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救火勇士 今遭構陷關押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要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做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我因為講述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而被非法關押)不丟人。注意安全,保重身體。讓我姐對我的事所花的錢記賬,我回來還。感謝所有關心我的親友,讓我們同心協力,形成整體,請大家多保重,感謝我大姐為我作辯護人。」 ──日前高亨柏委託律師轉告妻子,孩子及其他家人。

高亨柏和女兒
高亨柏和女兒

高亨柏,四十六歲,中專畢業,住山東平度市南村鎮小陣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高亨柏被平度市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十二月二十九日被平度市檢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所謂案卷移送平度檢察院。二月八日,平度檢察院非法訊問高亨柏。二月二十三日,檢察員張正夏向平度法院提交非法起訴書。高亨柏現被非法關押於平度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九點左右,高亨柏在平度市南村鎮劉家西埠村集市上向父老鄉親贈送新年台曆,希望他們明白法輪功教人做好人的真相,保平安得福報。這一善舉卻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

平度市蘭底派出所警察綁架了高亨柏,並從周圍人手中搶走台曆兩本,從高亨柏三輪車上搶走私人物品若干。平度610副頭目國玉成等人也參與了此次綁架。

信仰,從未動搖……

一、「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要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做人。」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十三日,律師兩次到看守所會見高亨柏。高亨柏讓親友放心,說自己一定會按李洪志師父的要求去做,做一個更好的人,並強調:「法輪功沒有組織,我也沒有破壞國家法律法規的實施,我只反對強加給我的罪名,屆時會和律師一起做無罪辯護。」

「修煉法輪功以前,我身體不好,脾氣也不好,經常同妻子孫正梅吵架打架,將頭都打破了。有一次,僅僅因為一百多塊錢,我就與妻子大打出手,氣急之下我剪碎了她的一件綠色衣服。

二零零八年,我看到一位朋友修煉法輪功後變化很大,煙都戒了,我深受觸動,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功讓人心態平和,真正做一個好人。我身體受益,脾氣性格也大有改善。修煉後,我做好人了反而被抓了,這件事我想不通。」

「我對起訴書有異議。我散發的法輪功資料不是犯罪證據,是教人保平安得福報的。我的行為沒有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實施。」

「請轉告我的妻子、孩子和其他家人:要挺起胸膛,理直氣壯的做人。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不丟人。注意安全,保重身體。讓我姐對我的事所花的錢記賬,我回來還。感謝所有關心我的親友,讓我們同心協力,形成整體,請大家多保重,感謝我大姐為我作辯護人。」

二、大家眼裏的高亨柏:

1、奮不顧身的救火勇士

二零一六年夏季的一天,高亨柏對面鄰居家液化氣管老化,著火了。鄰居一家都慌了,怕液化氣罐爆炸,嚇得全都跑到街上,望著剛剛蓋好裝修好的新房,絕望的不知如何是好。正在家睡覺的高亨柏聽到鄰居的哭喊,忙跑出來,一看情況危急,馬上回家順手拿起女兒的被子,蘸滿水,衝進鄰居家的廚房,迅即用被子撲滅熊熊火燄,避免了一場大損失。

鄰居女主人感激的叮囑自己的兒子:「要緊(方言:千萬)別忘了你叔(高亨柏),如果不是他,這個房子就毀了。」

村裏人都知道,本村還有兩家因液化氣起火爆炸,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失,其中一個男鄰居被重度燒傷,花了很多錢植皮。想起來都讓人不寒而慄。這一次大家慶幸之餘怎能不感激高亨柏的捨己為人呢?

母親感慨的說:「真的,俺兒學(法輪功)(做)這麼個人真不容易。當年除夕夜,我兒子高亨柏才提起這件事。我聽說後心裏忍不住嘀咕:向他們(對面起火的鄰居)要床被子還不中(方言:還不行)?還拿自己家的被子,我說孫女的被子怎麼被燒了一塊?原來這樣啊。」母親看似埋怨,眼裏卻滿是讚賞。

2、「如果不是法輪功,他這個家早就散了,早就散了。」

大姐幾次當眾控制不住自己,淚流滿面地說:「我就是心疼他(高亨柏),我才掉眼淚的。我弟弟就是沒有罪。修煉了(法輪功)變得更好了。他就做好人,對俺爹娘很孝順。他也沒殺人放火,也不偷不搶,不罵人,不做壞事,何罪之有?我就盼著我弟弟早點回家。」

二姐說:「我弟弟以前脾氣很拗,經常與父母對著幹,把自己鎖在屋裏,不開門。父母乾生氣沒辦法。

修煉後理性平和了,對父母孝敬,照顧的細心周到。他住的與父母家近,父母年紀大了,他不放心,晚上就經常去父母家看看。雖然兄弟姐妹四個,但是很多時候都是他照顧父母。

有一次我娘不小心從高處摔下來,腿不能走路,他背著俺娘上醫院。老人有甚麼事都找他。過年時,老人做饅頭自己揉不動面,都是他給老人親手做的大饅頭。

修煉法輪功以前,他經常與妻子打架,把家裏的家具全打碎了,用剪刀把他妻子的一件綠衣服剪得粉碎,把他妻子打得跑到她妹妹家不回家了。修煉後他妻子罵他罵得再難聽,他也只是笑笑。

有一次俺爹親眼看見他妻子使勁打他耳光,他始終心平氣和的不還手。俺爹都看不下去了,氣憤的數落他:「你一個大男人就讓她打你臉?」我弟弟平靜的說:「李洪志師父教導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母親抹著眼淚插話說:「他修煉法輪功後,家庭才好(和睦)了,如果不是法輪功,他這個家早就散了,早就散了。」

認識高亨柏的另一位大姐說:「我就見過他兩次面,他給我的感覺很純淨。」

三、對高亨柏的綁架關押給其家人帶來巨大的傷害

三月二十日這天,當被親友問及兒子被非法關押多長時間了時,母親脫口而出:「三個月零三天了。」那真是掰著指頭數日子,期盼兒子回家啊。九十多個日日夜夜,老人是怎樣熬過來的啊?說著說著,老人已泣不成聲,老淚縱橫:「如果不放我兒子回家,我情願去陪著他……。」這是怎樣的心痛與無奈啊。

父母每當吃飯時想起兒子來就落淚難受,吃不下。

'高亨柏的父母街頭遙望,盼兒歸。'
高亨柏的父母街頭遙望,盼兒歸。

高亨柏被綁架,妻子受到很大的打擊,情緒低落,不愛說話,不願意出門,整夜失眠,明顯瘦了。

十歲的女兒,一提爸爸,就轉到一邊哭。怕媽媽知道了難受,曾經背著媽媽跑到爸爸的房間,在牆上寫:「爸爸,我想念您。」家人發現後沒有不痛哭失聲的。

自從弟弟被綁架,二姐整日無精打采,感覺一顆心整天揪著。有一天過馬路時,明明是紅燈,二姐就要過馬路,同行的二姐夫擔憂的說:「看你這神情恍惚的樣子,可不放心你一個人出來。」

營救,從未停止……

儘管受到沉重的打擊與種種壓力,家人、朋友從未停止對高亨柏的營救。

一、八十歲父母奔走於公檢法及平度610,呼籲無條件釋放高亨柏。

高亨柏八十歲的父母幾次去派出所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兒子。警察哄騙老人讓他們到上邊(平度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去要人。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兩位老人從鄉下帶著水和乾糧,輾轉到平度市610辦公室找國玉成,遭到國玉成的哄騙與驅趕。

二十九日上午,兩位老人再次來到平度市610辦公室找國玉成要求見兒子。在國玉成的指使下,各種人物粉墨登場,哄騙、詐唬、拉扯、驅趕老人。

兩位老人受盡奚落,身心疲憊……

二、家人打電話給檢察員張正夏:「法律沒有規定煉法輪功違法」。

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下午一點半,高亨柏的家人打電話給張正夏,希望他本著為法律負責,為個人負責,為當事人負責,在法輪功問題上做出自己正確的選擇。

家人善意的提醒他:「我們諮詢律師了。律師說法律沒有規定煉法輪功違法。」

三、家人為高亨柏聘請律師,大姐遞交辯護人委託書。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週一)上午八點半,北京律師韓志廣到平度市法院見辦案法官,刑庭工作人員告知說所有法官都到青島中院去培訓了,讓律師週三上午再去。負責該案的法官是李岩。

上午九點半左右,律師趕到平度市看守所會見高亨柏。

高亨柏當場親手書寫一份委託書,委託大姐作他的親友辯護人。三月十四日(週三)上午八點半,高亨柏的大姐將委託書遞交到平度市法院。因為法官李岩稱自己去北京培訓了,一位姓王的書記員代收。

大姐整天給家人打電話詢問弟弟的情況,並願意為弟弟做無罪辯護。在開車去看守所的路上,大姐又哭了:「想念,心疼他。」並叮囑律師轉告弟弟:「照顧好自己。」

四、眾多百姓簽名要求立即無罪釋放高亨柏。

法輪大法好──世人都知道

韓律師義正詞嚴的指出:「修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依法不應該站在被告席上。」

「在中國修煉法輪功並不違法。無論從哪個角度都不應該打壓「真、善、忍」。

法輪功正在被打壓,為甚麼還有這麼多人修煉?他們冒著被打壓的危險,堅持說:法輪大法好。為甚麼?他們又不傻,這說明一個問題,他們修煉法輪功確實受益了,他們講「真、善、忍」。「真、善、忍」是普世價值,我的當事人的確按照「真、善、忍」做了,他修煉前後,人是發生了變化的,好人不應該受到法律的追究。

為甚麼律師敢在法庭上說『信仰「真、善、忍」的人都是好人?我們不是憑空而說的,而是根據這一例一例現實的案子才說的。通過人的修煉前和修煉後的變化,我們可以看出,通過修煉他的精神得到了淨化,道德得到了提升。

所以我們才說修煉法輪功的人是好人,沒有構成犯罪。我們在依法辦案,我們是講理、講法、講事實講道理的。

修煉法輪功的人是一個善良的群體。舉個例子,如果一個不修煉法輪功的人對我說:「韓律師,這兒有個案子,你過來吧,多少錢說好了。」我不敢過去,我要過去如果哪句話不合適,我可能空跑一趟,一分錢可能都不會給我,最多給個差旅費。但如果大法弟子說:「韓律師你過來吧,費用都商量好了」,我就敢過去,他們沒有一個人坑我,做了這麼多案子,一起都沒有。

他們講道德,講正義,誠實守信,這是真正的中華民族道德所在。這種人能是壞人嗎?壞在哪兒?吃喝嫖賭,坑矇拐騙,他們佔了幾樣?法律是打壓壞人的,對不對?好人不能進監獄。

所以我在法庭上總是在強調一點:這些信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對社會沒有危害的人,依法不應該站在今天的被告席上。

北京一個房客說:『我就不是好人,(如果)我要做好人,那我就得煉法輪功。』你看,大家都知道法輪功教人做好人。」


相關人員電話:

平度市法院:

法官李岩:(女,三十歲左右,曾經冤判李麗和姜濤。)電話:18563906220

辦公室電話:0532-80817967。

平度市檢察院:

張正夏:(男,四十多歲,原來是教師。曾經非法起訴姜濤。)電話:13658689958

平度蘭底派出所:

外線 82341025內線87604傳真87610
所長:生顯亭66587608、13969616887
魏相進66587607、13869817670
王續盛66587606、15065328617
平度市610辦公室:
平度市「610」辦公室:平度市杭州路88號巡警大隊院內,郵編266700

副頭目國玉成15615887178(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副頭目李法岐13573251262辦053288337786宅053288369900
成員代玉剛0532-87309201

平度國保大隊:
大隊長:王玉進 66587129 87368629 13954299988

尹紹列 66587130 87337099 18661601891
劉繼先 66587131 87336819 13573218899
盧成軍 66587136 13708975267
610科:
劉傑,15866870870(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

平度看守所
隋芳忠 66587078 13953252222
杜仁政 66587077 88395799 13963912516
韓傳偉 87321719 66587907 13326392070
李新山 87328068 13963953678
候文哲 87328068 13806421197
王春燕 66587075 18363989119
辦公室66587075 收押大廳66587457 監區內值班室6658745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