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廠縣官員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河北大廠回族自治縣是和北京一河之隔的小縣。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後,大廠縣至少有上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等迫害。與此同時,許多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也遭惡報。善惡必報。特別是迫害佛法修煉人,罪大如天。

一、原河北大廠縣610主任劉浩洋作惡禍及兒子

劉浩洋,男,四十七歲左右,大廠縣祁各莊鎮馮蘭莊人,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二年,劉浩洋任大廠縣610辦公室主任,現任文廣新局局長。

二零零七年末,大廠縣政法委、610指使公安局國保和各派出所警察分別將法輪功學員李文明、宋淑芬綁架到廊坊市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下旬,又指使公安局大廠鎮派出所馬岩、劉軍、黃勇,郝晶磊,邵府鄉派出所李志偉等,將法輪功學員邵府中學教師郭大會、原交警大隊教導員牛連江、個體老闆於景華、縣電視台職工劉秀香、陳府中學教師白學武,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並非法抄家,抄搶電腦、大法書籍、MP3等私人物品,敲詐牛連江、於景華、劉秀香家人每人兩萬元,敲詐白學武家人三萬元,在親屬的強烈要求下,臘月二十八才讓回家。過大年都沒讓郭大會回家,年後直接把她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劉浩洋以配合邪黨奧運為藉口,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月到十一月,大廠縣不法官員、政法委、縣610劉浩洋等授意大廠縣公安局各鄉鎮派出所警察,先後將牛連江、於景華、婦聯退休女幹部韓秀榮、縣醫院醫生郭大靜、武警部隊軍轉幹部楊立軍、白學武、榮馬房村民周玉芬等人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同時對全縣法輪功學員非法監控,他們指使各工作單位、村委會、街道辦工作人員每天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非法騷擾,監控,監視。牛連江被洗腦班迫害後,身體狀況非常不好,長期精神緊張、恐懼、憂鬱,各種疾病纏身,到處尋醫問藥,終於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在二零一二年含冤離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大廠縣國保大隊多名警察,將法輪功學員楊守斌,強行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當時楊守斌正在大廠縣中醫院看護病人。

劉浩洋參與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禍及自己的親人:劉浩洋的兒子患憂鬱症。在大廠縣第二回民中學讀初中期間,二零一四年暑假剛開學,劉浩洋的兒子從教學樓二樓平台跳下,摔成重傷,身上多處受傷,兩腳摔成大反向:腳趾朝後,腳跟朝前,只得休學治療。希望劉浩洋為自己和家人負責,及時醒悟,善待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停止犯罪、退出邪黨,贖回自己的未來。

二、紀委幹部景全來迫害法輪功,孫子患重病

景全來,男,漢族,六十多歲,大廠鎮霍各莊村人,曾經是大廠縣紀委幹部,已退休。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後,他積極參與迫害。事實如下: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大廠縣公安局馬岩、黃振宇等帶多名警察將陳鳳良、劉力等十幾名法輪功強行綁架到公安局,非法審問,當天晚上非法拘禁在公安局院內。

第二天(八月二十三日)邪黨不法官員與縣紀委、縣「610」等部門勾結,並夥同縣公安局,將這些法輪功學員分別轉到縣看守所、縣招待所非法關押迫害。被軟禁在招待所的有縣修造廠職工郭福順、縣科技局職工王鳳榮、縣廣電局職工劉秀香、第二幼兒園老師楊宇華。由於他們不願意放棄信仰,遭到縣監察局劉士忠,縣「610」楊廣通,縣紀委景全來、劉淑雲四人輪番的惡語攻擊十多天,此四人污衊、歪曲大法,逼迫學員放棄修煉。

之後,縣紀委景全來、劉淑雲等勾結法輪功學員工作單位領導,從每人工資中敲詐所謂食宿費二千元,敲詐所謂取保候審金三千元(郭福順四千元)供他們揮霍。事後又將這些學員每人分別降兩級工資。

當時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更嚴重。縣誌辦主任劉力,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迫害七十多天,被誣判勞教一年,被撤銷行政職務,降兩級工資。縣第二中學教師王麗珠,被非法關押縣看守所,迫害一百多天。被非法勞教兩年,降兩級工資,被勒索六千元。縣婦聯幹部韓秀榮,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迫害七十多天,勒索五千元,降兩級工資。縣迎春機械廠職工霍秀蘭,被非法關押看守所,迫害一百多天,並勒索六千元,非法勞教兩年。縣第二中學教師郭慶寶,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迫害七十三天,被勒索五千元,降兩級工資。縣勞動局幹部陳鳳良,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非法迫害八十多天,誣判勞教三年,因身體原因勞教所拒收。被非法勒索八千元,降兩級工資,停發工資一年多。

景全來作惡之後,一次他妻子在遛彎兒時,曾摔在馬路邊的下水井中,摔壞了腿,但景全來沒有從上天的警告中醒悟。後來,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到同修家串門,被他看到,舉報到公安局。執迷不悟的後果是禍及子孫:景全來的孫子腦袋患有嚴重的病症(可能是小腦萎縮),現在已經七、八歲了,走路不穩,搖搖晃晃,深一腳淺一腳的;而且口齒不清,話都說不好,只能發出呃、呃、呃的聲音,也沒法上學。

三、夏墊鎮政府官員馬繼東遭報

馬繼東,男,回族,四十一、二歲,大廠縣夏墊鎮北塢村人。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在大廠縣夏墊鎮先後任鎮長和邪黨書記。

在馬繼東任期內,夏墊鎮發生對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多鐘,夏墊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東小屯村法輪功學員王玉貞,當時王玉貞正在集市做生意。王玉貞被劫持到廊坊洗腦班非法拘禁約七十天後,於同年八月二十日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夏墊鎮派出所警察闖入夏墊鎮北王莊村法輪功學員丁桂伶、張文勝家,將丁桂伶、張文勝、張文勝妻子符玉波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警察還綁架了丁桂伶不修煉的兒子和女兒,警察敲詐了丁桂伶家人數目不菲的錢以後,才放了丁桂伶的兒女。兩個多月後,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丁桂伶、張文勝、符玉波被非法劫持到勞教所迫害,符玉波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馬繼東因嚴重違紀被邪黨開除黨籍。他的仕途也就此戛然而止。和馬繼東同時被開除黨籍的還有他的搭班,曾在夏墊鎮任鎮長的海朝明。

四、迫害法輪功原副縣長劉廣營遭報

劉廣營,男,漢族,五十四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時,他積極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劉廣營參與迫害法輪功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劉廣營任大廠縣陳府鎮邪黨書記期間,第二階段是他任大廠縣副縣長主管政法工作期間。

相對大廠縣其他鄉鎮來說,陳府鎮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數比較多,遭受的迫害比較殘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當天,陳府全鎮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到鎮政府會議室裏軟禁一個星期,逼迫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電視、報紙,逼迫法輪功學員說「不煉」。同時鎮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抄走師父的照片、大法書籍、煉功帶、講法錄音錄像帶,不讓學員學法煉功。在此後幾年裏,法輪功學員們受到各種干擾迫害:派出所警察隨時上門騷擾、電話騷擾、監視居住、監聽電話、隨時被叫到鄉鎮政府軟禁。特別到了邪黨所謂的敏感日期,派出所警察、鄉鎮幹部就更猖狂行惡。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天夜裏,人們還在熟睡的時候,陳府鎮的不法人員把全鎮的法輪功學員軟禁在鎮政府會議室,整整凍了一宿。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到十一月份,劉廣營勾結大廠縣政法委、610及其他邪黨官員,把陳府鎮所有他們能找到的法輪功學員,分別綁架到通州區大營洗腦班和大廠縣洗腦班(地址在河西營武裝部基地)迫害。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二年,劉廣營任大廠縣副縣長、主管政法工作。在他的任期內,大廠縣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嚴重的迫害。二零零八年,不法人員以邪黨奧運藉口又陸續將郭大會、牛連江、於景華、白學武、周玉芬、韓秀榮、郭大靜、楊立軍綁架到廊坊市洗腦班迫害,並敲詐牛連江、於景華、劉秀香家人錢財每人二萬元,敲詐白學武家人三萬元。同時對全縣法輪功學員每天非法監控。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二零一七年,劉廣營任廊坊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副局長期間,以外出培訓之名到昆明、大理、麗江、蘇州、三峽等地景點旅遊並將其往返機票及住宿費用全部在單位報銷,其行為構成違紀受嚴重警告處分。這只是惡報的開始,也是上天在給劉廣營一次醒悟的機會。古人云: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希望劉廣營等能珍惜上天賜給的機會,及早醒悟。

五、原大廠縣廣電局副局長李貴強誹謗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李貴強,男,漢族,六十來歲,夏墊鎮東小屯村人,原大廠縣廣電局副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李貴強不分善惡、不辨是非,公然編造謊言,肆意對法輪功創始人進行人身攻擊、誹謗。李貴強離崗後得了半身不遂,晚景淒涼,幾年後死亡。

六、特藝廠廠長迫害本廠職工遭報累及家人

楊春,男,漢族,七十來歲,祁各莊鎮窩坨村人,原大廠縣特藝廠廠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九月,楊春配合縣610辦公室,將本廠會計王廣芝誘騙綁架到大廠縣河西營洗腦班迫害。楊春的惡行累及家人,他妻子得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長期需要人照顧。

七、原經委主任迫害本系統職工遭報

劉寶剛,男,漢族,六十多歲,原大廠縣經委主任。二零零一年九月,勾結縣610辦公室,主謀策劃參與綁架特藝廠會計王廣芝,到大廠縣河西營洗腦班迫害。後來,劉寶剛遭惡報,得了肝炎。

八、二中教師污衊大法遭惡報死亡

劉立新,男,漢族,一九六三年出生,邵府鎮邵府村人,第二回民中學教師。劉立新為人散漫、隨性、放蕩不羈,長年喝大酒、耍大錢。年輕時掙錢既不給父母用,也不交給妻子用於生活,全部自己揮霍。因此妻子與其離婚,自己帶著孩子過。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劉立新不辨善惡,在給學生上化學課時,污衊大法和法輪功創始人。幾年前,五十歲左右的劉立新死亡。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