這樣的突飛猛進,我感到每個星期都有新的認識。我曾想過把自己這一切感受都寫下來,可是這麼深的認識要從何寫起?

我初期修煉還有一個感受,就是感覺到一股力量很輕柔的通透全身。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有在學法或背《論語》的時候有這種感覺,慢慢的時不時我都會感覺到這股力量,而且越來越強。我躺著的時候,感覺到身體在微微的震動。這一切都在無意中鼓勵著我修煉。

雖然我的身體沒有明顯的變化,但是在很多方面我感覺自己好像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我沒給太多身邊的人講關於我修煉的事。對於講真相,我還在突破我自己的這一關。有人說:「你每天和那些中國人在一起,人家不會覺的你很奇怪嗎?為甚麼煉法輪功比練瑜珈好?你就想當一個中國人,不是嗎?」我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修煉」。因為「修煉」對西方人來說是個陌生的詞,所以每當我提到「修煉」二字,人們都會用不理解的眼神看著我。

我開始參與更多的洪法活動,包括遊行、展覽以及神韻推廣活動。我挨家挨戶發傳單,告訴店家把我們海報貼在他們的窗戶上。我也參與了其它活動及購物中心的神韻推票活動。我們還去了大型企業,比如:律師事務所、會計行和大學裏面推票。剛開始時,我們可以感受到人們有一點抗拒,但是當我們把每張傳單上標注上了是送給那裏具體的哪個人時,他們都接受了。幾年過去了,他們的態度變的很友善,還告訴我們:「謝謝,我們會把傳單交到每個人的手裏」。從此我們也很少遇到不接受的人。大家都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著我們。

幾年的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我越來越感受到我與不修煉的常人之間的差別。我無法想像如果離開了大法,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我知道自己一直都沐浴在大法中。

我意識到有很多阻撓我修煉的干擾,我知道我所遇到的難都是我很久以前欠下的。我也知道我一直都是在一邊接受著對我堅定修煉的考驗,一邊在承受著自己的魔難。有一陣子我感到有一點焦慮,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會有甚麼樣的魔難。通過學法,我意識到無論是甚麼難關我一定能過這些關, 因為我是大法弟子,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撓我修煉。堅持學法才使我能夠順利的過那些關難。

我開始堅持每天學習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以及大法的其他書籍和師父的各地講法,並且感受到了認識上明顯的差距。我經常參加大組學法,並極力推薦大家都參加。

我常常早上睡醒覺就想著法輪大法好,並且慈悲的對待來臨的一天。但有時,我也有沒有那麼樂觀的時候。除了修煉中的考驗、魔難和許多方面的干擾,我也有很多很多執著心需要去。對於這一點,我有一個小妙招──那就是時時向內找。向內找並不是那麼簡單,也不是那麼輕而易舉就能做到的。但那很神奇,也是我必須時時做的。這並不容易。有些執著心我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有,包括感傷心、安逸心、及恐懼心。我很難發現的是我自己有很多深藏起來的執著心,當那些醜陋的執著心稍有顯露出來,我自己都很驚訝,我怎麼會有那些執著心呢?當我想著我要去掉其中一個執著心時,我才發現很難,那些執著是一層一層很多層。

我覺的自己的修煉道路就像登山。登山的路途會一直的改變。有時道路很窄,時上時下,有巨石需要攀爬過去,有小溪必須跨越過去,有時烏雲密布並且有各種各樣的其它難關在等著我,會突然間出現。我常常發覺到自己在修煉這條路上是跌跌撞撞的。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是有一點動搖,但是我一直在堅持學習師父的講法。跌倒了不要躺在那,站起來!是的,我站起來並且堅持著繼續往前走。修煉的路上有時真的很難,那時我就會告訴我自己「我是一名大法弟子!」。

無法用語言表達「大法弟子」這個稱號有多麼的神聖,我有多麼的榮幸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

我真的非常感激所有曾經給予我幫助的同修們,不論你是教過我煉功動作或是和我一起學法。可能你曾經幫我糾正了煉功的動作;你也可能告訴我了一個修煉大法的神跡來鼓勵我精進;又或許我們曾經參加過同一個大法活動;可能你在新年時包了一些餃子給我;有可能我們曾經一起出國參加過法會。因為語言不通的關係,我們也許未曾說過一句話,只是彼此笑著點了點頭;也可能只是因為你的參與和勤勞鼓勵了我更加精進。你們知道我在說的是你們,與我一起修煉的同修們,謝謝你們!謝謝你對我修煉的參與和影響。我們大法弟子是一體!

修煉以來,無論大小事,我都深切的感受到慈悲的師父時時就在我身邊。每一天,我都可以感受到師父對我修煉的鼓勵。「謝謝」二字無法準確的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但這是我唯一能夠表達的。謝謝師尊,謝謝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