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而遭受了種種迫害。以下是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經歷。

1、高玉昌、張豔玲夫婦自述被迫害的經歷

我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修煉法輪大法前身體不好,有心臟病、胸肌炎、頭痛病、頸椎病、痔瘡。四處求醫,吃過很多藥,都沒有根治,痛不欲生。一九九八年八月我修煉法輪功,經過學法修煉幾個月後在不知不覺中,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癒了。身體一身輕,為家庭減輕了大量的經濟負擔。

修煉大法後,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替別人著想,做個好人,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一九九九年江澤民以權代法,凌駕於法律之上,開始了瘋狂殘酷的鎮壓。平靜祥和的生活從此再無安寧之日,一九九九年八月公安來我家在沒有任何手續和證件的情況下,進行騷擾抄家,抄走了大法書籍,威脅我們不讓說真話。

因散發真相傳單,向民眾反映大法清白「修真、善、忍沒有錯,我們並沒有反對政府」的事實,在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們被公安機關非法抓捕,警察還把我妻子的金銀首飾搶走。

在公安局被刑訊逼供,給我戴上手銬,銬在老虎凳上。用皮鞋打我的頭,警察抓住我的頭往牆上撞,當時我就暈過去了。我被折磨得遍體鱗傷,身體受到非人的摧殘。就這樣在老虎凳上兩天三宿,之後劫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耳朵被打聾,受到精神和肉體的摧殘,非人的待遇,一直被非法拘留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才釋放。回家沒多長時間,旗政府、鎮政府、610、公安經常對我家進行騷擾。在二零一零年的八月,公安、派出所、綜治辦、610人員七、八個人闖入家中說是所謂的洗腦,當時我的心臟病又犯了,才沒有把我帶走。這些年由於迫害,不斷的騷擾,使我不能正常安心的工作致使家庭經濟受到損失,給家人、親人造成的傷害和打擊。

2、內蒙古甄海燕被冤判 丈夫楊宇新被迫害致死

楊宇新、甄海燕夫婦,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楊宇新夫婦以前身體有病,治療也治不好,學了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了,去掉了長期養成的惡習,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沒有想到楊宇新、甄海燕夫婦剛剛結婚二十多天,就被大楊樹警察綁架,兩個月後,楊宇新被活活打死,甄海燕又被勞教、判刑。

妻子甄海燕沒有學大法前在外打工,從小就體弱多病,她患有結核病、抽搐、關節炎、腸炎,成天離不開藥,活的很痛苦,自從學法以後不到幾個月的時間,甄海燕的身體所有的病全都神奇般的好了,從此她有了朝氣,有了活力。丈夫楊宇新高中畢業以後,沒有工作,成天抽煙、喝酒、整天和朋友吃喝玩樂,家長說也不聽,管也管不了,後來楊宇新也跟著學,大法讓楊宇新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用真、善、忍的標準指導他做一個好人,從此他不說假話了,也不出外吃喝了,戒掉了所有的惡習,真是大法改變了他。一家人都為他們高興,同時對師父的感恩更是無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這些手無寸鐵的無辜民眾,在他殺無赦的指令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殘酷迫害中,無一倖免。二零零五年經人介紹,甄海燕和楊宇新相識,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結的婚,可誰知道,在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晚莫旗和大楊樹的公安警察突然闖到岳母家,他們拿著槍指著楊宇新的頭說「別動,動就打死你」。岳母看到趕快說,「有話好好說,他也不是殺人犯,動槍幹嘛?」四個公安警察把楊宇新從屋裏抬出去的,楊宇新說:「我也沒犯法,幹甚麼抓我!」沒想到這就是家人聽見他的最後一句話了,就這樣在沒有任何手續和證件的情況下,就把楊宇新綁架走了,同時把甄海燕也綁架走了,還對岳母家進行了大規模的抄家,搶走很多家中的個人物品。

家人去看,不讓接見,兩個月後莫旗來電話,讓家人把甄海燕接回來,讓交一萬元錢。家中沒有那麼多的錢,接不了,到了下午來電話說五千元也行。第二天家人去把甄海燕接了回來,不讓看楊宇新,甄海燕回來半個月後莫旗來電話說楊宇新病重,叫甄海燕去看望,甄海燕到那兒後才知道,原來楊宇新已經離世了。他們叫甄海燕去是讓她在死亡書上簽字,甄海燕驚聞這一消息,已經痛不欲生,拒絕簽字,要求見610的人問楊宇新是怎麼死的,一百八十多斤的人這麼幾天就給迫害死了,甄海燕已經悲痛到了極點。

回到家中,甄海燕已是精神恍惚,沒幾天莫旗又來人逼著她在死亡書上簽字。這時家人才知道楊宇新已經死了,家人聽後,真是無法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甄海燕才結婚一個月呀,楊宇新一米八的身材怎麼說死就死了呢?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屍體也不讓看,還簽甚麼字啊。一家人放聲痛哭,悲痛欲絕,那些警察見狀把死亡書扔下就走了。

不出幾天又來了一幫警察,又把甄海燕綁架到莫旗,家人去要人,公安局說做不了主,不能放人,家人說:「楊宇新已經死了,若甄海燕再有甚麼三長兩短我和你們沒完!」因為甄海燕拒絕在死亡書上簽字,就把她劫持到圖牧吉勞教所進行迫害。他們把楊宇新強行火化了。

過了一段日子,圖牧吉給家人打電話說甄海燕病重,叫家人去看,此時正是秋收農忙時節,家人顧不了這些,家人看到甄海燕,人已經不能自理,是兩個人抬出來的。家人要求把甄海燕帶回家看病,病好人再送回來,他們堅決不放人。甄海燕的老母親回家後,日夜牽掛,擔心女兒甄海燕,怕她隨時會失去生命,老人的眼淚都哭乾了。

過了一個多月,圖牧吉又來電話,說甄海燕病重叫家人馬上去接。第二天甄海燕的哥哥去接,一看人已經快不行了,哥哥沒敢接。圖牧吉勞教所的人一看家人不接,他們用120救護車把甄海燕送回家。甄海燕回家後漸漸的清醒了,每天學法,煉功,很快身體就好了。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大楊樹公安局第三次又把甄海燕綁架了,當時綁架她的時候,把她打得昏死過去了。甄海燕是被抬到看守所的,還有三十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從甄海燕被綁架到看守所一直到劫持到監獄。七個月的時間,甄海燕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綁架到監獄都是被抬去的。

到監獄不長時間就來電話說甄海燕病重,讓家人去看望。家人去監獄,到那時人在醫院,插著胃管,已經很長時間沒吃東西了,人已不能說話了。見面還不到二十分鐘就叫家人出來了。甄海燕七十多歲的母親要求讓甄海燕回家看病,監獄拒不放人。

姑爺已經被迫害致死了,女兒又被迫害成這樣,老人已經徹底崩潰了。甄海燕、楊宇新只是為了做好人,卻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3、姐姐被迫害致死,李鳳飛被判刑三年

我是李鳳飛,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一九九七年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真正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做好人,做好事。心性道德得到很大的提高。改掉了過去自私自利的壞習慣,同時身體也得到了健康,就這樣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卻遭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我到莫旗紅彥鎮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於八月十四日被紅彥鎮派出所警察綁架,綁架我的警察在派出所,把我的左耳打得聽力嚴重下降,還用電棍打我的後背。後來又被劫持到莫旗第一監管大隊迫害。

那裏的獄警配合610叫犯人對我進行毒打,從頭上長時間的倒涼水,各種姿勢長時間的罰站,他們說打法輪功能給減刑,後來轉到大楊樹鎮林業看守所關押一個月,被判三年勞動教養(監外執行)。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日晚,一幫警察便衣闖入我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強行把我帶到大楊樹鎮公安局,把我銬在鐵椅子上一天一夜,打耳光,不讓睡覺,往臉上倒涼水,不讓大小便。三月三十一日晚,我又被綁架到鄂旗看守所進行非法關押迫害。

在鄂旗非法開庭審判的時候,我的姐姐大法弟子李鳳霞為我請了律師辯護。律師說在憲法或任何的法律條文中都查不到把法輪功定為邪教的正式文件,法庭拿不出法輪功有罪的證據,法庭因此敗訴,但他們拒不放人。

我姐姐李鳳霞多次到法庭要人,要求無罪釋放,法院不但不放人,還指使大楊樹公安局把我姐也綁架了起來,非法關押在鄂旗看守所,姐姐身心健康,身體非常好,就幾個月的時間就被迫害致死了。

我的姐夫因為姐姐的冤死,把責任都歸罪到我的身上,從此和我斷絕了關係。最終我被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把我綁架到內蒙古保安沼監獄迫害。

我的長子李奇峰是一個先天有智障的腦積水患者,我學大法後,孩子也與我學法,病情已逐漸好轉,和正常孩子一樣開朗,健康。由於我的被綁架迫害,對孩子打擊很大,無人照顧他,更沒人帶他學法輪功,使孩子舊病突發,離開了人世。

我們只是想做好人有個健康的身體,有顆向善求道的心,卻沒想到,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江澤民流氓集團造成的。

4、內蒙古吳玉紅被迫害經歷

吳玉紅家住內蒙古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她在大法中受益,卻遭到中共的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我在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七個多月,這期間,我目睹了執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毒打,侮辱,誹謗,野蠻灌食,逼迫寫不修煉的保證,悔過書之類的東西。

在迫害初期,我的大法書籍被當地警察非法抄走,同時我也失去了合法的煉功環境,丈夫因不堪各種壓力和恐懼,加上江澤民操控媒體的謊言宣傳的毒害,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提出離婚。

二零零零年五月末我被釋放回家後,家人怕我再次遭到迫害,跟蹤我的行蹤,生活上我也失去了應有的自由。為了不連累家人整日為我擔驚受怕,我也只好捨棄老母親離家去了南方,就這樣,在外地生活了八年之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