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理工大學教師張玉芬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長春理工大學教師張玉芬,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群體滅絕性的迫害後,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屢遭中共迫害,家庭破裂,在黑嘴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更遭酷刑迫害。

張玉芬,一九七三年生於內蒙古赤峰,一九九五年七月至一九九八年五月在長春理工大學(原長春光機學院)讀研究生,畢業後留校任教。在讀研期間,張玉芬對人生感到迷茫,心裏經常有煩惱解不開,鬱鬱寡歡,還得了肺結核病。

身邊幾個煉法輪功的同學向張玉芬介紹法輪大法,看到這幾個同學為人善良、遇事寬容大度,每天都很快樂,原本對神佛半信半疑的她,也於一九九八年五月畢業前夕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心情豁然開朗,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提升思想境界,修煉五套功法,身心受益,人生有了希望和目標。

一、長春理工大學部份人員參與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十月起,長春理工大學光電工程系書記張文選,保衛處陳玉文在校書記王國忠的指示下多次施壓張玉芬,讓她放棄修煉。張文選還幾次將張玉芬遠在千里之外老家的父母找來,利用親情施壓,給張玉芬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壓力痛苦。

二零零一年張玉芬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績考取了本校的博士,但由於她堅修大法,而被研究生處的胡鳳雛給偷偷拿下,並謊稱成績不夠,後事情敗露。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長春電視插播事件後,江澤民下令「殺無赦」,長春理工大學也加重了對校內修煉法輪功師生的迫害。先是全面停發六名退休法輪功學員的工資;扣發了三名在職教師的崗位津貼,其中就有張玉芬。面對這種無理迫害,這三位在校教師本著法輪功學員的善念向校裏的各級領導講清事實真相,希望他們能收回錯誤的決定,但王國忠等人為了自己的前途,利令智昏,反而變本加厲進行迫害。

張文選、陳玉文等人連續數月施壓,逼迫張玉芬放棄修煉。他們利誘張玉芬丈夫,許諾說只要把張玉芬送去洗腦班就把扣發的崗位津貼全部發給家屬,在洗腦班期間工資照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六日,校保衛處楊柳等人強行將正在參加畢業生答辯工作中的張玉芬綁架至興隆山洗腦班,在綁架過程中,張玉芬穿的牛仔褲好幾處都被撕破了。過了幾天後,長春理工大學幾個領導到洗腦班假意探望,張玉芬質問他們憑甚麼把她送到這裏,有一個領導說你丈夫(鐵北監獄警察高航)同意的,張玉芬說他能代表我嗎?幾個領導無話可說。

二、在興隆山洗腦班遭受灌食、長時間剝奪睡眠等迫害

在興隆山洗腦班兩個月的非法關押迫害中,以陳聞專為首的惡徒們利用各種手段向張玉芬施壓。張玉芬被關在一間屋子裏,失去自由,惡人不許她與外人交流,強迫她聽、看污衊大法的材料,連吃飯都不許出屋,開始張玉芬以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迫害,洗腦班的惡徒對她進行了野蠻殘忍的強制灌食。過了幾天,洗腦班將張玉芬母親(當時已年過六十)找來陪住,給張玉芬施加壓力,也給老人造成了嚴重的身心傷害。

有一次,洗腦班組織誹謗法輪功活動,張玉芬抵制反迫害,惡人強行把她抬到會場。在此期間,張玉芬還被長時間剝奪睡眠,時間大概為三天二夜,只要一打瞌睡,輪番上陣的惡徒就把她捅醒,最後張玉芬思維斷續,頭腦中的念頭轉眼就忘。

同意把自己的妻子送進洗腦班迫害的鐵北監獄警察高航在張玉芬被迫害期間,提出與她離婚,並通過法院正式離婚。為了施壓,洗腦班的惡人還將張玉芬的父親、哥姐、甚至年幼的姪子、外甥女等一大家人找來施壓。

在兩個月的關押快到期限時,惡人以不轉化就送到勞教所威脅恐嚇。張玉芬堅決抵制所謂轉化,於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早晨從洗腦班四樓跳下,下巴被磕裂一條又深又長的口子,當時昏死過去,傷口流著鮮血,被洗腦班警察抬到醫院,傷口縫合三層,一百多針,現下巴處仍有明顯疤痕,左半身麻木動不了,腦出血,好長時間天旋地轉。洗腦班推卸責任,將張玉芬送到醫院後就跑掉了,長春理工大學也毫不講理,隨即停發了她的工資。醫療費用七千多元都是張玉芬自己支付的。

三、在長春市公安局、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長春市公安局國保警察非法入室強行綁架了張玉芬和其他幾位法輪功學員,非法搶走了筆記本電腦、手機、幾千元現金等個人財產。在長春市公安局,張玉芬被國保警察暴力搧耳光,遭到夾指酷刑逼供,幾個手指間被夾上筆,然後警察用力攥手,疼痛難忍,手指立即變得紅腫,化膿,形成傷疤。

張玉芬被非法超期關押在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時間一年零五個月,當時看守所條件非常惡劣,房屋陰暗潮濕,洗衣服不幹,洗澡用涼水。人多時睡覺要一顛一倒「立刀魚」睡(立著身子),夜間去一次衛生間就沒地方了,吃苞米麵發糕。張玉芬身體得了疥瘡,奇癢難忍,根本睡不著覺。張玉芬和法輪功學員一起堅持學法,煉功,證實大法。為了抗議非法關押,張玉芬絕食半個月。看守所經常查號,法輪功學員的經文經常被搶走。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張玉芬被長春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八年,張玉芬抵制並上訴,後仍被長春市中級法院維持枉判。

四、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遭受上繩酷刑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日,張玉芬被非法送入吉林黑嘴子女子監獄教育監區繼續迫害。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教育監區專門迫害、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監獄四樓主要用於長期強化洗腦,三樓則是針對一部份比較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單獨的、見不得人的更殘酷的折磨。警察利用指使所謂的「幫教」和「包夾」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並時刻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心理狀態,軟硬兼施,採取各種手段實施迫害。

張玉芬被非法關押在教育監區第三小隊,獄警倪笑虹,主要幫教李雪微。迫害手段是用已轉化人員以陰險偽善面孔進行所謂的「講道理」洗腦,因為這些人看過大法書籍,篡改師父的話,加上自己邪說,加大欺騙性。主要參照王志剛幾本關於污衊法輪功的書,還有「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王進東、薛紅軍、劉雲芳所寫的書以及李昌、姚傑訪談,還有陳斌、石華講座等污衊材料。從央視中編造的詆毀法輪功的謊言。還有幫教們這其間也會夾雜一些威脅恐嚇,如果不所謂轉化就會被送到三樓進一步迫害。「幫教們」會研究法輪功學員的個性、心理狀態,輪番上陣,唯一的目的就是動搖迷惑法輪功學員信師信法的堅定信念。

監獄認定她們基本上被所謂轉化的人員,被集中在四樓進一步鞏固學習,每天灌輸洗腦,包括《阿含解脫道次第》、《楞嚴經》、《心經》、《金剛經》、《壇經》、《道德經》等,以《阿含解脫道次第》為主,邪惡的猶大牽強附會的搞她們稱之的所謂正邪對比,隨意的歪曲大法。其間,還夾雜著一些所謂科學探索方面的片子,目的還是鞏固邪黨的無神論。根據所謂的學習內容要求每週寫一份思想彙報,主要內容是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為主。警察和幫教們就是要大法弟子背離師父,背離大法。一旦有不所謂轉化的學員,警察、幫教、包夾就會一改偽善的面孔,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超出人所能承受極限的各種體罰、人身攻擊、不讓接見、不准買生活物品等迫害手段。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

張玉芬沒被迷惑,依然堅信大法,而且在監區傳經文。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法輪功學員傳看經文,被監區警察強行將張玉芬、李海紅、趙健、何風波、王琳帶到隔離單間瘋狂迫害。張玉芬被逼問傳經文過程,不配合就罰站一整夜,然後強行上繩迫害。在四肢綁上布條做成的繩子拴到單人床四根床柱上抻拉。繩子抻緊,身體懸空,渾身大汗,疼痛難忍。繩索晚上也不解開,睡覺時無法翻身。張玉芬堅信師父,背法,發正念,強忍劇痛,一聲不吭,包夾們都很佩服。看張玉芬不所謂轉化,包夾們在獄警的授意下加大力度,加長抻拉時間,每一秒都撕心裂肺,疼痛難忍,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包夾們逼迫張玉芬辱罵師父,才放下繩。大約二個月的時間才解除繩索。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張玉芬走出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這個黑窩,公職被開除,專業荒廢,家庭破碎,父親因長期的生氣抑鬱患了嚴重肝病。然而,十年的殘酷迫害,一切高壓迫害手段都是徒勞的。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道德敗壞的瘋狂邪惡表現,只能讓大法弟子更加認清邪惡。

在此奉勸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司的警察,善惡必報是天理,善惡如此分明,不要追隨江澤民邪惡集團墮入無間地獄!找回心底的良知善念,懸崖勒馬,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停止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行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