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寬容的有限和無限》感悟放淡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我看到了上月明慧一篇交流文章《寬容的有限和無限》,其內容大意是:站在人的角度去寬容別人,無論你怎麼寬容都是有限的;而如果站在法的基點上去寬容,那是無限的,甚至是不存在寬容了,只存在內找後的自責,從而修去自己的不足,提高上來,那前景是無限的。

得法修煉二十年,兒女們都是我的心頭肉,無論大事小事都執著的牽動我的心,一生含辛茹苦操心、操勞個沒完,總算勞有所獲,兒女們個個成器懂事,工作好、收入好,個個過得忙碌開心,在人前提起來,都很欣慰,也喜歡把這些掛在嘴上。

我已七十多歲了,還有一個兒子未成家,我心甘情願的背著那口「鍋」,去哪兒,心裏都掛著兒子的那頓飯。可是,我為了他們好,引導他們得法修煉總是無效果;我召集全家,並宣布了為兒孫們取好的名字,要他們答應三退,可一個個都不吭聲,我失望極了;過些日子又再次提起,可其中一個說:要我答應退出,得給我錢;另一個說:要我退出,先給我還貸款;我不遠千里追到國外,得到的卻是讓我閉嘴。我氣的不行!平時挺好的兒女,為甚麼一說到這個問題,就全顛倒了呢?他們的只孝不順,讓我幾十年的家庭權威全掃地了!

同修曾提醒,要我修掉對親情的執著。我也知道,但不知怎麼修,現實面前太難!我也想下決心要修去這個情。就在這樣的心境下,我看到了明慧交流文章《寬容的有限和無限》,觸動了我的思考:我站在常人的基點上看兒女們的好、看我付出的收穫,我怎麼的欣慰、滿足等等都是人中的好,都是有限的,我不能永遠擁有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全是人間幻想,是假的,幾十年的光景甚麼都不是了,我修煉這麼多年了,何必還執著不放呢?那也只不過是低層次中的東西而已;而修煉人肉身修出的功能,是高層次中的東西,是修煉人吃了苦,付出很大,才得來的,人世間的東西再好也帶不走,都要扔掉,將來得到的是生命的永恆,宇宙不壞他是不壞的。

人中的兒女情又算得了甚麼?那些名、利、情都不是我要的東西,不知不覺轉移到了兒女身上,整個心思和常人攪在一塊還不自知,還很受用。

就因為自己與兒女處在一個層次面,救人要救人的靈魂,要自己靈魂昇華了,有了神的境界才能救了人。從法中我明白,同等層次之間沒有制約作用,所以我勸善不了他們,猶如抱著小學課本怎麼上得了大學?!如果我去掉情,做好每天修煉的功課,提高上來,自己身心的素質、言行舉止都能讓兒女們從中能看到大法的好,他們雖不能直接看到法,卻能看到我,因此能轉變他們過去的看法,對未來有了正確的選擇。

也許那個時候,就像「火柴棍拔牙」那麼輕鬆了,那壞牙一挑一個下來了,而我現在是「西醫拔牙」,弄得大家都很痛苦。

像師父說的那樣:「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你們這功這麼厲害,你們老師甚麼時候來,我也去參加」[1]。我也能讓他們也這樣眼見為實,對他們才是受益無限的,那才是真正的無限的好。

可能師父看到了我的心思,讓兒子對我表現出與過去不同的態度,讓我寒心;還讓我無意中偷聽到了女兒電話中對我的不敬之言。我有些驚醒了,情是靠不住的,只有靠師父了!我受到很大的震動。

幾天內,我的思想在法上昇華著,好像與法在對話。突然一天,我的心裏「咯登」一下,掉下了甚麼東西,整個身體輕了起來,全身被暖流充盈著,絲絲縷縷的能量,從我穿著的毛衣針織縫隙中滲透進來,我真切的感受到那絲絲縷縷的能量來自於大穹深處!一時間那種暖意、輕柔、舒暢、美妙,使我真切感受到溶入到了上一層的「真善忍」法理中,並同化在其中。自己使勁的想著趕快提升自己的道德,同化上去。

那幾天,甚麼怕心都沒有了,旁邊那些能勾起怕心的信息、言論也帶動不了我了,彷彿離我很遠,與我無關。真切的再現了師父說的:「宇宙中真、善、忍的特性,常人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因為常人整個都在這一個層次面上。你超出常人這個層次時,就能體察出來。」[1]我的思緒沉浸在那樣的氛圍中,親情也好像沒了,真正把法放到了首位。

一天,我很自然的對兒子說,你上班回家時間沒有規律,我做飯很難把握,浪費太大,從今以後,我不再專為你做飯了,我只做我自己的,你回來遇上了,有甚麼吃甚麼,不行就自己動手做一點,或在外面解決。兒子聽了也很同意。後來兒子自己就在單位吃了,他也很樂意。

我幾十年背的「那口鍋」解下了,輕鬆了,自己該做甚麼做甚麼,一切都好安排了。去掉情真好!謝謝師父慈悲,讀同修交流時,讓我正確認識理解師父的法,在法上提高,從情中解脫出來,更好的溶入到證實法中,做自己該做的。

自己所悟,如有不在法上,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