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孫友桂遭四年冤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市江夏區今年五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孫友桂女士,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被非法抓捕、抄家搶劫,枉判四年,被投入武漢市女子監獄,遭受了種種迫害。孫友桂家平時就靠她賣菜糊口,小女兒當時還未成年,非常悲傷。

下面是孫友桂女士講述她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我在武漢市江夏區江北兵工廠門前給的士司機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兵工廠保衛人員上前拉住並將我拉到門衛值班室。不久,江夏區紙坊派出所來了一男一女兩個民警,他們搶走我的包,將包裏的真相資料倒在地上,那個女警察還將師父名字寫在地上讓我用腳踩,我不踩,她就上前打我兩耳光。隨後,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

中午,他們去抄我的家,抄走真相資料,並劫走一萬九千多元寫有「法輪大法好」的錢幣,這些錢我是準備存銀行的,當時我丈夫在場,他們並沒有開清單給我丈夫。在派出所時,警察強行讓我做所謂的「三採」(採手印、腳印、採血),要我按手印,我不配合將手攥得緊緊的,他們就強行掰我的手,掰不開,他們就拿針頭亂扎我的手,後來被扎針的手腫了好幾天。

之後,他們把我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九個月時間裏,所謂的辦案單位人員非法提審我時,我提到錢是我的私有財產,他們才不得不把錢歸還給我丈夫。在看守所我堅持煉功,有一次,看守所有檢查不許我煉功,我沒聽她們的,坐在鋪板上發正念,監室領頭的犯人把我從鋪板拽到地上,並且打了我。我坐在地上沒動,繼續發正念。

二零一四年十月,武漢市江夏區法院非法庭審我,在法庭上,法官問我有甚麼話說,我就問「我是利用了甚麼邪教組織?破壞了國家哪一條法律的實施?破壞到甚麼程度?」法官一聽,立即宣布休庭,不讓我為自己辯護。之後法院非法判我四年有期徒刑。我不接受,上訴到武漢市中級法院,中級法院只是走個過場,仍然維持原判。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我被投入武漢市女子監獄繼續迫害。武漢市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是與他們的經濟利益掛鉤的,他們的手段是極其殘酷的,見不得人的。他們害怕曝光,用盡一切辦法掩蓋,整人時總是在讓人看不到的地方或者在沒有監控的地方。

入監後首先是到入監隊,我不配合那裏的一切,結果每天被罰站,從早上七點站到晚上將近十一點,站了兩個星期。不讓我到超市購生活用品,也不允許別人借我用。包夾還說,你不聽話,上廁所沒有衛生紙用,看你怎麼辦?

兩星期後,我被分到出入監區出監分監區,因我不配合,他們對我嚴管。監區教導員周春、分監區指導員張軍,分監區隊長蔡瑛直接分管我,她們在犯人中挑選四名犯人包夾我,分成白天一班,夜間一班,不分白天黑夜給我灌輸歪理邪說。包夾人員被獄警唆使,有權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胡作非為,她們任意對我罰站,高興時讓我坐一下,不高興時就讓我站著,再不合她們心意就加長罰站時間,也不讓我洗漱。眼睛稍微要閉,她們就用手指彈我眼珠,或者推我,或者用手指掐我身體某一部位的皮膚。

一方面精神摧殘,一方面肉體折磨,侮辱打罵。一次竟要我連續站了八天八夜,看我沒被摧殘倒,她們又生一毒計,夜間趁我迷糊時,給我吃一大把破壞中樞神經的藥。她們還剝奪了我的接見權,一年中只讓我見了兩次家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我被調到七監區二分監區。一天晚上監區教導員張彩紅、指導員胡小平把我叫到辦公室談話,問我今後的路怎麼走,我說我會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她們說我還需要「學習」。說是「學習」,實際是變相的整人、罰站。她們每天讓我罰站到晚上十二點鐘才讓洗漱,正是寒冬季節,每天洗的時候水都冰涼的。一天我向分管獄警魯義珍提出能不能隨著監號的人一起洗,結果監區教導員張彩紅說我態度不好,說話聲音大了,其實她們是找茬迫害我,給我戴手銬一天一夜。

二零一六年六月,晚上十點多鐘我已經睡著了,七監區獄警鄒昌瓊在巡監時,說我睡覺腿沒有伸直,要我把腿伸直睡,我覺得這是干涉人身自由,誰還規定了睡覺該怎麼睡。她就把我拖出去罰站,站到半夜兩點鐘,我對看管我的人說,白天做了一天事,第二天還要做事,讓她去報告幹部讓我睡覺。鄒昌瓊不許,我自己要去睡,看管我的值班人員打我,又把我拖到辦公室沒有監控的地方打我。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打我三次,獄警鄒昌瓊在場,說給我一個機會,要我答應以後晚上睡覺腳伸直睡,我認為這是無理要求,沒有答應她。監區區長劉小紅也來了,要我保證以後睡覺腳伸直睡,我說這怎麼能保證的了,睡著了誰知道啊。結果鄒昌瓊說給我機會我不要,她們就拿來手銬將我兩手強行反銬在鐵門上,我當時就疼暈過去了。這樣銬了一天一夜,也沒有給我飯吃。第二天下午五點鐘把我送到監獄禁閉室。

中共酷刑演示:手銬
中共酷刑演示:手銬

在禁閉室,每天強行戴手銬只讓睡兩小時,有專門的犯人看管,一天三餐就是白飯加辣蘿蔔,因為便秘,多蹲一會兒廁所,看管人員都大喊大叫,不讓多蹲。不讓洗漱,上廁所不讓沖水,招引很多蚊子叮咬。牆上爬滿了蚊子,每天罰站時間長了,腳腫的變形,腳上還被蚊子叮咬得一片紅。每天就是強行聽污衊大法的錄音洗腦迫害,再就是逼寫檢討書。有一天早上,包夾人要我喝水,我不喝,她們就灌我。我懷疑水裏下了毒。一天晚上十二點鐘,禁閉室的一個三十多歲獄警來巡監,我問她好,她讓我上前一步,我以為她要與我說話,沒想到她動手打我,還用手扯我的頭髮。

在禁閉室被關十五天後,回到監區。因為我沒有按她們的要求寫所謂的檢討書,在監區隊前,召開所謂的批鬥會,並找三個犯人做所謂的證人,她們按獄警的意思歪曲事實。

作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因不願放棄自己的信仰,在中共的黑監獄裏,遭受種種非人的折磨迫害。那些獄警和犯人我今生與她們無冤無仇,她們被謊言矇蔽,為一點小利昧著良心迫害好人。一個叫羅瓊芳的包夾,一年多時間裏,貼身包夾我,很賣力,充當打手,有一次在監區剪頭髮,剪完頭髮,我脖子身上都是碎頭髮,她不讓洗,我要洗,她就要把我的水倒掉;有一次她說我的作業不合格,我正要坐下時,她一腳將我的板凳踢得老遠;有一次我在監區大廳被罰站,當時做衛生的人正在掃地,掃到我面前時,我挪動一下腳,羅瓊芳看到了快速跑過來將我猛推一下,目的把我推倒想讓我頭撞到牆上,但我沒有被她推動。

在武漢市女子監獄,發生在我身上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十九年來,還有許許多多法輪功學員在這裏遭受肉體迫害和精神摧殘。呼籲所有正義人士關注這裏,制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