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期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

混沌中的羔羊

當年上初中時,放學後經常被老師留下來問話,母親來了,我也無動於衷。好不容易回到家裏,對訓話我還振振有詞:讀個啥書,有啥前途,考上大學,就會成富豪嗎?父母是一臉的無奈。想起當時對父母那個橫啊,簡直全盤的理都在我這。

直到有一天,面對父母的嘮叨時,我無意中說了句:「人生的意義是甚麼?為甚麼活著?」父親啞口無言……直到現在,我還記得我這句話,從小一直就在追尋著人生在世到底為了甚麼?

叛逆,衝動,熱血充斥著我整個青春期,人就是要不虛此行,每天沉迷計算機遊戲不能自拔。直到高三的一天,我斷然決定離校出去工作,以我的性格,父母如何勸導那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我從小就說一不二。

初出茅廬,每件事情做不好都令我對自己的社會經驗薄弱而痛苦,再加上老闆、上司的訓導都是萬事以利益為重的,將謊話說圓,令人抓不到把柄。享受人生,以金錢作為源動力,把這當人生的意義。那時,我認為的人生,是伴隨著狡猾、謊言、利益於一身;要出人頭地,要讓同學朋友刮目相看,幻想著自己駕駛著一輛豪華轎車在同學面前炫耀……

不過現實和理想終有差距,每天上班、下班、玩遊戲、睡覺,時間流逝伴隨著乏味撲滅了理想。當遊戲、事業走向巔峰後所帶來的失落感──終於得到了所苦苦追求的,最終感到也沒有甚麼。閒時經常想,其實人生就是一場遊戲,上線下線也就是現實中醒來與睡覺。真正控制我們身體的那一面就是我的靈魂!我的靈魂可能不止是控制過本體一個角色,也可能控制過許許多多個人體,這就是宗教所說的輪迴轉世。但讓我不解的是,為了甚麼讓我如此重複執著這樣的人生?

隨著中國網絡封鎖日益嚴重,我玩的外服遊戲更新上也出了各種問題,網絡速度連接慢甚至整個無法連接,讓我對共產黨的怨言上升到我有生以來最高。這要從小時候說起,兒時就聽過大人說共產黨不是東西,這兒壞那兒不好。所以從小就對共產黨沒有好感,但這都是感性上的認識。遊戲不更新就不能玩,怎麼辦呢?

有一天朋友發給我一個叫自由門的東西,說開了它,能有助於遊戲的更新。期間在打開的一個網頁中,我看到了從未看過的新聞,個個標題都令我想了解個究竟,我想大家都知道那種感覺,震驚,不解,這在大陸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新聞,一下子將我的思想帶進了一個新的世界。

自那以後,點開自由門,成了我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在國外真壯觀,真好!這是我第二次接觸到法輪功的信息,小學時思想品德課造謠的所謂「自焚」的事情一下子就從大腦中灰飛煙滅。我本來就對共產黨沒好感,這一下對它有了更新的認識,本來對它說的話也半信半疑,認為其中肯定有秘密。從那以後我非常喜歡看時事評論節目,看完後,我就在朋友同學之間說,跟他們講中共昨天幹這壞事了,今天幹那壞事了,共產黨不是東西,法輪功是好的,全世界只有共產黨打壓善良群眾。

同學朋友也愛聽,見面坐下來我就滔滔不絕的把動態網看到的都說出來。我就是要把共產黨的壞事說出來心裏才高興。讀大學時,同學問我要不要入黨,我脫口一句:不入,我信法輪功的!那一段時間天天到YouTube看時事評論,朋友都覺的我一下子怎麼知道這麼多,當然我也挺高興,能說出很多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

光明前的迷霧

那天我照常上網,就留意到首頁推薦視頻處有「法輪佛法廣州講法」。當時沒在意,剛想去看時事評論,手就停下來了,心想:法輪佛法?是甚麼呢?去看看也無妨,去聽聽講的是甚麼。小時候一直對李大師記憶深刻,認為李大師肯定不是一般人,直到現在我都認為李大師知識面很廣,能有這麼多跟隨者!李大師講課就像和大家交談一樣,給我的印象就是個親切很幽默的。明白了道理的同時我也多次笑起來,這期間我從新奇到驚訝,並接二連三地:哇!哇!說的太對了!說的太對了!就是這樣的!原來是這樣啊!說的簡直太有道理了!這難道不是我苦苦追尋的?!

聽完第一講就明白了許許多多的道理,心情簡直太激動了,感覺自己都成哲學家了!心情激動的同時我也跟同學朋友去交流這些,他們反而不接受了,不理解,認為是迷信,又是一些看不到摸不著的東西,共產黨怎麼壞他們都理解並且還討論的津津樂道的。這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態度令我感到詫異。我覺的挺有道理的啊,怎麼就不接受了呢?

聽完第一講的第二天早上,我驚奇的發現,困擾我多年的皮膚病不翼而飛了!認為也許是巧合吧,繼續去聽,太愛聽了,師父說的真好!我就抱著聽理論聽知識的態度一直把九講課聽完!那幾天簡直太興奮了,當時我還沒理解師父是在講修煉,就聽到他講叫我們如何做個好人。從那以後我就處處按師父所說的話來要求自己。自己要求自己:如今的社會,道德淪喪,社會風氣日益低下,我不能這樣,一定要做個好人!親朋好友和我談話的時候都發現我怎麼一下像變了個人,說話都不一樣了,和以前的我判若兩人啊!這時我就自豪的說,我看過法輪功了,法輪功教我如何做人的,要做一個好人,傷害了別人、損害了別人的利益是要還的!還得用德賠人家,這德多珍貴啊!整個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啊,我可不幹!朋友們都笑了。

從那以後,我心情好了,各種陋習也改掉了,說話也不衝了,太多的變化,感覺好極了!

日子還是照常的過,和過去一樣,麻煩何時來誰都不知道。那天下課回到宿舍問題就來了。由於同學出門忘記鎖門,宿舍僅有的三台筆記本電腦被盜,當時的我異常鎮定,認為這是某同學的惡作劇。在同學不斷的自責中我知道,這件事情沒我想像的那麼簡單。原因是我和A同學離開宿舍去上課的時間是下午二點,B同學的上課時間是三點,當B三點去上課的時候忘記鎖門了,B走到樓下剛好遇到A回來,就順便說了句:「我們一起去看籃球比賽吧!」A想了想反正也沒事做,去吧。

五點,我從課室回來,發現門開著,窗戶都緊閉,台面上的計算機不見了。異常鎮定的同時也讓同學把目光轉移到我和同學B的身上,原因是A是這個學期剛剛搬過來的,認為是我和同學B合夥把筆記本偷了,營造宿舍失竊的假相,讓別人誤以為我們三個的計算機都被偷了。隨後同學A報警,警方叫我們等待監控錄像做進一步調查。

別以為事情就這樣平息了,隨後我和同學B得知,同學A的家人正在往學校趕,這大半夜趕來我們學校要六個小時車程,再次令我感到這件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同學A的父母親臨宿舍,對我和同學B一陣說教,那意思我們都清楚,就是明指著就是我和B偷的,還說了一些只要趕快認罪,作為成年人,我們不會難為你的,否則可能被判幾年云云。

那時我心裏就不舒服了,哪有這麼不講理的,凡事都講個證據啊,越想越不是滋味,心裏堵著氣去了警察局做筆錄。在警察局等待過程中,A的母親惡狠狠地向警察告狀,怎麼怎麼證明是我們幹的,怎麼怎麼有嫌疑,看著她心裏就冒火。做完筆錄回到宿舍,我以為就這樣告一段落了,沒完!A的父母要看當天的監控錄像,一定要指證我們。去吧,查了一圈回來,所有的攝像頭都能看錄像,唯一對著我宿舍門口的攝像頭那幾天壞了!這下死無對證了!同學A的母親就更加認為這是我們一早策劃好的事兒。

我忍不住了,衝著她說:你這也太不講理了,我們也是受害者,你以為就你兒子一個人的計算機被偷了嗎,你們憑甚麼一上來就認為是我們幹的?那我說是你兒子偷的也行啊,哪有這樣做的!我和B一直抱著把問題解決的態度來配合你們,你們卻懷疑到我頭上來了……

沒等我說完,旁邊沉默已久的A的父親爆發了:你別惡人先告狀!我告訴你,我要是有證據現在就打死你,拆了你家!看誰好欺負!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我無言以對,好像心中有個東西戳了我一下:你不是要做個好人嗎?這是幹甚麼呢,和別人吵架是好人嗎?我扭頭看了看B,平時不好欺負的他現在也插不上話了。我沉默了:好好好!對不起,剛才我的話有點不尊重你們,現在咱們坐下來解決問題好不好?

這已經不是一件普通的失竊事件了,已經發展到雙方敵對甚至要動手的惡性事件了。事後,我憋著一肚子氣,簡直氣得不行了,欺人太甚了!我突然想起,有困難的時候念「法輪大法好」可以解決問題,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直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幫我……」

當我快走到宿舍的時候,電話來了,是母親打來的,在通話中母親告訴我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結束電話後,我豁然開朗!對啊,怎麼沒想到呢?堂堂正正的進行調查就行了,我又不是小偷,我幹嘛害怕呢!同學A的家人來了之後,簡直把事情搞亂了,搞得好像我就是小偷了,既然我沒偷東西何必去辯解,去澄清?立場不對啊,原來一開始自己站的位置就不對了,我應該是受害者啊!我怎麼這麼糊塗呢?回到宿舍後,我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原來念法輪大法好真有效啊!這不是師父借母親的口來點化我來了嗎!我簡直太高興了,我決定有空再看一次師父的講法。

到了第三天中午,同學A在找東西時無意把床給移開了,發現三台計算機整整齊齊的藏在A的床底下,鬧了幾天的事件原來真的是惡作劇,A的父母知道後沒下文了。我被他們折騰這幾天已經夠累了,也不想追究甚麼了,協商後我們一致同意,既然找到了,事情到此為止,誰都不要為難誰了。隨後A搬離了我們宿舍。事後B問我:當時你怎麼那麼冷靜,當我知道計算機被偷了以後,我坐立難安,激動的不行,當看見你這麼冷靜時,我的情緒也沒那麼激動了,你的忍耐力真好!在他的父母那樣的侮辱下居然能這麼鎮定!

我微微笑了笑,這麼跟你說吧,當我知道計算機不見了的時候,我就在想,為甚麼只有今天沒有放好計算機就被偷了呢?那既然不見了,就是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嘛!所有事情現在想起來,都巧合得令人驚訝,所以有些事情不要強求,或許是欠了別人東西,現在該還的時候了。至於說為甚麼被侮辱了還那麼鎮定,衝突總不能解決問題嘛,在那樣的情況下再頂著他們的火氣,不會有好結果,還是要給長輩一個尊重。當時我是忍不住衝著他們說了一句,事後我是挺後悔的。我師父告訴過我要做個好人,我沒做到,至少當時沒做到。他聽了之後,豎起大拇指,我佩服你!要是他衝著我來,肯定就變成流血事件了!我對你的為人非常佩服,對你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觀!

晨曦

這事發生在二零一五年十月份,那是我得法後的第二年。此前,雖讀了大法書,我沒想過要修煉,只是按照師父說的話做好人,覺的師父說的話很有道理,很愛聽,也用來當作做人的準則。我說過我要從新看一次師父的講法,這件事一直被拖到二零一六年過年期間,我終於記起來並有時間去看了。一天看一講,每次我都被師父的慈悲感動得眼睛濕潤,怎麼上次看的時候沒感覺到呢?同一次的講法,第二遍看時怎麼就不一樣了呢?很多話怎麼感到很陌生了呢?

第九天我看完的時候,我從心裏蹦出一句話:「我要修煉!」我不想辜負了師父苦口婆心地講了這麼長時間,讓我從新明白了這麼多道理。我心裏對師父說,「您的話弟子都聽進去了!我不會辜負您的期望的,我要跟著您修煉,今天就開始!」

由於沒有遇到本地同修,我沒有《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這本書,只能自己對著教功錄像一步步地學,五套功法用了幾天時間去記,去煉。同時網上的同修告訴我要看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有空就看師父的各地講法。我每天堅持煉功,閒餘時間就學法。師父的講法越看越愛看,說出了很多我從小就想知道的事情,我不僅一次次感歎,相見恨晚啊!相見恨晚啊!我怎麼不早點走入大法修煉呢。

期間,多次給認識的人介紹大法,並抱著想讓別人得法的心來介紹,說我的理解,這其實也就是犯了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說的「歡喜心」,別人都覺的我這人怎麼怪怪的?都不和我一般見識,認為我說的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事後通過學法我知道,就是沒擺正這之間的關係,學員是一步步昇華上來才有對那一層法的認識,而你卻想一股腦地將你現在的認識都講給常人聽,常人能接受得了嗎?我明白了,要從低說起。

開學了,我每天一下課,就翻開手機上的電子書學法,如飢似渴地學。漸漸的,困擾我多年的網絡遊戲放下了,在我面前計算機成了一個擺設,而我卻在旁邊握著手機學法,宿舍的同學都問我,怎麼不打遊戲了?每天看小說呢?還是繁體字的,還從上往下看呢,好奇怪哦!這小說說甚麼的,好看嗎?我說,是講關於宇宙的奧秘!同學哈哈一樂。

有一天同宿舍的同學跟我說,我在外面經常遇到不順心的事,心裏非常煩躁,但是不知道為甚麼,我一回到宿舍,心裏就平靜下來了,也不生氣了,回到宿舍的感覺真好!你一向都很平靜,做事不慌,很有條理,看到你我的心情也安靜了下來,真是一個溫馨的宿舍啊!

我知道這是法輪大法的力量,在我的空間場內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讓我更加努力修煉!

剛開始修煉那段時間,感覺到思想在不斷地快速往上沖,每天對法都有不同的認識,我太高興了!人生看到了希望,每天都處在對法新的認識中。聽到同學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又在看「小說」啊?因為每次同學回來只要我在宿舍,我都是在學法。

法中一粒子

現在我才悟到從二零一四年到現在,師父一直都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這不爭氣的弟子。想起我經歷的種種事情,種種巧合,覺的並不是多大的事情,一切卻都是有序的安排著,都是為了我要得法做的鋪墊。一路走過來,經歷了太多,曾經苦苦追尋的人生意義,生命的目標是甚麼?現在我找到了!真的找到了!我相信廣大的大法修煉者都和我有一樣的感覺,我們的人生意義,不都是為了得法來世間瀟瀟灑灑走一趟嗎?

短短的幾年,從一個叛逆、自大、自私的生命漸漸走向了處處為別人著想,關心別人的大法徒,就算只有一面之緣,我都珍惜你我之間的緣份,生生世世輪迴輾轉,你我或許在那樣的時間,地點曾經共度患難,兄弟相稱,執子之手,如今我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你,那是你我的誓約,那是你我生命永恆的期盼!我們曾經彼此許下過承諾,因為我相信,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的重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