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的觀念 加強主意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我是九九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還沒怎麼明白修煉,大法就被中共迫害。幾年之後,我才又從新走入修煉。

修煉之後我主意識一直不強,煉靜功、發正念、學法一直迷糊,後來發展到睡過去。同修沒少說我,經常對我說你怎麼又這樣了?時間長了,語氣就有些不耐煩和埋怨。我聽了很不舒服,誰願意這樣?聽不進去,也向內找,找不到原因,心煩,甚至認為同修往我的空間場扔不好的東西才使我這一狀態一直沒有糾正過來。當再聽到同修說我要糾正這不正確狀態時,就更反感了,我說:你們不能老說我,就告訴我說要加強主意識就行。再以後我就躲著那些同修,不給他們說我的機會。

一天,在一個同修家中發正念,發完正念後,同修又說了,我心裏又很不舒服:我也知道哇,可是就是清醒不起來。同修在法上和我交流,我心裏聽不進去,面子上過不去,心裏想:就你們修的好,就看別人的缺點。在這種心態下,可想而知,我們不歡而散。回到家心裏還憤憤不平,鬧騰的厲害,平靜不下來,也很懊惱。之後,好久都沒再去這個同修家,以後再去他家也只是和另一個同修交流,那個同修我都儘量迴避。

二零一六年,也許到了必須要清除這個不好的物質了。一次交流中,同修非常嚴肅的指出我不重視這個問題,我心裏立刻就火了,但表面上我忍住,我說不像你說的那樣,我很重視這個問題。同修說:「你很重視嗎?我看到的是你摟著、抱著、藏著這個東西,不肯曝光它,一提到這個問題你就火,就不舒服、顧左右而言他,不敢正視,同修給你指出來,你還和同修吵,還要求同修應該怎麼怎麼的給你指出,不符合你觀念還不行。你這樣遮遮掩掩、摟著抱著的你不是在要它嗎?讓你不舒服的是你嗎?觸動的是你嗎?我看是那個不好的物質或生命。你說你重視了,可是十幾年來都沒有改變這種狀態,你還說你重視了嗎?」

同修的話讓我很難過,我也明白同修說的在法上,師父應該是看我實在不悟才讓同修棒喝一下。我不知道說甚麼好,心裏很亂、緊張,心跳的很厲害。同修可能看到了我的狀態,就提議我們一起發正念:徹底解體干擾阻礙我主元神正念正行的一切邪惡因素和生命,加強自身的主意識,讓自己的主元神自我主斷。我當時心裏頭有些不情願,但馬上意識到不願意的不是我,我要去掉它,不要它,在師父的加持下盤上腿,感覺能量很強,主意識清晰,頭腦中都是要放棄以前、再以前對這個問題的諸多觀念、不好的念頭和人心。

發了大約四十分鐘,期間沒有迷糊倒掌的現象。發完正念以後,一下子感覺輕鬆了,那些不好的觀念和怕別人知道自己主意識不強的心沒有了,師父告訴我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體悟到了修煉的美好與神聖,同時。謝謝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次一次的苦心安排。

通過這次發正念和清除自己的人心、觀念後,我確確實實從心裏意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我在想,自己平時主意識挺強的,為甚麼一學法、煉功、發正念就會出現主意識不強呢?向內找,找到的人心去掉,找不到的那就從一思一念中一點一滴的歸正吧。

從最基本的坐姿開始

從小自己坐在哪都是癱歪的,感覺像似後仰坐著。修煉後打坐就下意識的坐在那沒感覺有甚麼不對。向內找後有一天,煉功時聽師父說:「身體保持正直」[2],一下子發現原來我的動作都沒有做好。就問同修怎麼能坐正直了?同修說:「那還不簡單,就直溜溜的坐嘛!」可我是真不會,就坐不直溜也坐不穩。一般的人好像沒有這樣的困擾,怎麼辦呢?我只好求師父:師父幫幫我吧,我確實弄不好那個勁。有一天煉功突然覺的後腰好像有一根小棍支在後腰上,一下子就能坐直坐穩了,找到了身體保持正直的感覺,謝謝師父。

這根小棍支撐在後腰一個星期後,一天見到同修,我興奮的和同修分享師父幫我正腰身,告訴同修我知道怎麼使那個勁了,一下子那根小棍沒了。我起了那麼大的歡喜心,我很難過。我又坐不直了,這個教訓太大了,我跟師父說我錯了。師父就又幫了我一次,經過這次教訓,我再也不敢起歡喜心了。現在我基本上能坐直了,身體坐直時,主意識相對會清醒,不易迷糊。師父說:「一正壓百邪」[1],我悟到坐正本身就是「一正」。所以我儘量堅持做到,也有一些好的效果。

去掉爭鬥心、妒嫉心

但是這種狀態還是時好時壞,煉功、學法、發正念還是達不到自始至終的主意識清晰,我知道作為修煉人還必須要做到修心斷慾,內心清淨無為,主意識才能達到更清醒。

我脾氣不好,很容易被別人帶動。有時同修說話聽著不舒服就想懟回去,甚至想整出個對錯。說話態度好像很柔和,其實心裏不願理她,因為對同修有成見,覺的她總是不符合自己的心思,就是故意找茬不滿。有時表面上覺的沒啥問題,處理的挺果斷,回家後心裏就不平衡,爭鬥心被勾起來,有時還會產生妒嫉心,被妒嫉心衝擊的爭鬥心更強,反映出來很明顯。我就想:我一定要去掉它、消去它,要用祥和的心態和語氣對待別人。

在不斷的忍耐和抑制不好的情緒中,脾氣在漸漸的變好,特別是跟家人的日常生活中我儘量做到忍,不管家人多麼無理取鬧我都儘量做到心平氣和。因為我知道:在家人面前才是我真實的修煉狀態,忍住一絲絲負面情緒、抑制想要發脾氣的衝動,這都是法中「忍」的體現。現在家人都覺的我變好了。

學會排斥和抑制不好的東西

有一段時間,和同修交流時都會觸動我心,向內找覺的自己沒有錯啊,同修的指責和埋怨讓我很不舒服,這不好的物質增加了自己的負面情緒,感覺修煉怎麼這麼累,由於不讓說的觀念和還未修去的人心執著,自己常常陷在懊惱中無力自拔,好長一段時間不想和同修接觸。

和同修交流時同修說:你覺的不好你就排斥啊!我還懊惱的說:你們知道我不會排斥你們還說。那一段爭鬥心很嚴重,經常和同修發生衝突,心裏很鬱悶。我就不斷學法,慢慢的,我能分辨出甚麼是不好的東西,同時發正念,在法中歸正自己,抑制自己的魔性,加強佛性,排斥不好的行為、念頭、觀念並去掉它。

現在,雖然我主意識迷糊的狀態有所改變,但是距離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我知道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重視主意識的加強,要加強正念,正悟法理,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給自己留遺憾。我請同修監督我。

我要不斷的歸正自己,強化自己的主意識,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圓滿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