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修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叫佳英,今年六十五歲,家住山東農村。我大半輩子除了苦就是難。最近這四年來,因為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身體與家庭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感謝法輪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

苦難人生

自從嫁到丈夫家就沒過上一天好日子。丈夫是一名煤礦工人,我在家拖著兩個孩子,還得伺候苛刻的公婆。

三十多歲時,丈夫患上了肝硬化腹水,醫治幾年不見好轉,後來又查出肺癌。經濟上、精神上的壓力太大了,我的身體一下子垮了,常年頭暈、噁心、半邊身體麻木,還經常摔跤,甚麼活也幹不了,年紀輕輕的就變成了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婆。

丈夫去世後,煤礦也倒閉了,沒人過問過我家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為了活命,兒子學也不上了,帶著我這個病媽來到這裏打工。兒子與朋友合夥開了一家婚慶公司,不久因經營不得力倒閉。錢沒賺著,反過來還欠債十多萬,女朋友也吹了。這意外的打擊,讓人覺的真是沒出路了,我的身體越來越差。

有幸走入大法修煉

二零一二年八月,和鄰居聊天,鄰居知道我疾病纏身,告訴我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附近有位煉法輪功的劉姐,人品很好,讓我去找找劉姐看看,煉煉法輪功說不定身體能好起來。

聽鄰居這麼一說,我就去了劉姐家。劉姐得知我是因為身體有病,想煉法輪功,對我特別熱情,馬上拿出師父濟南講法光盤放給我看。我坐在沙發上聚精會神的看。第一講剛看了大約一半,我突然感覺輕飄飄的飄起半米多高。我很驚奇,又有點害怕,不知是怎麼回事?就跑去廚房問正在做飯的劉姐。劉姐告訴我別緊張,這是好事,我就又坐下來繼續看第一講。覺的師父講的句句入心,自言自語的說:「太好了,太好了,我怎麼早前不知道法輪功呢?」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去劉姐家聽師父講法,劉姐很快教會了我五套功法。看完了師父講法錄像,劉姐讓我和她一起學《轉法輪》,說這本書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修煉人要天天學。我不識字,只能坐那裏靜靜的聽劉姐念《轉法輪》。

學法一段時間後我突然看到一些山山水水、花草樹木,我知道這就是師父說的天目開了,看到的是另外空間的景象。像第一天看師父講法錄像時飄起來的這種事也經常出現。劉姐說我根基好,我只覺的法輪功太神奇了。學法煉功的信心更足了。

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走路輕飄飄的,騎自行車像被風吹著往前跑一樣,幹起活來像三十歲時那樣有勁。

聽師父的話 做好人

這時我決定一邊學法煉功,一邊出去打工掙錢幫兒子還債。我很順利的和一家養雞場簽訂了合同,常年給他們銷售雞蛋,月收入一千多。這時我的一頭白髮開始變黑了,就要掉下來的牙,又從新固定住了,甚麼都可以吃了。

在銷售雞蛋過程中,我按師父的教導嚴格要求自己,從不與人計較,還告訴買主,哪些是人工餵養的,哪些是散養的,哪些新鮮,哪些時間長一些,人們都願來買我的雞蛋。

一次我騎三輪車帶著五十多斤雞蛋去市場,突然被後面的三輪電動車給撞翻了,人被撞在三輪車下面,雞蛋全扣在路上了。我爬起來摸摸身上哪也不痛,也沒有傷,只是損失了兩百多元錢的雞蛋。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肇事人站在那兒沒動,問我他該怎麼賠償?我看著地上打碎的雞蛋,心想: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好人,我要聽師父的話,做一個事事為別人著想的人,我不能跟常人去計較。就對他說:「算了,你走吧!」那人一聽說了聲「謝謝!」就走了。

堅信師父 闖過病業關

二零一五年臘月十八那天,我感到頭像裂開似的疼,接著噁心,上吐下瀉,吐的、便出的都是些咖啡色粘稠物,全身無力,一下子倒在床上失去了知覺。在床上不吃不喝昏迷不醒持續了一個星期。兒子害怕了,把我送醫院搶救。

各種檢查後又是輸氧、又是打針、輸液,我迷迷糊糊的看到身邊的醫護人員圍著我忙來忙去,我一下子清醒了,馬上下床起來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沒病,我有師父保護,我不打針了,我要回家。」兒子與護士又把我按到床上,繼續給我輸液,我又昏迷過去了。

搶救了三天三夜,我又清醒了, 蒙眬中看到一些壞人在往我下肢塞一些咖啡色冰塊,師父在右邊空中的椅子上坐著看著我。我馬上又跟大夫說要出院。大夫告訴我,我得的是糖尿病, 昏迷了十幾天了,不治療很危險……

我堅持出院,醫生堅持必須住院治療,雙方誰都不退讓,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回家,但必須堅持到衛生院打針。

回家後兒子每天用車推著我逼我去衛生院打針,看著我吃飯、服藥,當兒子不在時我就把藥丟到垃圾桶裏。由於體弱消瘦得皮包骨,行動很困難。一個月後,我剛能下地站起來時,就咬著牙開始煉功。兒子不理解,把我的播放器摔碎了,問我:「你到底要你兒子,還是要你師父?」我說:「我沒說不要兒子啊!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得跟師父走。我要不學這個大法我能活到今天嗎?這你是知道的。我這不是病,是師父給我消業,給我祛病。」兒子無話可說。

同修又幫我買來一個播放器, 我可以繼續學法煉功了。自那身體一天天好起來。

三個月後我又開始出去賣雞蛋了,空餘時間就學認字。如今我自己能讀《轉法輪》了。現在熟人見了我都很驚訝,問我:「你怎麼保養的,皮膚這麼細嫩,紅光滿面的?」我說:「我修煉法輪大法了,一身病全煉沒了。」

我永遠忘不了師父的救命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