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資本家後裔三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我丈夫以修理三輪車為職業。一天,來了個修三輪車的,我丈夫就出去修車。這時女兒放學回家了,說:「媽,我拿個凳子給他坐吧,是爽爽她三爺爺。」車修好後,他要給修理費,丈夫沒收他的錢,說:「你哪裏的錢?不要不要。」

我心想這是來聽真相得救的,忙說:「哥,快坐下吧!」又給他倒了一杯茶,問:「哥你多大了?」他說:「七十歲了。」丈夫說:「你家全是共產黨害的,不然你們能這樣嗎?」他只是笑笑。

我說:「你看我學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還被抓進勞教。打壓真善忍的,它一定是邪惡的。共產黨善惡不分,黑白顛倒,打壓的都是些精英,它說打倒誰就打倒誰,打倒地主,打倒資本家,共產黨說打倒誰沒有超過三天的。」

這時老人看了看我說:「我爸爸就是大資本家,某某橡膠廠就是我家的。現在的那個橡膠廠還用我的名字。」

這位瘦的可怕的老人理直氣壯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某某橡膠廠。他又說:「廠子被沒收了,爸爸被關監獄坐牢十五年,村裏的房屋被別人佔去了不給,母親帶著兒子過著牛馬生活。爸爸當時用兩千萬大洋救了村裏三十二人,共產黨說他通敵叛黨。四個兒子三個是單身,最後小兒子從親戚家娶了一個媳婦。去北京上訪都被抓起來了。」 他大哥已經去世了,二哥生活不能自理,四弟由於種種原因在外漂泊。

我說:「當時你家可有錢了。」老人美滋滋的說:「我們上學都有私立學校,專車去吃飯。」我忙對一邊寫作業的女兒說:「你大伯就是被共產黨害慘了,不然的話也是電視裏的大少爺公子,就是現在的富二代。」

我對老人說:「哥你戴過紅領巾嗎?」他說戴過。我說退了吧,退了保平安,老人還只是笑笑。

我又說:「我娘家村也有地主,聽我奶奶說這個地主可好了,青黃不接時,專在陰天曬糧食,曬下就走了,農民可以拿去吃。後來也被打倒了,地主有五個兒子,四個在外上學都跑到了國外,剩下的這個在家管理地的沒有跑,被共產黨害的可慘了,把頭髮都拔光了。」

我又接著說:「我的舅爺,我父親的舅舅也是資本家,他當時是青島第一大牛坊,也被打倒了,我舅爺跳樓自殺,小舅爺逃往東北森林裏。我父親說他舅舅為了生活賣血,最後死在東北。共產黨害死多少好人,多少社會精英。共產黨作惡多端,天要滅它,所以快退吧!退了保平安。」

老人點頭退出。老人走時,我給他一本《九評》和真相資料,他正在猶豫,我忙說:「我都不怕,你怕甚麼?」他已經被共產黨整怕了。

後來又見過他一次,我問:「哥你看過書了?」他說看了,我問好吧?他說好。他又忙對我說:「你快忙,你快走吧。」他還有恐懼心,可憐的老人,很苦很苦,生怕一不小心丟了每月那幾百塊錢的低保,還得照顧二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