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奪探視權 瀋陽東陵監獄逼迫家屬誹謗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連法輪功學員曲連喜的兒子去瀋陽東陵監獄探望父親,門衛年輕警察把他叫到一邊,問他煉不煉法輪功,他說不煉,然後警察叫他說誹謗大法的話,他不說,警察說:「上級有規定不說就不讓見。」警察就說一遍誹謗法輪大法的話,告訴他說「只要重複我說的話就讓見」。他堅決不說,警察說:「不說就證明你煉」。

曲連喜的兒子說,「你問煉法輪功的,他們能說自己不煉嗎?」警察無話可說,就說:「領導不讓見,你也別難為我,不說那話就不能見。」曲連喜的兒子說:「你解決不了,給我找領導,我要見領導。」僵持了好一會,他給領導打電話,領導才下來見了他。

這個領導姓裴,是六監區的隊長,來了之後,說的和那個警察一樣,也讓曲連喜的兒子說誹謗大法的話,曲連喜的兒子說,「我認為那句話不好,我就不說。我工作忙,外企工作請不了假,你不讓見,為甚麼?」這個領導也說不出甚麼,推卸責任,說他沒辦法。

曲連喜的兒子說:「不行,我必須見到我父親,他在你這兒,我不放心,上次都讓見,這次不讓見,一定有見不得人的事。」好說歹說,「領導」才同意他和父親通了電話,他父親沒說幾句話,那邊警察就把電話掛掉了。「領導」說:「曲連喜甚麼活兒也不幹,整天坐著,我們也沒有難為他。」

是因為曲連喜不幹活兒被迫害不讓見?還是害怕家屬煉法輪功不讓見?或是因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被家屬知道不讓見?總之,監獄不讓法輪功學員與家屬見面一定有見不得人的迫害在裏邊。

大連市五十九歲的曲連喜,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由於堅持修煉,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歷經十年冤獄後,又在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多,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回家,是勞教所被廢除後最後一名從大連勞教所回家的法輪功學員。

曲連喜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大連市中山區海軍廣場派出所綁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被非法開庭,冤判四年,法院並未通知家屬。曲連喜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被關押在遼寧省遼南新入監監獄,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被劫持到瀋陽東陵監獄六監區。

瀋陽東陵監獄位於瀋陽東陵區偏遠地帶,這個一貫標榜部級單位的監獄,自二零一二年陳笑含任獄長至今,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操控各監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攻堅戰」,尤其是對新入監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靳俊波二零一六年被迫害成植物人,在醫院又遭受犯人的非人凌辱,二零一七年含冤而死。法輪功學員翟暉二零一二至二零一六年被迫害不能正常行走,長期住院。

關於曲連喜遭受的迫害,請參考明慧網文章《曲連喜一家十二年生死離別的苦難》、《十年冤獄 回家不到一年又被非法勞教兩年》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