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二法門」的一點理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早上我剛要吃飯,拿碗的手一滑,碗掉在地上摔碎了。當時我的腦子裏就隱隱的出現一些信息,大意是這似乎預示著有甚麼不吉利的事情可能會發生。

這時丈夫從屋裏出來,說要開車出去有事要辦,馬上又聯想到晚上孩子也要回來。因為我們這裏路面全是冰,非常滑,會給開車帶來很大麻煩。思想裏似乎有些擔心,但馬上意識到這念頭不對,趕快否定它,不承認它。隨後我靜下心來向內找,這麼多年在我手裏打壞東西的事是極偶爾的,今天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呢?在我打碎碗的前些天,孩子也不小心打碎了一隻碗,當時沒有多想,也沒有悟一悟。直到今天打碎了一隻碗,腦子裏竟然出現了那麼不好的念頭,才令我警覺。我悟到,這是去我過去形成的觀念。這種所謂的預感它不管來源於哪裏,都不符合大法。所以我不要。

我又想到這碗是今年過年時我婆婆(同修)買的,她幾乎每年過年時都要買碗,不論家裏是否需要。我曾問過婆婆,為甚麼每年過年都要買碗,她說是「添人進口」。她每年的元宵節那天晚上都要把家裏所有的燈都開著,還要把所有的「灶坑」裏都要點上一根蠟燭,卻從不在這天給師父上一炷香(我屋裏供著師父的法像)。我問她為甚麼要這樣做,她說她也不知道,就是幾十年來都是這樣做的,就一直這樣做。正月裏每逢帶「七」的日子,比如「初七」、「十七」、「二十七」她都必須煮麵條。黃曆二月初二那天必須吃餡餅,等等。我覺的有些不妥,又沒法說甚麼。

今天發生這件事我突然悟到這些都是過去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或者是以前對敬天信神的一種表達方式,也或許是一種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而在正法修煉的今天,這一切都是需要去除的執著和觀念。更嚴重一點說,這是否還涉及不二法門的問題,因為有些做法可能來自一些小法小道。同時我也在思考,為甚麼我們修煉後還出現和修煉前同樣或者類似的問題和情況呢?恰恰是讓我們去除過去在這方面或這件事情上所形成的觀念,歸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想法、念頭,以至行為。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當自己的做法被別人指出不妥,而自己又不願放棄,不想改變,甚至不願意捨棄,這是不是已經在強烈的執著了呢?這時就要冷靜的看看自己,甚麼心促使自己非得要這樣做呢?

其實我婆婆已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年了,對大法很堅定,平時很能吃苦,因為我們家是四世同堂,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環境中付出的比較多。可是多年來她的修煉狀態一直不太好,學法拿起書就睏,經常把書掉在地上,發正念不倒掌的時候都太少,煉功也睡覺,甚至大家在一起交流時也睡覺,但這時只要你問她一句常人話,她馬上就精神。明顯的不讓她得法。我們小組同修在向內找的同時也幫她發正念,但都收效甚微,時間長了,大家也都處於無可奈何的狀態。

現在想來這也許是其中的一個原因吧。其實不二法門的問題很嚴重,這樣的修煉人肯定不能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也就是腳踩兩隻船,可能最後啥也得不著。師父在《轉法輪》中明確講出的問題我們都應該在平時的修煉中嚴肅對待,不能想當然的認為我沒有這問題,我沒有那問題。要知道我們都在常人中生活,都會形成觀念。

不二法門有很多方面的表現,比如去年有一次我和同修見面,無意中我竟說了甚麼樣的身材的人有福之類的話,同修很不服氣,意思是她也有福,但她卻不是我說的那種身材,說著說著我們都覺的不對勁,這裏不僅體現出了顯示心、妒嫉心、色慾心、攀比心,還有追求常人所謂幸福生活的心,這裏也涉及了不二法門。

認識到之後,我回家坐火車就來給我過關了。坐火車我只有十五分鐘的車程,我剛坐下,就見對面一個六十歲左右的男人握著對面和他年齡差不多的女人的手說:「看你的手多蒼白,沒有血色。」然後衝著我說:「姑娘,你看她的手是不是沒有血色?」(因為那個女的挨著我坐)我當時就明白這是在考驗我,於是我笑著說:「我不會看。」他立刻甚麼也不說了。

還有一位女同修,至今也已經修煉二十年了,她信師信法,可是關卻一直過的很困難。有一次我到她家去,看見她屋裏門上檻貼著一張很大的「財神」像,而人就在那「財神」像下走來走去,我當時就給她指出這樣做不妥。覺的這涉及了不二法門的問題,她當時就同意把它撤下來,可是並沒有深入的向內找,後來她的狀態一直不太好,表現的爭鬥心很強,甚至明知道也控制不住。再後來她丈夫一喝酒就被操控著打她、罵她。因為以前她丈夫是支持大法的,家裏還安裝了新唐人電視。可現在她丈夫就像被附體了似的迫害她。那附體甚至還直接操控她丈夫說:「看我咋收拾你。」那意思是要把同修弄進去。她當時沒悟到用修煉人的善來處理,反而用爭鬥心與那附體爭辯。

那以後不長時間,同修表面因訴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來後她丈夫變本加厲給她發難,家裏親人全反了,她平時本來很孝順婆婆,可這次婆婆也罵她。她整日在痛苦中,腿也疼的厲害,不能煉功,學法也不入心。只能不斷的求師父。

有一天我突然想去看看她,就和另一個同修去了她家,當時她不在家,我們就在門外等。閒著沒事就看看這,看看那。突然,與我同去的同修說:你看這門上是個甚麼東西?我到近前一看,好像是個甚麼「符」,用鐵皮包著左右兩邊都有字,我倆當時就覺的有問題。一會同修回來了,我倆就問她門上貼的是甚麼,她說:沒甚麼呀,那是很多年前別人給看的「鎮宅」的,也沒啥用,也不礙我啥事。我倆一聽就知道她沒把這事當回事,就和她交流不二法門的問題,後來她終於同意把它拿下來,因她當時還沒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以擔心我們走了以後她又被干擾了忘記去清除。於是我走到外面把那個東西拽了下來,那是用釘子釘上的,裏面有一個用塑料布包的完好的一張黃紙,那上面有字,我沒看就直接交給她讓她燒了,那帶字的鐵皮也被我扔了。同修說她一直以為那就是「鎮宅」的,那就讓它「鎮宅」吧,也沒甚麼不好。可是現在她認識到了,你用那個東西保你的平安,那師父的法身怎麼管你呀?你到底信誰呀?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1]那不危險嗎?從那以後,同修的腿也不疼了,學法也能學進去了,家裏環境又恢復往常了,她現在除了學《轉法輪》,每週都學兩本各地講法,提高的很快。

師父慈悲,只要弟子有顆堅定信師信法的心,即使弟子做錯了,甚至怎麼點化都不明白,依然不放棄弟子,用各種方式喚醒弟子,救度弟子,真心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本文只是就最近所接觸到的及自己的經歷對師父關於不二法門的法理的一點淺悟,希望能對同修有個借鑑,不足之處及不在法上的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