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患者脫胎換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二零一四年的四月份,我得了乳腺癌是中期,做了左側乳房和腋下淋巴切除手術,化療六個療程。自己感覺天都塌下來了,無能為力,化療的痛苦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自身免疫力不斷的下降,頭髮都脫沒了。

在我剛化療完第五個療程的時候,在外地的嬸,一個已修煉二十年的法輪功學員,來向我介紹法輪功。

因中共迫害法輪功,一般老百姓一聽說煉法輪功都躲的遠遠的,我是其中一個。嬸說:你先看看《轉法輪》這本書。當時我還很不情願的接過書,打開一看內容,我的心情非常激動,眼淚流了下來,心說:我有救了,這是一本叫人修煉的書,是真正的佛法啊!

我以前曾信了二十多年的佛教,因身體不好才信的,看了不少佛教的書,在氣功流行時,也練過其它的氣功,身體還是有病,這麼多年,我一直在迷茫中。我感謝師父沒有丟下我,通過親屬把我從迷茫中救出來,我一定要修下去。嬸說:修煉要吃苦的。我說:不怕吃苦,沒有苦哪有甜啊!多苦我都要修。

就這樣,嬸把五套功法教會我,她就回家了。

我就每天學法、煉功,就這第二套、第五套功法,我真的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淚。因化療,我各關節骨頭痛的不能盤腿,站著抱輪,胳膊腫的抬不起來,痛的直哆嗦。我就想起師父說的話:「禪定中修煉要長期盤腿,腿一盤又疼又麻,時間一長,開始鬧心,鬧的很厲害。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身體不舒服,心也不舒服。」[1]我咬牙忍著,挺挺就過去了,只有吃苦,才能消業。心裏跟師父說:我一定跟您修煉下去,走師父安排的路,把我的一切全交給師父。聽師父安排,慢慢的去掉自己不好的東西,用我的身體證實大法。

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所有的藥物、保健品、營養品不吃了,不化妝臉色也好看了,還有家裏的理療儀器也不用了,我要做一個真正的修煉的人。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就感到身體裏外都有法輪在轉,腦袋裏面也有法輪在轉。我從小就腦袋疼,上醫院檢查不出毛病,這麼多年就靠去痛片頂著,都吃上了癮。眼睛也不好,心臟病,膽腎結石,胃腸不好,冷硬不能吃,子宮肌瘤等,沒有好地方了。隨著我煉功,這些都好了。我看大法書時,眼睛看字重影,看不清,我就瞇著眼看,他們叫我戴眼鏡,我說不用,這是佛書,慢慢就好了。沒幾天,我再看法時,當看這一行時,字馬上就變大,看清楚了,再過幾天,看字正常了,師父給我調好了眼睛。現在我還都能穿針引線了。

我經歷了三次病業大關,每次都先是發高燒,全身冷的要命。還有各種症狀,各種反應,特別難受,煉功都受影響,堅持不下來。頭一次病業來時,心裏沒有底,有點害怕,上吐下瀉,頭暈的天旋地轉的,渾身冷的哆嗦成一團,各個骨縫都疼,我想我是修煉人,我得學法,看一會書又難受,躺一會,再起來看。

嬸還給我一本記錄大法弟子闖病業關的事例的書,我就看,增加信心。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就信師信法,甚麼都不怕了,三天後一切都過去了,都好了。

第二次病業來時不但發燒,右側乳房都腫起來了,一碰就痛,甲狀腺也大了,還痛,各種不好的現象都出現了,丈夫讓我上醫院,我說這是假相,師父說:「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有師父管著呢,這是消業,不怕,這要是上醫院,那就是癌細胞可能轉移了,四天後,這一切又過去了。我丈夫嚇的直上火,嘴角起了大泡,每次過完病業關,看到我身體神奇的變化,丈夫心裏也服了,

二零一五年兒子結婚了,兒子、兒媳已做了三退了,兒子曾要入黨也不入了。結婚,親屬都來參加婚禮,我修煉大法剛一年的時間,看我的身體恢復這麼好,我就給他們講我煉法輪功如何好,讓親屬們三退保平安,都高興的答應了。

二零一六年,我去哈爾濱,兒媳生小孩,伺候月子,家人都怕我累著,我說沒事,這也是修煉,也能證實大法。月子不好護理的,兒媳剖腹產,孩子晚上要照顧,白天要準備月子飯,湯湯水水的,很多的活。早晨三點半起床煉功兩小時,然後開始做飯,一忙一天,不得休息,學不了法,我就聽師父講法,出門買東西,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晃孫子五個月了,我就回家了,認識我的人都說我變了,年輕了,走路像一股風似的,我對他們說:我修法輪功了,是大法救了我,使我脫胎換骨變了一個人,我沒有常人說的那個病了,就跟他們講三退保平安。

大法救了我父親的命

家人都看到了我的變化,也都相信了大法好,都做了三退。

二零一六年大年三十那天上午,父親正在廚房準備年飯,就感覺腿不好使,走到床邊動不了了。我母親打電話給我,我拿著師父講法錄音給他聽,說一會就會好,我就到廚房去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父親自己下地說好了,就又開始幹活了。父母身體都不好,每年得住院兩三次,打點滴。我教父母煉功,母親煉的挺好,父親因胳膊摔過,受過傷,怕疼,總是堅持不下來,後又不煉了。

七月份,父親坐火車回老家,由外孫女陪著,到那兒沒幾天,腿又不好使了,拄棍走路都費勁,告訴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到家,下火車直接上醫院檢查,腦袋兩側有水腫,壓迫神經導致不能走路。馬上做兩側引流手術,上手術台時,父親看到了一些超常的事,就是那個業力導致這個病的原因,是來索命的。因父親心裏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做的很順利。第二天自己就能下地溜達了。第五天出院。

出院後四十天病又犯了,又住進了醫院,手術位置出現了病變,腦滲血、腦梗、出現了嘴歪、不能說話、不能走路。第二天開始抽搐,專家會診,無法醫治,因兩種病互相抵觸,無法下藥。八十多歲了剛做完手術不能再做手術了,讓家人做好思想準備,病情太重。家人把壽衣都拿醫院去了。這時父親抽的更厲害了,水不能喝,飯不能吃,整個身體都癱瘓動不了了,眼仁都變白了,眼看就不行了。

從住院開始,我就把師父講法錄音用耳機給他聽,當他清醒時我在他耳邊說:醫生沒辦法治了,又不能手術,只有大法能救你了,你發願今生得大法沒好好修,來生再修。他點頭,流下了眼淚。

因我們家人相信大法,姐妹們都圍著老父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母親求大法師父救救我父親,讓奇蹟出現。我沒有求,心裏說:師父安排是最好的。就這樣,半個月後,奇蹟出現了,父親慢慢的不抽了,能說話了,能吃飯了。

他跟我說:「我出院,你教我煉功。」師父說:「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1]

從這一天開始,父親胳膊腿陸續都能動了,他說:我身上有牙尖,嘴裏有藥片,身上有大黑球大白球,又全身黏糊糊的,能自己坐起來拿毛巾擦,問我們能看見嗎,我告訴他這是超常的東西,是師父給你調理身體呢。過幾天他又說,我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有法輪在轉。父親說他死過了,看到自己了,現在他又活過來了。我說:爸你要記住,是法輪大法救了你,是師父救了你。回去後一定要好好學法、煉功。

一個月後出院了,辦出院手續醫生對家人說:這老爺子是個奇蹟,這麼大歲數得這病,沒有好的出院的。

回家父親和母親一起煉功,開始時他站不住,就靠床邊煉,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父母都有糖尿病,父親挺重,在住院期間,沒人顧得上讓他吃糖尿病的藥。回家就煉功,過幾天發現腿腫了,我問他:你害怕嗎?你現在是個修煉人,師父都把你從死神那救回來了,這是在給你消業。他說知道,過一個月腿好了。

父親以前有多種病,心腦血管、糖尿病、肝膽胃腸不好、高血壓。通過煉功一段時間藥也都不吃了,甚麼水果都能吃了,人還精神了。打電話告訴外地親屬,我出現奇蹟了。以前賣給他很多保健品那些人打電話來,他告訴人家,別打電話了,你們的藥不好使,我煉法輪功了。電視也不看了,我嬸告訴我父母讓他倆也看《轉法輪》,師父把命給救回來了,延長了生命,是讓你修煉用的,要珍惜。

現在父母也都在看書學法,父親五套功法全能煉下來了。母親身上也出了奇蹟,兩隻手出現密麻麻的黃色大小泡,她說:師父給我排毒呢!過了一段時間都好了,現在也甚麼藥都不吃了。她說,這功太好了,法輪大法太好了。父親自己能去外面溜達了,從去年得病到現在一年沒犯過病。這真是神奇的大法、是師父救了我父親的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