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芹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情況補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薊縣白澗鄉劉吉素村44歲的法輪功學員陳瑞芹,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左右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在她生命垂危之際,監獄方面也沒有通知家人見最後一面,死後不知多長時間才通知家人到監獄。獄警包圍遺體不准親人近前觀看,不准掀開觀看,不准驗屍,要驗屍得由監獄指定部門。

親人在監獄那裏呆了四天,最後在監獄的威脅威逼下同意將陳瑞芹屍體火化,把骨灰帶回家中埋葬。家人懼怕迫害,屈服於邪黨淫威,不敢曝光、不敢申冤,至今仍處在悲傷與恐懼之中。

陳瑞芹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因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跟蹤到租住處、被薊縣國保大隊和文昌街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遭薊縣法院非法庭審;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

陳瑞芹因不放棄信仰,在天津女子監獄長期遭受凌虐,在五監區受到殘酷迫害,被長時間罰站、不允許大小便,她的雙腳腳趾曾被踩得鮮血淋漓,身體被毆打得傷痕累累,包夾在引水機上接來熱水往她臉上潑,更下作地掐乳頭、猥褻下身,甚至讓她吃屎喝尿。包夾隨手抓起尿桶、凳子等物件就打,還說:「杜大隊當班可以隨便打」。獄警徐莉穎鼓勵包夾暴力毆打說:「打吧,打破了我親自給她縫去。」

天津市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至極,對堅定拒不轉化的學員實行長時間且不斷升級的迫害以達到她們的轉化率。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幾號,五監區對陳瑞芹的迫害升級,她從監號被轉移到隔離室封閉起來。這個隔離室是一間廢棄的所謂「心靈熱線」,與監控室一牆之隔。在進監舍鐵欄門口,是出入監舍必經之路。有三個包夾直接參與迫害,其中兩個輪流值夜班,白天她們配合包夾鄔萍對陳瑞芹進行殘酷野蠻的迫害。原來在監號裏遭受的迫害部份情況已經曝光)

被封閉隔離後,一個月內陳瑞芹幾次出現生命垂危,人們看到犯人的伙食裏夾雜的不是一個小窩頭而是一袋米湯,由雜役遞給隔離室。那幾天隔離室幾乎沒有聲音,可是沒過幾天毆打辱罵聲又不時的傳出。包夾鄔萍的叫罵聲時常被隊長提醒:聲音小一點兒!隊長交接班點名時陳瑞芹是被兩個包夾架著站在門口,嚴寒的冬季她只穿著單衣,人已經被折磨的不能站立,佝僂著身子彎曲近九十度。

然而有一天上午(大概是二零一七年一月中旬過年前那幾天)只見陳瑞芹倒在監舍鐵欄門口內側,包夾鄔萍騎在她身上,兩手緊緊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地說:我憋不死你!……

因為迫害是在暗地裏秘密實施,這只是從隊長辦公室到隔離室過程中發生的,偶爾沒有掩蓋住的一點點。那些日子晚上收工回來總能聽到隔離室不時傳出打罵聲,人們聽到後有同情的,有惋惜的,但是包夾們是被灌輸了邪惡的,有個包夾這樣說:「讓她死了算了,不也有名額嘛!」

二十幾天後,也就是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皇曆正月十四晚上十點左右,關押陳瑞芹的隔離室傳出一陣嘈雜聲。隨後來了很多隊長,尤其是大隊長,高文嬡(五監區一把手)是從家裏趕來的……她們忙作一團,像亂了營。

轉天陳瑞芹不見了,謊說搶救住院了。從此再無消息。後經證實,陳瑞芹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晚十點左右被天津市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五監區直接參與迫害的操縱者杜豔(專管迫害的大隊長)和打手鄔萍(刑事販毒犯)罪責難逃!她們極力封鎖消息掩蓋迫害真相,從此對監管犯人更加嚴厲,要求犯人每天的收提工或出入監舍門都不能左顧右盼、不能說話、不能在監舍門前停留、只能靠右側溜邊兒走等等。隊長交接班點名也不在樓道裏點了。隨後立即出台了「五監區服刑人員行為規範細則」並要求嚴格執行,避免人與人的接觸防止信息外漏。可是幾個月後,杜大隊在訓斥惡人鄔萍時提及此事還氣急敗壞的說:「你以為你做的很完美嗎?那都是有錄像的!我是不想追究你的責任,你還覺得委屈,你委屈嗎?!」言外之意,我要不替你隱瞞,你活的了嗎?

關於陳瑞芹生前遭受的更多迫害,請參考明慧網文章《陳瑞芹被天津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家人不敢申冤》《陳瑞芹在天津女子監獄長期遭凌虐》《天津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