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法輪功學員中使館前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雪莉德國報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使館對面,紀念十九年前「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和平上訪。

使館前的加諾未茲橋(Jannowitzbruecke)上強風陣陣,刮得人幾乎站不住腳,法輪功學員從橋頭至橋尾一字排開,明媚陽光洒在他們身上。

「我們知道共產極權,他們(中使館)就在對面,你們真夠膽 」,「毫無疑問,殘暴的行徑必須被制止」,「我喜歡真善忍這三個字」,從橋上走過的行人用個性鮮明的話語表達對法輪功學員的佩服、好感和支持。不時有騎車人停車和學員長談;也有的問許多問題,又帶走多份資料;也有的和學員分享他們對法輪功的了解和感受。

圖1~2: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使館對面傳播真相,紀念十九年前「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和平上訪。
圖1~2: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柏林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使館對面傳播真相,紀念十九年前「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和平上訪。

圖3~7:民眾了解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後,簽字支持反迫害
圖3~7:民眾了解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後,簽字支持反迫害。

西爾維(Silvy)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女子,她騎車經過加諾未茲橋時,平和的煉功場面馬上吸引了她。她停車和學員聊了大半個小時。原來西爾維對法輪功一點兒不陌生,她去過一次香港,當時正遇到青關會在街頭滋事搗亂、侮辱法輪功;這引起她對法輪功的注意,從而了解了大量關於法輪功的信息。後來她到大陸旅遊,期間問過好幾個人,沒有一個敢回答她的問題,都是沉默不語。西爾維說:「你能感覺到在中國大陸對人的控制非常嚴重。那裏的監控特別厲害,到處是攝像頭,你們在德國是想像不到的。能感覺到那裏人心裏的壓力。」她還說,「『真善忍』這三個字特別好,我看到法輪功的煉功場面就覺得特別舒服。我會到網上去簽名。」

圖8:茹雅(Rulja ,右)和吉爾斯(Jyils,左)坐在學員中間,體會內心平和的力量。
圖8:茹雅(Rulja ,右)和吉爾斯(Jyils,左)坐在學員中間,體會內心平和的力量。

茹雅(Rulja) 和 吉爾斯(Jyils)兩人以前都練過太極和瑜珈功,對能量場比較敏感。二十五日這天她倆騎車經過時,感覺到非常強非常舒服的能量。她倆索性鎖了車,坐到學員中。茹雅說:「我最近碰到一些很不開心的事情,現在和這群人(法輪功學員)在一起坐了一會兒,感到心裏平靜了許多。我非常喜歡和他們呆在一起。」她們倆還第一次見到法輪功。 「在這樣嘈雜的環境下,他們能夠這樣收心,紋絲不動的打坐,真是難以置信。」兩人對法輪功學員的定力感到吃驚。談到「真善忍」理念的力量時,茹雅表示:「『真、善、忍』三個字我感到非常強大,當人不被周遭的事打擾時,靜心想想自己的時候,會從這三個字中得到非常大的力量 。」離開前茹雅表示要找當地煉功點學功。

圖9:喬納斯(Jonas)正在簽字支持反迫害
圖9:喬納斯(Jonas)正在簽字支持反迫害

喬納斯(Jonas)是一位年輕德國廚師,是土生土長的柏林人,他在徵簽表上簽名後向記者表示,自己以前聽說過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活摘器官,他平時拒絕看電視,想了解甚麼就上網自己查。他對這群平和的煉功人非常有好感,他說:「相對電視而言,我更願意親自接觸人,面對面和他們說話。而眼前的這群人非常平和,所以我願意停下腳步和他們接觸。「『真、善、忍 』是非常好的原則。其實我也願意做真誠善良堅忍的人,平時也要求自己做那樣的好人。」

三十不到的波蘭姑娘伊娃(Eva)住在柏林很多年了,二十五日這天她帶妹妹四處看看,介紹柏林,看見法輪功橫幅和派發傳單的學員,和學員聊了一會兒,就在徵簽表上簽了字。 伊娃大概在三、四年前就在波蘭了解了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迫害。她說:「那時我在波蘭的一個中文學校花了大量時間學習中國文化和傳統 。我了解為甚麼他們煉法輪功,我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堅持自己的信仰,同時也是社會中的普通一員,是我們當中的一份子,為甚麼要被酷刑和活摘器官。」她表示:「說實話,我希望更多的人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生活,那樣的話我們的社會秩序就不會這樣混亂了。」

圖10:伊莎貝拉(Isabela,右)正在簽字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圖10:伊莎貝拉(Isabela,右)正在簽字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伊莎貝拉(Isabela)是玻利維亞人,一位國民經濟系講師,住在柏林五年了,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的迫害。她問了許多問題後也在徵簽表上簽了字。

羅傑(Roger)經常在這座橋上經過,法輪功學員在中共使館前的堅持抗爭對他一點不陌生。匆匆趕路中他停下來在徵簽表上簽名後表示:「很簡單,這樣迫害人權的惡行就是應該被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