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日】近日遼寧省錦州凌海市電視台利用有線電視網向市民連續播放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重拾一九九九年央視的陳詞濫調,誤導毒害廣大民眾,為繼續迫害法輪功塗脂抹粉。這不由得使人想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戈培爾的一句所謂「名言」: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重複一百次就會成為真理。這也叫做「戈培爾效應」。

驚人的相似

希特勒時代不僅是一個獨裁暴政的時代,更是一個充滿了謊言與誘騙的時代。正如希特勒自己所表述的:人們「常常是察覺不到堅決支持的是一種背棄人類社會價值的世界觀。人性和人道主義的價值觀從我們的頭腦中完全排除了。」

時任宣傳部長的戈培爾對新聞媒體,包括出版、報刊、廣播和電影等實行嚴格的管制,建立起德國文化協會。協會的會員必須是熱心於納粹事業的人,在政治上和納粹保持一致,甚麼新聞可發,甚麼新聞能發,都要經過嚴格的審查,作品的出版或上演必須經過納粹宣傳機構的審查和許可等等,整個德國的輿論完全處在了瘋狂的法西斯文化思想氛圍中。

通過宣傳機器喋喋不休的灌輸,德國人民接受了納粹的一整套思想:納粹專政具有合理性,其價值觀合乎歷史發展規律;為了「德意志民族的振興」,「為了日耳曼民族獲取更大的生存空間」,有理由將「不適合生存的個體、低劣的民族、墮落的階級,驅逐並消滅」。

相信戈培爾部長心裏也清楚,謊言重複一千遍也不會成為真理,但謊言如果重複一千遍而又不許別人戳穿,許多人就會把它當成真理。因為謊言的陷阱到處都是,人們不掉進這個陷阱,就會掉進那個陷阱。

這樣的歷史悲劇本不該重演,但今天卻正在你我身邊同樣上演。當年戈培爾的宣傳部早已搬到了中國,宣傳手段更加多樣,但其實本質如出一轍。

「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中共是戈培爾這句話的忠實踐行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中共開動全部宣傳機器抹黑法輪功,為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其控制的兩千家報紙、一千多家雜誌、數百家電視台和電台,全部超負荷運轉,進行了鋪天蓋地的造勢宣傳,將這些謊言灌輸到中原大地每個角落和世界許多國家地區。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間,中共媒體配合迫害法輪功需要撒下了大量彌天大謊,墮落成最大的謊言製造者,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蔑報導和批判文章,竟然高達三十餘萬篇次。

電視作為一種民眾喜聞樂見的媒體形式,以聲音和圖象相結合,給人強烈的視覺和聽覺的衝擊,而且覆蓋面大,普及率高,綜合表現能力最強,具有感染力,對民眾的影響更直接、更具有強制性。中共正看中了這一點,炮製出了一系列偽案,在電視中滾動播出,為打壓進一步升級找藉口。如所謂的「一千四百例」、「天安門自焚」偽案、「京城血案」、「浙江毒殺乞丐案」等等,不一而足。在這些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欺世謊言中,最具煽動性的莫過於在迫害法輪功走向窮途末路時,中共自編自導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在電視播出後,本來難以為繼的迫害得以全面升級。

中共在抹黑法輪功的同時,全力封鎖消息,禁止海內外任何法輪功的正面聲音。十幾年來全國上下只有一個口徑,一種論調,輿論高度統一,營造了文革式的黑暗恐怖。而且每當人們的記憶中對法輪功的仇恨稍有淡忘時,中共便利用報紙、電視、網絡等進行新一輪的洗腦,開頭提到的凌海市電視台如此,近期波及全國的所謂「對邪教說不」的網上簽名活動更是如此。

《九評共產黨》一書中講的非常精闢:「歷史上任何一個流氓無賴,都沒有像江澤民和中共的彌天大謊來得徹底,來得無所不在。它針對每一個人心中的各種各樣的觀念,用各種各樣的謊言,全方位地來迎合人的想法,再加以利用放大,讓人接受謊言,以製造對法輪功的仇恨。」

「你相信政府不會再撒那麼多謊嗎?它就把謊越來越大地撒下去,從自殘自殺到自焚,從殺親人到殺他人,從殺一個人到殺一群人,多得讓你不得不信。」

中共的宣傳確實奏效了,一些中國人沒有看過任何一本法輪功的書籍,甚至連法輪功的法理「真、善、忍」都沒聽說過,但思想中潛移默化地植入了仇恨法輪功的思想。一提到法輪功就想到血淋淋的鏡頭,有病不治,邪教,自殺等等,而且還不自覺地把他和世界上最邪惡的組織聯繫在一起,無意中充當了這場迫害的幫兇!當這些觀念被塞進人們的頭腦後,血雨腥風的迫害便登場了。

在江氏集團「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無數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勞教所與監獄中,長期遭受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與精神摧殘,更令人髮指的是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十九年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四千一百八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這是明慧網突破中共的層層封鎖而得以核實的案例,只是實際發生案例的冰山一角。因為中共竭力掩蓋其犯罪事實,太多的案例仍然被掩蓋,尤其是活摘器官的案例數量,因為中共焚屍滅跡,仍然沒有被揭露出來。

前車之鑑

納粹固然猖獗,但謊言重複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而造謠者只能吞下自己種的苦果。一九四五年希特勒任命戈培爾為德國總理,不久後自殺;五月一日戈培爾夫婦先讓納粹軍醫毒死自己的六個孩子,之後兩人一起在帝國總理府地下室外自殺「以身殉黨」,死後屍體被黨衛軍成員澆滿汽油焚毀。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德國紐倫堡大審判,二十一名納粹戰犯被告上法庭。在審判中,犯下累累罪行的大部份戰犯在自我辯護中都說:「我沒罪」、「我在恪守職責」、「你們沒有資格審判我」等等。他們狡辯的理由是:軍人應該服從命令;殺害猶太人是按照國家法律行事的。

執行法律的人就不受法律追究嗎?德國著名哲學家拉德﹒布魯赫在這個問題上有個非常精闢的論述,他說:「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類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嚴和權利作為展示內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棄人類理性,漠視人的尊嚴、踐踏人的權利為特徵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惡法,惡法非法也。」正基於此,紐倫堡審判中法官們以「惡法非法」的原理駁斥了納粹的辯護理由。歷時七個多月的審判,最終有十八個納粹分子被判以「戰爭罪」和「反人類罪」,其中十二人被判處死刑。紐倫堡大審判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它不僅有力地震懾了邪惡,保護了人類的和平,也在良知層面建立了一個道德標準。

德國人也對納粹戰犯的罪行進行了反思,因為當初很多人認為造成這次災難主要是領導人的責任,下級只是服從命令,所以紐倫堡審判沒有涉及中下層軍官。受波蘭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管理人員的審判的啟發,德國也於一九六三年在法蘭克福開始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中下層管理人員進行審判,審判中確立了「服從上級命令即是謀殺共犯」的原則。「服從即是犯罪」的思路形成後,一九七九年德國聯邦法院取消了特別手段謀殺的追溯時效,使德國能夠對納粹分子實行無限期追責。

在中國對法輪功的迫害雖然還在繼續,但人間自有正義。在海外從二零零二年以來,江澤民及羅幹、周永康、薄熙來、夏德仁、趙致真、黃華華等近六十名嚴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在全球五大洲三十多個國家及地區遭到刑事控告其觸犯「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在中國大陸,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已有超過二十萬人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刑事控告書,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

對於眾多的迫害參與者,法輪功學員雖然沒有起訴,但不等於他們沒有罪,這是給這些人懸崖勒馬,將功補過的機會。只要你是迫害群體中的一員,你就是有罪的,因為中共及江澤民再邪惡,靠他一人或幾個人迫害不了那麼大的群體,服從者幫助他完成了罪惡,這些人都脫不了干係。正如德國對待納粹戰犯的審判原則一樣,無論有沒有直接殺人都得清算,因為你充當了犯罪工具。

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那些積極參與的黨羽即使暫時逃脫法律之網,也逃不出天理之網,惡報時刻會以各種方式降臨到其頭上。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郭伯雄、王立軍、萬慶良等中共高官鋃鐺入獄,表面上因為貪腐,在政治鬥爭中被剔除,實際是遭到了天譴。

很多參與造謠的電視人也遭到報應:原中央電視台副台長、公安部副部長、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李東生獲刑十五年;原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副主任陳虻,「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二零零八年死於胃癌和肝癌,時年四十七歲;最具代表性的是播音員羅京,作為中共宣傳機器的主要傳聲筒,二零零九年死於淋巴結癌,死前舌頭潰爛、無法言語,這昭昭果報不正是上蒼警示世人嗎?

緊跟央視進行造謠宣傳的地方電視台追隨者也未能倖免:原遼寧廣播電視台台長史聯文遭惡報被判無期;原大連廣播電視台黨委書記、台長王衛涉嫌嚴重違紀,接受審查;重慶市廣電局局長張小川被判十七年,殃及兄弟被判十二年,兒子吸毒死亡;原昆明電視台台長孫福遭惡報患直腸癌死亡等等。

香港的鳳凰衛視中文台貌似公允,實質是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中,鳳凰衛視播放大量惡毒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節目,充當著助紂為虐的幫兇角色。多行不義必自斃,鳳凰衛視的參與人員紛紛遭到報應:如二零零二年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遭「雙規」,中文台副台長趙群力駕機墜毀身亡,二零零四年六月,鳳凰衛視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慘遭滅門之災。

兼聽則明

媒體應該是應該向公眾傳播事實、宣傳真理和正義的載體,但在中共的嚴密控制下成了散布謊言、欺騙公眾、製造謬論、為迫害善良找藉口的工具。但謊言雖然可以矇蔽所有人於一時,也可以矇蔽某些人很久,但卻決無永遠矇蔽所有人的可能。

與戈培爾相反,另一位德國軍官的故事值得我們深思。馮﹒法爾肯豪森中將,一九三四年至一九三八年在中國擔任國民黨的軍事顧問時,與國民黨軍官錢卓倫成為摯友。回國後在任德軍駐比利時和法國北部戰區的最高行政長官時,旅居比利時的錢卓倫的堂妹錢秀玲多次求見法爾肯豪森將軍,請求他從人道主義角度出發,釋放抵抗納粹的比利時人,有許多人因此獲救。

德國投降後,馮被引渡到比利時,作為德國在比利時的頭號戰犯接受審判。錢秀玲到處奔走呼籲對他的功過應該全面評價。她說:「我在二戰期間為比利時人做過一點事情,國家因此授予我勛章。我的成功恰恰就是因為馮﹒法爾肯豪森冒著生命危險,做了最大限度的努力。」

最後因為馮﹒法爾肯豪森作為德軍佔領軍的首領,對戰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馮服刑三年多,被提前釋放,與比利時著名的反德國納粹女英雄希茜拉﹒溫特攜手回到德國的波恩定居,八十八歲去世。與其他納粹軍官相比馮的結局是不錯的,這都緣於他的正直、善良,能聽取別人的建議。

其實人們都希望能夠保持理智與清醒的頭腦,為自己的人生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在一個充滿了謊言的環境中,這真的很難。俗話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聽聽不同的聲音,對我們正確判斷沒有壞處,憑大家的智慧,多問幾個為甚麼,一定能得出明智的結論,做出正確的決定。

我們不妨領略一位律師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時的精彩陳述:「各位法官、審判長、審判員、公訴人,今天我站在這裏,為堅守自己信仰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我感到非常自豪,因為我有充份的法律依據來維護他們的信仰,也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和人類的普世價值。他們所做的一切無論對社會還是對人都是好事,有功而無過。然而當法輪功被昭雪平反那一天來臨,當你們站在被告席上時,還有誰用甚麼樣的法律來為你們辯護呢?這是我最擔心的。」發自肺腑的話語值得每一位參與迫害者深思,也給普通民眾帶來一個選擇: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們該如何面對?

在這歷史巨變的時刻,靜下心來,冷靜分析一下形勢,辨一辨方向,就能找到自己;當命令與良知衝突時,守住良知,真正自己作出理性抉擇,就不會留下遺憾。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當中共這個危牆倒塌時,如何及時躲開,保得性命,這是當下每個中國民眾必須面對和需要慎重思量的。

法輪功學員沒有世人的仇恨,在承受十九年的殘酷迫害中,不但沒有放棄信仰,還冒著生命危險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給各級官員講真相,給被欺騙的百姓講真相,只為了可貴的中國人認清中共的謊言,從它的罪惡鏈條中脫離出來。

只要大家願意去接觸更多的信息,不再人云亦云,道聽途說,去讀一讀在大陸廣泛流傳的法輪功真相資料,點擊一下安全快捷的破網軟件,就會走出那堵紅牆,看到那個本應該屬於大家的真實世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