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中幸遇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我喜得法輪大法。得法前,我患產後風已十五年了,嚴重時三伏天我頭戴棉帽子,都不敢出家門一步。炎熱的夏天門窗緊閉還覺的有風,用兩千瓦的磁療儀烤電,頭還覺的冰冷,每一次頭痛時,都是折騰的死去活來,嘔吐不止,為了治病各種中西藥,各種偏方,針灸 ,看過名醫吃過多少好藥。頭痛卻沒有一點減輕。最後一位專家告訴我,風濕病是不死的癌症,產後風更是終身不癒。

聽到這話我並沒有灰心。我聽說練氣功能治病,因此我找氣功師來家裏教功。我起早貪黑的練功,這種功法不行,就練那種功。先後練了四種功法,越不好越練。終於有一天練的全身出虛汗,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覺的屋裏都是涼風,吹的我頭痛難忍。這些假氣功,偽氣功真的是害人。我是舊病未祛,又添新病。一個鄰居勸我信上帝,說上帝能救我。為了治病我同意了。一幫人天天來我家唱歌,唱得丈夫不耐煩了,辦了停薪留職手續去外地打工了。丈夫走了,女兒又小,夏天我都過的這麼難。到了冬天我都不敢想下去我還能過得去嗎?這時孩子又得了血小板減少症,鼻子出血不止, 這真是雪上加霜。我整夜睡不著覺,神魂顛倒,難道命運到頭了嗎?活的太苦了,孩子又小,真是求生不能,求死太難。時時都在生與死間掙扎著,不知我還能挺到哪天?

萬萬沒想到,就在這最關鍵時刻,法輪大法洪傳我地區,朋友送來了寶書《轉法輪》。看到這本書我都感到很親切,我手捧寶書從晚上看到天亮,越看心裏越亮堂,大法就向大海裏的航燈,照亮了我迷失的方向,滋潤著我這顆枯萎的身心,我明白了我為甚麼有這麼大的魔難、痛苦和疾病。只有做一個處處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提高心性的一個高尚的人才能好病。大法的高深法理師父的威德,使我的世界觀發生改變,我的命運有了根本的轉折。我有這樣偉大的師父,是師父從死亡線上把我救了回來。使我有機會得到了宇宙大法,還能修到高層次上去。我萬分感謝師父,用甚麼語言都表達不了對師父的感恩之心,我下決心一定好好的修煉跟師父一修到底。

從此我每天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學法煉功,按真、善、忍做人。修煉到第二十天,這是深秋的早晨,太陽還沒有出來,我想這個帽子不能再戴了,和女兒上街去。女兒驚訝的說道:「媽媽,外面風很大,能行嗎?」我告訴女兒:從現在起,我是李老師弟子,我學的是宇宙大法,這地球都在大法的制約下,這點風寒對我不起作用。我開門就往外走,這時一句話打進腦中:法輪大法威力無比!這使我更加有信心走出去,心中裝著師父的話,邁出了家門,秋風吹在我這多年不見天日的頭上,像萬把鋼針扎的難受,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知道甚麼時候頭一點感覺都沒有了,多大的風對我真的不起作用了,只覺的外面的世界真好啊,看甚麼都新鮮。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刻。我問女兒:「這是不是在做夢,我的頭真的不怕風了,真的好了嗎?」女兒說:「媽,這是真的。」母女倆緊緊的抱在一起,淚水止不住的流,多少年做夢都不敢想,我的病能好。

我修煉法輪大法才二十天,就摘掉了戴在頭上十五年的棉帽子。這奇蹟就在我身上出現了。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威德,使多少人都驚嘆不已,紛紛走上修煉的路。

修煉三個月,一天,我胃痛難忍,好像有人用手一塊一塊的摘肉,痛的我陣陣昏迷,醒來後,我萬分感謝師父又為我淨化胃病了。從小我就有胃病,胃裏長了一個很硬的包塊,醫生說是胃癌的前兆。痛到第三天我大口嘔吐,吐出的都是黑紫色的血塊。又一個奇蹟出現了,長在我胃裏二十多年的硬包塊吐了出來,這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威德將它清除了。從此,我的胃病徹底好了,人們像傳頌神話一樣,傳送著大法的神奇。

每當我回想起這些都淚流滿面,師父的恩德,我無法回報,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一家人都走上了修煉之路,我們只有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做人,好好修煉,來回報師恩。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