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認知大法好 生命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神經痛是十大疼痛之一,我單位有一位同事患有神經痛,嚴重時服用「曲馬多」、打「杜冷丁」來止痛。平時還得靠酒精來麻醉自己忘記疼痛,參加婚喪嫁娶宴會時,菜還沒等上呢,一瓶白酒已經進肚了。平時上班在班上也喝,成天酒氣熏天的,領導也沒法管他,因為這個病疼起來非常痛苦,用頭去撞牆、在地上打滾,想輕生的念頭,都達到這種程度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遭邪黨迫害,二零一四年三月回單位上班,由原來的機關中層幹部變成了車間的一名工人。由於工作是屬於維護、檢修電工,所以各個車間、機關、行政、後勤、保衛各個部門都去,哪有維護的活幾乎都去。

無論我去哪地方,幾乎他們都會跟我嘮嗑,問我的被迫害情況。還有一些人主動了解法輪功真相,他們在小區裏得到真相後,看到我,還拿給我看,都表現出同情、為我鳴不平。我也藉機跟他們講真相

這位患神經痛的同事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底,主動了解真相,並同意退團、退隊,問怎麼煉法輪功。起初,我並不相信他這個想法是真實的,因為他像嗜酒如命的人,再加上這些年我們單位裏的人也都說他喝酒喝的如何的嚇人,我就不太相信他真的想了解大法,對他想學煉也持懷疑態度。但是他說他還想了解更多,還想通過大法治病。我只好直接說:大法可不是用來治病的,但是真修的人師父會給淨化身體,不能抱著治病的想法和目地,那你還是先念念九字吉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吧,只要你真心誠念會有好處。他照做了。

過了大概兩個星期左右,他說:挺好,睡眠好多了,以前疼的睡不了多少覺,得靠喝酒喝醉,才能睡會兒,現在挺好的。我一看,他這是誠心的念了,不然不會有這樣明顯的效果的,我就告訴他:那你再聽聽我師父的講法錄音,我幫你存在手機卡上,每天虔誠的聽。

他聽了幾天師父講法之後,說有的地方聽不懂,我就告訴他,你一直聽,聽完一遍再重新聽,慢慢就會不斷的明白。有時他讓我給他讀書,他說這書上說的好,這書怎麼和錄音不一樣呢?我說:師父講法是面對現場的觀眾和聽眾,師父把好幾個講法班的講法合在一起整理成書,就是書面上的語言了,和面對面講有些區別,我的解釋不一定對,但是就是大概的意思。

他直說,這個(功法)是好,就是叫人做好人,但是我現在還做不到那麼好,我先聽聽,先不煉功。他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就不讓煉呢,江澤民可真壞,還出賣國家領土,國家早晚得收拾他。

這樣他每次都有新問題提出來,有時候我沒去,他打電話說有點事,你過來一下,都是單獨問我,我就從大法中學到的我認識到的理給他解答,有些問題我們也互動一下。

漸漸的,他說他的疼痛減輕了,我告訴他,那你就別吃你的那個藥了,是藥三分毒。他說,我姪女和姪女女婿都是醫大的醫生,他們每星期都帶儀器來我家,給我抽血驗血,現在醫院的設備可先進了,當場就出結果,而且,這種藥一般人開不出來,我這是教授特批的,給我驗血的目地是準備在適當的時候給我做手術。因為手術風險大,做完之後,很可能不認識人了,或者成精神病了,所以我不想手術。我看見真相資料上寫的有好多人看資料病好了,修煉大法,癌症也有好的,所以我想通過這個(指大法)治病,但是我還有些半信半疑,因為這太不可思議了。我說,那藥你吃肚子裏了……你想想,跟慢性自殺有甚麼區別?他說有道理,那我試試看吧。

過些天,他很高興的說,疼痛的面積在縮小,也在減少藥量,疼痛間隔時間也在拉長,爭取不吃藥了。又過了個把月,他徹底不吃藥了。我告訴他酒也別喝了,我們的師父在法中講了「喝酒會亂性」(《轉法輪》)的道理,是不是該戒掉啊?他想了想,覺的有道理,說:我很有毅力的(意思是能戒酒),那喝啤酒行不行呢?我說:最好跟酒沾邊的,都遠離它吧。《轉法輪》中講:「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說:行,聽你的。我說:我們聽師父的。

有四個多月,他沒再喝過酒,同事、親戚、朋友對他戒酒都持懷疑態度,但看他每次都不喝,都表現出敬佩之情了。對於他戒酒,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可眼見為實了,也就不說甚麼了。以後,再有婚喪嫁娶的場合,別人也不再勸酒了,都知道他不喝了。

有時他心情不好,也想放縱自己,打電話問我可以喝酒嗎?我告訴他戒酒了,到甚麼時候也不能喝了,那裏邊(指大法書,電話裏不方便明說)不都告訴我們了嗎。然後他沉默了,最後,他告訴我說他勝利了。

我知道他是用大法的法理戰勝了自己,我為他高興。

還有他說我現在變的比以前可好多了,我以為是說他的身體,他說不是,是在一些事情上。他告訴我:有好幾件事呢,告訴你兩三件事。

一個是咱們廠子各個車間主任怕車間工人違反廠規廠紀時影響自己管理形像和能力,有個車間主任就背地裏塞給他錢,讓他照顧一下,發現違紀的提前通知他一聲,先別往上報(註﹕他是管檢查違規違紀及廠內外車輛檢斤的)。他拒絕了,然後給我打電話,問該不該要這個錢,我說不能要,他說我知道了,明白了。

有一次,他搭乘這個車間主任的車去女兒家,這個主任又一次在車上給他錢,比上一次還多,硬塞給他,不讓他拒絕,他下車的時候,給扔車裏了。他說,他以為我上次嫌錢少了呢,現在這個社會誰看見錢都想揣兜裏,不是自己的錢都想變成自己的,國家上上下下大官小官哪個不是這樣,所以這個主任才會認為我上次沒收是嫌錢給少了,其實是大法教會我不能佔別人的便宜,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要。

再一個是外來的車來廠裏拉廢鋼鐵,需要檢斤,檢完之後,車主拿幾百元錢偷摸的往他兜裏揣,意思是在檢斤上說假話,少算分量,佔我們廠子便宜。他這回是當場回絕說,不能這樣,我不能做昧良心的事情。車主不好意思的收起來了。下一次,車主看見他說,你手機那麼不好使,換一個吧,要不修修去吧,又說天挺熱的買點水喝吧,拿三百元揣他兜裏,他趕緊掏出來塞回去說,我可不能要。

過後他給我打電話,驕傲的說,我現在知道怎麼去做事情了,這要是在以前,我早就痛快的揣兜裏了,現在我不會了,因為知道那個理了,不能那樣做了。我為這個生命真正得救感到高興。

有時候他還會說多拿點資料來,我和你一起發,因為你說救人是你的使命,做這件事你才會高興,所以我支持你。

雖然他沒有完全走入修煉,但是從大法中他已經身心受益,也在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也懂救人的重要,所以他對我說:你讓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其實,是師父、是大法讓我們真正明白的。我說我們感恩師尊和大法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